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是怎样走上修炼道路的


【明慧网2001年1月21日】 一九九九年八月我的母亲来德国,在我这儿住了五天。她从一开始深信中国政府的谣言,到最后知道政府在陷害法轮功,甚至她还帮助我们翻译德文转法轮。当她五天后从我们这儿走的时候要了两本法轮功的书在路上看。回国前她把书给我们寄回来了。

回中国后,由于大环境仍然很恶劣,而且中国政府的诬陷花样翻新,我的母亲又有很多疑惑。她几乎每星期都给我来一封信告诉我报纸上又说什么了,或者和我讨论她所不能同意的法轮功的观点。每次我都给她回一封很长的信,尽我的力给她摆事实,讲道理。还把明慧网上的文章和师父的经文传给她。这样几个月之内我们交换了大量的信息,到最后她再也提不出什么问题了。

当她二零零零年八月来德国时,我和她谈起了一些炼功人的心得体会。见她有兴趣,我就给她读了两篇“修炼的故事”中的文章。还没听完她就说:“我得看看《转法轮》。”她拿起书,看了几页就困了,书放在枕头边,她睡着了。早上我还没睁眼就听到翻书声,我的母亲已经开始看书了。这一天我们轮流读书,看了五章,第二天把转法轮读完,外加一部分经文,第三天我们坐火车去别人家做客,火车上我们把剩下的经文读完了。第四天我们坐火车回来的时候,我们把悉尼讲法读了一部分。第五天她自己又开始读第二遍转法轮。

在这五天里她天天和我一起去炼功点。第二套功法非常累,但她咬牙坚持下来了。她没事就复习动作,连在火车上都在和我学第五套功法。在别人家做客时,我们早上还在花园里炼功,那家的主人本来从德国媒体听了一些负面的报道,但经我们一解释,又看法轮功的动作的确挺好,她也跟着比划起来了。我的母亲还让我把一本德文转法轮寄给她的一个德国朋友,因为这个德国朋友曾和她讨论过前生的问题,我的母亲认为这本书可以回答那个人的问题。

在第六天她要离开我时,她带上了一本没有法轮图和师父照片的德文转法轮。她犹豫着是否要带上本中文的转法轮。思想斗争了半天还是带上了一本。

现在她在北京已独修了四个月了。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炼法轮功,连我父亲也不知道她在炼功,但当我的姐姐表示对打坐感兴趣的时候,她把功法的图片给她看,让她学。她曾经遇到过非常敌视和怀疑法轮功的人,但我发现,一旦她得了法,一旦她的所有的壳被破了以后,就没什么能阻止她了。那些诬陷和怀疑法轮功的话对她就丝毫不起作用了。

我们仍然频繁地交换信息,我仍然把师父的经文和大量的明慧网上的文章寄给她。我知道她一个人独修,又是刚开始,而且还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她需要和炼功人交流,而我是她唯一能联系到的炼功人,这种联系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

她的心性的进步是很大的,我姐姐很快就感觉到了。当她知道是法轮功改变了我母亲时,她非常惊讶。我母亲坚信法轮功一定会平反,除了从我这儿,她在北京还从各种不同的渠道听到党中央内部的消息,她周围的人很多人都知道就是江泽民、罗干那几个人在折腾。

八月时我和母亲一起读《转法轮》时,几次我都想哭。我不曾想我的母亲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她似乎一下子明白过来了。我也实实在在地感觉到师父把另外空间的坏物质销毁了。我看到了师父为我母亲做的,这也是师父曾经为我们做的,使我们改头换面,从常人变成修炼者,再从修炼者变成佛,道,神。我感到的是无法言表的洪大的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