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能抑制人们的纯净的心灵

在加拿大一所大学内的洪法经验


【明慧网2001年1月23日】我是一名西人学员,就读于加拿大的一所大学。

近来,有许多发生在我们学校的感人的洪法经历,我愿意和大家分享一下。

圣诞节过后,我一返回学校就来到学生会索取一份申请表,申请在校园内办一个法轮大法俱乐部并请求学生会的帮助以能够接触学生和教授们。学生会副会长和另一位成员都乐于帮助,他们说:“我们知道你们还没有俱乐部,但明、后天是「俱乐部日」,你为什么不在主厅里和其他俱乐部一起布置一个展位,让人们来签你的请愿书呢?”于是我这样做了。那两天非常成功。目前我暂时是我们学校里唯一的大法学员,我们城市也暂时只有另一名学员,但他白天要工作,所以我只能一个人做。我布置了一个展台,放了一块展板和许多资料。因我要上课,所以有时无人照看展位。我不停地走动,让人们来签请愿书。

─ 几乎每个人都签了字─

现在好像没有什么能阻碍住人们接触法轮大法了。我旁边一个展位的年轻人非常感兴趣,想来学。后来,我知道他与我选了同一门课,我们成了朋友,俱乐部成立之时,他也想加入进来。

一位签过请愿书的女士又来找我。她告诉我,她是我们学校一个叫做安大略公共兴趣研究组俱乐部的成员,此俱乐部的性质有点象「社会公正」俱乐部。她告诉我想把我的请愿书粘贴到她们办公室外面的黑板上。我一听,马上离开展位去办。当我们正找地方钉请愿书时,另一位女士从他们的办公室出来问是否能帮忙。我解释了我正在做的事,她也想来帮忙。另一个在办公室里的女士大声冲我说:“你们正在谈论那个被关在中国劳教所的加拿大人吗?”我进了他们的办公室。学生会里的一个人已经告诉了他们张教授那件事的经过。他们也想帮忙,其中的一个女孩想马上开始学功。他们让我准备一套资料给她们,于二月份在她们的国际特赦会议上举行功法演示,并且,为了唤醒人们的认识及传播大法,她们现在正在筹备一个法轮大法的示范和介绍会。

其中一位女士帮我联系上一位学校记者,为的是在下周的学校校报上写一篇关于当前形势的文章。这周我去看望他们的时候,一位女士说她和她的丈夫在争论这套功法是叫法轮功还是法轮大法,我笑了,给她们解释这二个名字是一回事。这也令我非常高兴,因为她甚至把大法告诉了她的丈夫。

学生会的成员们还邀请我在上星期五召开的理事会上做功法示范。我准备了一篇讲话,并带了一些大法的活动表到那里散发。大约有三十人出席了这个会,包括每个系的一名代表。在我演讲结束时,我解释了我刚刚是一年级的学生,需要他们的帮助和建议,以找到最好的方法向学生和教授们呼吁。这样,他们就会想办法帮助大法,这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学生会主席愿意提供帮助,这真是太好了。平时做这样的演讲,我会觉得紧张,但这次我强制自己克服紧张,随其自然。然而这次我感到非常平静。

今天,在我结束一节课时,我去向我的教授介绍法轮大法。我请她在一份“呼吁和平”的卡片上签字来帮助在中国的学员,她马上睁大眼睛,点点头说:“当然,你是否也想让我告诉学生们做这件事?”我谢了她说那太好了。以前当我问另一个教授我是否能在他的班上讲述在中国的情况时,他告诉我利用上课时间做那样的事违反学校的规定,但今天这个教授在我没请求的情况下主动提出向她的学生讲述。我所在的班非常大,她将把法轮大法介绍给成百的学生,从她的内心深处,她想给予帮助。我和我市的另一个学员最近出席市议会的一次会议时上了电视,我们代表法轮大法接受了二项褒奖,因为我们在城市圣诞游行中做了最好的彩车。接着他们让我们讲话,我们向他们介绍了法轮大法,告诉他们中国的情况。我们将大法书和炼功带捐献给当地图书馆。

同时,我们城市的那一名学员与食品杂货店联系,看是否能让我们布置一个展位,征集签名。他们说总部规定他们不能做那样的事。他联系了另一个大商场的杂货店。他们说:“可以,当然行。”这个经理非常支持,他说我们甚至可以接触顾客,不论什么方式,只要能帮我们得到更多签名。他自己也签了请愿书,还拿了许多资料。

从这些经历中,我的理解是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如果我们想到了能做什么,我们就应该去做。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他人,为了子孙后代。

欢迎您的意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