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邪恶”--我在怀柔看守所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1月22日】 师父2000年10月22日发表经文《窒息邪恶》,大法弟子们也一致悟到要主动制止邪恶而不能被动地去承受。2001年1月1日新纪元的第1天,我们在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至天安门派出所。同日上午12时被送至昌平东城收容所,于次日上午我们一行75名女弟子被送至怀柔县看守所,在那里大法弟子们遭受了种种非人的折磨。

首先,大法弟子被每人编一号,强制量血压。因不报年龄,被管教纵容犯人连抽七八个耳光;量出血压高的学员被四个犯人倒提着脚、头朝地,然后把裤子褪掉,把屁股全部暴露在外强行打针,学员怒斥它们这种流氓行为,它们却在一边哈哈大笑;还有的被强制吃药,学员吐了,一阵拳打脚踢又被强灌;在搜身过程中,有一个学员把身上带的钱撕了,不想让邪恶拿着钱再去作恶、反过来迫害学员,它们就让这个学员上身只穿一件秋衣站在院子里;有的学员拒绝照像而被打得鼻青脸肿,最后强行拍照,好多学员脸上已是青一块紫一块……傍晚才陆陆续续被送到各个牢号中。

牢号里窗户大敞,大家就在冰冷的铺板上坐着,有的躺下一会儿就冻醒了,大家就这样坐着。早上管教打隔壁房间一大法弟子,因为他炼功。我们号以及其他各号听到后就喊"窒息邪恶"、"警察不许打人"、"我们无罪"、"放我们出去"、"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我们一直喊一直喊,这时十几个男犯人一起从我们背后上来连踢带打,把我光着脚拖到走廊里,又一路打着耳光打着头到了院子里,疯狂地把我甩了出去。我躺在地上被它们拽起推到墙边站着,院子里已有一些大法弟子,又陆陆续续拉出来好多,都被犯人们强行弯腰站在墙根儿,谁身子直一点就遭一顿毒打,一个多小时后陆续回到号内。5日我们几个牢号的绝食的大法弟子被犯人们拉出去灌食,在医务室灌食后又被强行脱下外衣站在院子里,有的学员灌食过程中呕吐、呼吸困难,但灌食后仍被它们推到院子里脱下外衣、外裤,被迫光脚站在水泥地上,一些年轻些的大法弟子站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傍晚时分,因为没有被褥,大家蜷曲着躺在一起,管教打开屋门一盆凉水就泼在了功友们身上。

1月8号提审中,管教把我喊出去先打一耳光然后就是拧脸拧耳朵。到了预审那儿,大家跟警察洪法,向警察讲清真象。因为拒绝讲出姓名、地址,被强制弯腰对墙站着、胳膊从身后上举,一站就是半小时、一小时。不服从它们就被从身后猛踢、头撞在墙上,好多学员双腿失去知觉站立不住,一些呼吸困难,晕倒在地上。下午警察让我们脱了外套、毛衣、袜子,光脚站在被它们踩实的雪堆上。我心中背着师父的法,牢记着师父的话,丝毫也没觉得冷,一小时后警察觉着冷了,就让我们穿衣服跑步,这时才感到脚钻心地疼。有的学员脚冻僵了不能跑,就被警察踢、打,因为绝食有些学员体力不支,但仍被强制跑步。第二天上午折磨仍在继续,警察让我们脱了外衣,手贴水泥墙光脚站在院子里,挨个问说不说姓名,回答不说就挨耳光,脸都被打肿了。警察还让学员之间互相打,我们不打,它们就踢我们,一个警察在踢了我的腰部、腿部、背部等以后,见我无动于衷,他就踢我的肝胃部位,我当时疼得直不起腰来,还有两个学员被它们踢小腹部位。下午警察又是强迫脱掉我们的外衣、袜子,光着脚一只脚站着,一只脚前伸,两手平举自己的鞋子,一直站了整整一下午,有的还让用嘴咬着鞋。大家抵制它们的邪恶,所有的警察就一齐上来打学员,最后还要继续站着。还有一些学员仍光着脚站在雪堆里,有的双手还被强插在雪中埋着。回到号里后胳膊酸痛。因为人多,铺板一排坐不下,我们两三个坐在后排,管教进门就踢打一阵,这种拳打脚踢简直就是这里的家常便饭。每天夜里至凌晨大家都能听到管教开铁门的声音,紧接着就是踢打、辱骂的声音,大家都知道是学员在炼功又遭管教毒打。

在第二次灌食后我们仍没有吃饭。1月10日我被生活管教(女管教)叫出来,要我吃饭我不吃,她就用电棍电我的手心、脸、脚,还掀开秋衣电心口。它们已经完全丧失了良知,已经邪恶到了极点。绝食的学员都被调到其他吃饭的号里,一些学员陆续吃饭了。这一天我也被调了一个号。功友们都在劝我吃饭我不吃。晚上我想了一夜,我坚信没有过不去的关,师父讲只要你想过就能过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得去。"考验面前见真性",咬咬牙就过去了,明天它们再用电棍电就电吧,我一定能承受过去!我做好了一切准备,我不会吃这里的饭的,我没有犯法,我不是犯人,我不应该吃这儿的饭。

第二天,也就是1月11日上午我被提审至11点多,回到号里已过了开饭时间,得知上午又给绝食的学员灌食。下午我被提审回来后也是又过了开饭时间。同号调过来的不吃饭的功友都吃饭了。这时生活管教进来也不再问我吃饭的事,只问其他学员。12日又提审1天,无论是被卡住脖子、用钳子夹腿(回号听一个学员说曾被警察提审时夹胸部)、用电扇吹、用钢笔尖扎手指头或是穿件秋衣趴在地上,我依然拒绝说出姓名。从我们来到怀柔看守所加上我们前两天来的大法弟子共有200余名,每天都有报出姓名地址被遣送回去的,或是通知当地来接,到现在仅剩几十名。在1月13日预审对我做了最后一上午的提审后放下了最后一线希望,下午给予我释放的处理。

3点10分我走出看守所大门,心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暴露这里的邪恶。“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除尽邪恶的同时圆满自己、强大法在世间的体现”(《理性》)。它们这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不知工作人员干什么,都是男犯人穿梭于女监区,男管教管女监区,它们最擅长的一句话就是:不行就全让你们脱光了站着。它们就是这样对待我们这些大法女弟子们。现在看守所里还有大法弟子们在痛苦的磨难中,有些就是因为不堪忍受它们这种禽兽般的邪恶才报出姓名、地址想着早一天离开这儿。大家发出同感:怀柔看守所--人间地狱。

我感到要制止邪恶,得靠我们全体大法弟子。师父讲过"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师父《去掉最后的执著》)所有的大法弟子、师父的真修弟子们,快些走出来制止邪恶、证实大法,师父讲"那些在魔难中遭到迫害的弟子就是在痛苦中等待他们哪!等待着他们走出人来。……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师父《严肃的教诲》)他们已经得了法,所以人这儿是没有他们的位置的。"在人世中,他们真的迷得太深了,最后只能是这样了,就怕最后连人都当不上啊!"(师父《和时间的对话》)。同修们,让我们牢记师父的话,勇猛精进,走入证实大法的洪流中,窒息邪恶,为大法讨回公道,为师父讨回公道。

"坚修大法紧随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