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学比修,邯郸弟子更加努力助师正法


【明慧网2001年1月23日】 2000年12月25日,100多名不说地址的大法弟子被从北京朝阳拘留所押送到邯郸第二看守所,在给他们编号后,对他们进行体检和搜身。然后分送一看,二看和各县拘留所。二看关押20名。他们以绝食来证实大法的清白和自己无罪,最长的绝食9天。为了正看守所的环境,他们集体炼功,被带上脚铐仍继续炼功。元月5日,当他们得知又有大法弟子被送走劳教,大家一同站起来齐声喊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声援邯郸弟子;另外有五名弟子从南方乘火车到北京,沿途一路把横幅挂在车厢外面,当到邯郸站时,五人被警察发现后拘留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他们拒绝透露地址,姓名,被编号叫做铁1、铁2等等。

在远离家乡的极度危险的环境下,这些弟子仍用集体炼功的形式去证实大法,使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的本地弟子大受鼓舞。

原来,邯郸本地弟子从十月份被关看守所,一直采用谈心的方式向管教领导洪法,讲明真象,始终没有用行动──炼功去证实大法,直到外地弟子来到二看,她们从她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找到了自己一再掩盖的隐蔽很深的怕心。大家在法上悟到师父的法,外地弟子来邯郸决不是偶然的,为什么现在去北京正法的弟子不说姓名的越来越多。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大法弟子。弟子们不分地域,无论被关到哪里,都在尽着作为大法一粒子的作用。正如师父在“周天”中讲到的“最后使上万条脉连成一片,达到一种无脉无穴的境地,整个身体连成一片,这是通脉最终达到的目的。”如今所有大法弟子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走出来,不正是象通周天这种状态吗?虽然我们悟到的晚,但悟到一定要做到,我们一定会越做越好,不辜负慈悲伟大的师父。

现在被关押在二看的全体女弟子(男弟子情况不了解)从元月8日开始为正看守所的环境,集体炼功,元月11日,被罚两人带一副脚铐,象联体人一样。为了抵制这种邪恶的镇压,她们继续炼功,同时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到目前为止,二看领导没有对大法弟子采取殴打的暴行,但是就在去年3月份,当时的所长刘文明(现升任邯山公安分局局长)对大法弟子非常残暴,说话时不许提法轮功一个字,炼功更是绝对不许,当时吴巧云单盘坐着,没有炼功。监室内有人报告管教,刘所长带着几名男管教来到监室,它命令吴巧云把腿拿下,吴没有动。吴被拉到地上,刘所长拿起一只鞋对着吴巧云的脸左右开弓,打了几十下,脸打肿了,嘴流血了。这时,孙秋英举手喊报告:“报告领导,请允许我说句话。”刘停下手,叫孙秋英下地到他跟前,孙秋英刚站到它面前,它揪住孙姐的头发,又是一顿猛抽,几十鞋底子,累得呼呼喘气。刘余怒未消,命令拿来麻包,一会儿,抬来两个装满沙子的大麻包,让她们两人坐在地上,两腿夹住麻包用脚铐铐上。两手搂住麻包铐上手铐,长达十几个小时。

附:邯郸市被劳教大法弟子名单:

莫素姿,朱景,张晓茹,李华荣,王燕,聂淑霞,蔺秀绢,鲁伯花,阎玉霞,赵美华,朱桃珍,郭芳,杨凤莲,王红兰,王丹红,杨红斌(男),韩猛(男)

以上仅为被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的大法弟子2000年10月以后被劳教的情况。其他看守所(一看、各县看守所情况不详)及10月份以前劳教的弟子人名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