12月25日在天安门打横幅和其后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1月19日】 12月23日我踏上了进京的列车,为了向世人讲清真相,为了唤醒人们的良知,为了救渡世人,我又一次走上了护法的征程,25日上午我们一行十二人站在了天安门广场上,我们每人都高高举起一面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心希望能唤醒那些麻木的世人,但在3分钟后我就被四个警察抬上了警车,在我上车四、五分钟之后警察就抓了满满一车功友,其中有一位50多岁的女功友被警察按倒在地,骑在身上不分青红皂白地用警棍拼命地打,往身上拼命地踢,这位功友趴在地上一声不吭,真的做到了打不还手,车上的功友看到后都为之动容。为窒息邪恶,我就用力抱住凶手的胳膊,后来又有两名功友上来帮忙抢下了他的凶器,并扔到窗外。

随后他们用车将我们拉走,行车途中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我们被送到前门派出所大院,那里已经关了六七百大法弟子。我见到前面的大法弟子围成了一个人墙,后面的高举着一面5米左右的金黄色横幅,还有很多弟子打着小横幅,大家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等口号,那些警察拼命地想抢下横幅,但是无论如何也冲不过去,只是抢了几面小的横幅,这样一直坚持到最后。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德与伟大,真的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我在院里大概关了40多分钟后,就被转到龙潭派出所单独提审,提审中我未说出我的姓名和住址,第二天给我作了体检后将我转到了崇文区看守所,在冰冷的地面上睡了四天后,又将我送到了张家口怀来县看守所。

这里真的是人间的地狱,恶魔的乐园。上午十点多钟,让我们6个大法弟子脱掉棉衣,在室外跑步,跑完后让我们单脚站立,如果双脚着地,他们就用电棍、胶皮管打,紧接着就是单个过关,用电棍电身上的各个部位,把电棍塞到背后电脊梁骨,强迫我们用脚踩在电棍上,同时,还用手铐反铐让我们趴在地上,直到人被电昏迷了才住手,醒来后逼问姓名和住址。不说的就在这样的三九天扒光衣服泼凉水,泼水后再打,直到说出姓名地址为止。最残酷的就是用电线接通人的两个中指,电得人浑身发抖,其他还采用烟头烧脸、皮带抽脸、灌辣椒水、芥茉油等。其中打人最狠的警察叫佟玉福。另据其他功友提供消息,张家口怀来狼山乡乡长、书记等四人(其中一人叫王店武)及派出所所长等人给大法弟子灌辣椒水、用手摇电话线电人、用电棍电人、用皮鞋踢人居然将皮鞋踢坏。土木乡副乡长带头打人,打完再用电棍电,然后带上手铐光脚冻,再罚款3500~10000元不等,最后还被拘留。北辛堡乡陈进(化名)一家五口因不写保证被关押一年,怀来县看守所进行搜家,几次共搜走一万多元。怀来西八里乡,陈维金(化名)一家三口被副乡长一伙人毒打,并被抄家,摩托车被推走,并说要一人罚一万元。

我于1月12日由亲人从怀来看守所接走,为防止回家后继续遭受迫害,为了进一步向世人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我目前在外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