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理智、智慧和慈悲来维护大法


【明慧网2001年1月21日】 明慧网上刊登的一篇美国弟子的经验交流文章使我深受鼓舞,我不得不第一次写下自己的经验。因为我们将在十二月初召开一个以“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为主题的大会,我便乘此机会分享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

我读的那篇文章题为“舍尽一切就是得到一切”。这句话使我想起自己一生中,不明白舍尽一切的结果就是得到一切而多次迫不得已的所作所为。我惧怕失去令我内心觉得安全可靠的东西,却不知道我的不放弃又能得到什么。但是舍尽一切才是全部意义所在,才是我们的基本原则。就象如果去掉你层层的后天特性,留下来的就是你的真实的自己。

李老师说过:“现在的大法老弟子应该是真正的能把自己当作大法中的一个粒子而不是在学法了,是学法的同时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为大法做什么就是在给自己做什么一样。这就是经过这次魔难走过来的弟子此时的真正状态。”

对我而言这是指什么呢?

这句话解释了我所经历的两个阶段的事情。在2000年瑞典法轮功夏令营中,法强有力地充实于我的全身、全心、全部思想之中,这种力量是那么强大,势不可挡,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老师的话也使我理解秋季时经历的净化身体的过程,这个我将在后面提到。

大法正在纠正一切,使一切变得纯正,同时去除一切不正的东西。如果我们敢于放弃自己的执著,我想这真是我们的好机会。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抵制这种变化,我们也会碰到许多考验和痛苦。为了使自己保持纯正的心态和思想,我想我们内在的决心至关重要,那样还可以使自己更加融入大法。

师父还说:“这和99年4.25以前,老弟子怎么学好法、得到法时的心态不是一回事,那时候是学、是得法,现在是学法的同时在邪恶迫害法时如何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坚定走过来的,就是大法中的一员、一个粒子,而且是正过法的,就应该知道自己怎么做,在任何环境中在哪里都会发出纯正的光芒来。”

我体验到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我们身外的邪恶,也是我们自性所携带的邪恶;我们的自私自利,我们的怕心,我们的邪恶,我们负面的价值观和情感,我们对他人的品头论足等等。当我渐渐地放弃了这些想法和行为,我开始在任何环境中都会发出光芒来。别人会看见我的优良品性从而接近法而不是接近我人的一面。

我必须一切基于法而不是人的一面。那样,才可以从自己真正本性的角度去行事,才能有一个正的心态和思想,才是大法的一粒子。当我们站在法的基点上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会在如何用理智去证实法,如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以及如何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上找到自己的方法。

我开始明白自身的执著放弃得越多,就会越善待他人,因为我的安全感在于大法而不是我人的一面。当为大法工作时,我不再执著结果如何,而是在现在所处的真理与智慧的层次上尽力作好。对我而言,不带人的一面的执著与观念来洪法非常重要,也就是说,不注重结果,不受人的一面控制,而只让自己处于大法的威力之下。

我相信那些该得法的人终会来得法。我想,我所能帮助他们的,是用我面前的人能理解的语言介绍法(针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语言,但都是发自于我的内心),是宽容地对待他人的缺点(这比较困难,因为它意味着承受和忍耐),是给予支持和提供见解,告诉他们我们会象这样做,象这样想,我是这样理解的,老师是怎么说的,要去读书,然后向他提供信息,但一次不能太多。

当我离开自己人的一面、舍尽一切的时候,智慧就会自动涌现出来。智慧和纯洁的,安详的,正直的心态和思想接踵而来,融于法中,非常纯净。

证实大法对我而言就是以真、善、忍为指导,符合宇宙特性并能坚定不移,向全世界揭露中国官方对待法轮功弟子的邪恶行为。

开始的时候,对我来说,走出来证实大法实在是很困难。甚至一想到要走出来就让我恐惧万分。以前自己私下修炼是十分容易的,但是现在必须站出来,置身于众人面前。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处于这种思想痛苦之中,可以说我就是这种个性。多年来我尝试了许多方法去克服它。现在这种痛苦的经验再次浮现出来,再次清晰地展现给我。

这是一个进一步退两步、踌躇不定的过程,是去除它,还是任其左右自己。看来我终于战胜它了。我内心镇定而平静,曾在我内心鸣叫的恐惧音调和有关泯灭,死亡和忘却的低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安静、平和和自信的无声语言。

追随我的命运,完全接受我的命运,一切行动均在法中并用一颗祥和的心态证实大法,我感到非常愉快。

现在我是大法的一粒子,当我这样认识自己的时候,我便可以接触到大法的无边威力。什么都不能阻止我在法中经历的一切,什么都不能阻止我用理智、智慧和慈悲来捍卫大法。

大法的另一粒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