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龙口市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明慧网2001年1月20日】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功法,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告诉了人们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在道德标准一日千里往下滑着的今天,我们明白了应该和怎样做个好人,返本归真,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自国家非法取缔“法轮功”以来,龙口市政府对大法学员进行了残酷迫害。2000年7月23日龙口丰仪镇曲家沟大法弟子,年已六旬的善良农妇田香翠被虐待致死。其他进京上访的学员有被劳教的,拘留的,罚款的,失去家庭和工作的。这里我们仅举几例,作为对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势力对我们的残酷迫害的血泪控诉!

[事例一] 李明辉被电被打,下半身全成黑紫色

作为法轮大法受益者,我们用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采取各种不同的方式让世人了解真相,不能让恶人一手遮天,颠倒黑白,诬蔑陷害。2000年9月的一天,大法弟子李明辉(化名)在发放真相资料中被公安抓走,不分青红皂白对其进行严刑拷打,逼其招认并说不再炼法轮功,说炼就狠命地打。堂堂人民警察用最卑鄙的流氓语言侮辱我们的大法弟子,并大喊:再炼,非把你打得子宫朝前不可,把衣服扒光……边喊边用警棍、电棍猛打。李明辉用大善大忍之心,默默承受以感化它们,让它们良心发现。可是这些人性全无的败类无一丝悔改之意,在梁家煤矿公安处被关押期间,李明辉绝食绝水近20天,仍遭到龙口矿务局公安处队长李敬松和吴启军的审讯毒打,并被变本加厉地送到梁家煤矿被几个恶人轮班用警棍毒打,用电棍全身过电。李被折磨得浑身遍体鳞伤,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整个下身全是黑紫色,惨不忍睹,奄奄一息,十多天后身体还有大片瘀伤。尽管这样,李明辉始终没有向邪恶妥协,堂堂正正告诉它们一定炼到底,绝不答应任何无理要求。最后说要帮教,25天后暂时将其放出派人看着。在25天的绝食绝水中,李还力所能及的帮助打扫卫生,用事实说明法轮大法是真实的、超常的。

在家恢复一段时间后,10月29日该弟子又被送往龙口市张家沟看守所刑事拘留,又绝食20天后被放出。在拘留所期间,因工作人员强行对另一名大法弟子灌食,她与另一名大法弟子用生命去制止邪恶,使邪恶未得逞。最近又因书写“法轮大法好”被关押。

照片是李明辉被打25天后所拍。

[事例二] 刘耀强被胶棒打得昏死过去还要被问是否“想跳楼”

2000年9月底,龙口大法弟子王秀娟(化名)进京上访在旅馆中被抓,绝食绝水9天后被释放。释放后的第二天下午,龙口矿务局北皂煤矿公安科科长韩名墀带领几人闯入她家,要将她带走。其丈夫大法弟子刘耀强(化名)上前阻拦,即遭到一顿毒打,韩名墀朝刘耀强身上猛踹,后狠命的将他拖起来往墙上撞,当时头上就起了大包。干警庄永翠用巴掌猛打他的脸,打完后几人连拖带拉将刘耀强抓走。在龙口煤矿公安处,他被戴上手铐,遭到刑警队长李敬松等人的残酷殴打,直到被胶棒打得昏死过去,醒来后虚汗淋漓。它们还大骂:别装死!处长吴启军来说:“你想跳楼吗?我帮你。”后刘耀强被毫无理由拘留15天。

在王秀娟丈夫被抓的第二天,公安又去她家,并带来了梯子翻墙入室,强行将其抬上车抓走,和另一功友崔美一起送入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王秀娟和崔美绝食表示抗议,10天后,公安将她们手脚捆上,5、6个人按着,强行插管灌食,王咬紧牙拒不配合,被它们用铁片筷子撬,折磨得死去活来,鼻子插的肿起来,即使这样也没灌进去,它们恼羞成怒,将管子故意插在嗓子里不拔,使王几乎窒息。

第二天,继续灌食。绝食一个月后王被释放。

值得一提的是,自1999年7月以来,由于王秀娟夫妇坚持修炼大法,家中水电均被切断,并经常受到骚扰。14岁的儿子不知父母被拘留,到矿公安处去打听,回答竟说不知道!连找三天才知父母下落。

[事例三] 对学员施以高额罚款、毒打、冰冻,偷办离婚

1999年底大法弟子刘岩(化名)到北京为师父及大法说句公道话。没想到,北京信访办成了‘抓人办’,被龙口市驻京办事处的马延会抓回,当即带上手铐,并搜走随身携带的人民币2100元,后通知龙口北马分局,带回后被关押于北马镇政府。数九寒天睡光板床什么铺盖也没有,当时由林书记,高镇长主管,高镇长不断地给其家人施加压力,终于被逼着交上5000元钱才放回家。

2000年正月初四刘岩和龙口北马镇二十几位大法弟子集体炼功,被非法关押在北马镇安装公司。初六下午刘岩,高德梅,王丽娟,陈静,栾积谭,杨素梅等学员去北京上访被抓回后也关在这儿,北马公安分局的警长吕全健丧失人性地毒打了刘岩整整一下午,满脸是血,让她去洗后,回来再打,打累了让她赤脚到雪地里罚站;正月初八日,刘岩,刘元华等四人被带上北马集游街,然后送往拘留所里拘留。在拘留所里,吕健全又罚刘岩等赤脚站在雪地里,手里捧着冰块。高德梅、栾积谭、王洪玉等戴上手铐于正月二十五日游街后也送入拘留所,在提审期间对他们进行体罚,蹲马步,蹲不好就往脸上吐痰,往衣服领里浇凉水或一阵毒打,拳打脚踢,甚至把痰盂里最脏的痰水都倒入学员衣服领内……直至被关押的学员被逼交上2600--5100元的罚款才放回。

2000年10月25日刘岩等大法弟子又被毫无理由的关押在北马安装公司,其年幼的女儿无人照顾,竟也被接来与母亲同时关押,十几天没给一点饭,刘岩只好让女儿啃方便面。

王洪玉在关押期间,法庭竟偷偷给她办妥了离婚手续。

[事例四] 2000年9月底,大法弟子王清、宋敏(化名)到北京证实大法,半路被截回后关押在龙口北马分局,关押期间被体罚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送入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北马安装公司,王、宋绝食以示抗议,四天后宋被释放,只剩王清一人。一天半夜一点钟,负责看押的季站长身穿内衣内裤闯入王的房间,说:“今晚,整个大楼内只剩你我二人。”邪恶目的不言而喻,当时王已绝食四天,后来季被王的正念摄服,直到凌晨也没得逞。

一桩桩,一件件,罪恶滔滔,罄竹难书。这些江氏的邪恶爪牙,明目张胆,置法律人权于不顾,使多少大法弟子失去了美好的家庭,流离失所,有家难归;然而自古善恶终有报,他们所做的一切已有记载,终究会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新纪元正义的乐章已经奏响!

龙口矿务局恶人录:

龙口矿务局公安处处长:吴启军,电话 :0535——8828715
队长:李敬松,电话 :0535——8829191


龙口矿务局北皂煤矿党委书记:桂春浩,电话 :0535——8827420(单位),8827470(住宅)
党委副书记:柳玉兴,电话 :0535——8827412
公安科科长:韩名墀,电话 :0535——8843704
龙口驻京办事处科长:马延会,手机 :01390645678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0/7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