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聊斋:扬州与琼花


【明慧网2001年1月22日】 扬州,江泽之乡,古称江都,乃江之都也。名姓之渊源何在,不得而知。也许橘枳之於淮南淮北乎?也未可知。

昔有末世隋炀暴君,姓杨名广,临幸於此,为乱臣宇文化及诛杀而毙,江都因此闻名于天下。唐时,改江都为扬州,不知与杨暴被诛灭於此有无干系?杨也,炀也,扬也。

杨暴亡於江(都),江暴承於扬(州),继其暴政乎?

昔日杨暴为赏羊离之琼花,驱百万之众千里凿河至江都,哀鸿遍野,民不聊生,逼天下反,反王十八处,烟尘六十四,众叛亲离。

今朝江暴要媚湘西之琼花,耗亿万之财洋人设计建金屋,民脂民膏,挥霍无度,激万众怒,抗议九州遍,请愿千百万,天人共伐。

且闻江氏琼花出道之时,九头雉鸡现於湘西林中,此乃末世亡国之兆也,如昔日五尾之狐之於妲己一般。

乌呼哀哉!杨亡於江,江可不亡於扬乎?历史或许早有定数!杨暴不亡,怎有大唐朝贞观盛世?江暴不亡,又何来新世界体透天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