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众社:中国的反法轮功之战

UPI:China's War Against Falun Gong


【明慧网2001年1月24日】 美国合众社1月23日北京报道 -那辆车是在跟踪我们吗?不要认为这是偏执的想法,在中国大陆经常不得不这样想。在一个中途取消的会议后,我所收到的一批匿名电子邮件,以及若干恐吓电话,包括现在后面的跟踪者都无法阻挡我的计划。我换了一辆出租车,北京的一场大雪使数千辆出租车粘满泥巴,看上去都差不多少,所以我的尾巴,如果确实是,在夜色中被甩掉了。我的心向秘密的集合地点飞奔而去。为了防止我的办公室的电话被窃听,我只打公用电话,或使用刚刚更换过SIM卡的手机。说起来感觉有点象007,或“艰难的使命”中的情节。但是这却不是游戏。我要和这个国家的一些“敌人”会面,而对于他们来说,任何疏忽都可能使他们失去生命。

他们是中国政府对其本国公民发动的极端粗暴之运动的主要目标。两年的相持已经造成了100多人殉难,数千人被投入监狱。他们是罪犯吗?(他们)只是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这个精神运动在中国被作为“X教”而取缔。

集合地点挤满了人,他们紧紧挨在一起以抵御寒冷。一个穿得严严实实的人走向我。我们互相交换了简短的口令,然后静静地走向一家附近的餐馆。未将严酷天气和警察放在眼里,七名法轮功追随者聚集在那里,阐述他们历经恐怖胁迫而毫不动摇的信仰。

在包间中,我们取下了因寒冷而戴上的面罩。两个团体成员露出了他们脸上的严重瘀伤。所有的人看起来都经历过监狱的煎熬,并在外面颠沛流离了很久。有五个人仍被当局追缉。工作被剥夺,不安的亲友不敢收留他们,他们靠着对法轮大法的信念以及同修们的慷慨解囊得以为生。

毕竟他们还活了下来。一个46岁的妇女让我看了她受的伤,大腿青紫,但她知道她算幸运的。

“警察把皮带叠成三段,皮带扣露在上面,抽打我的头部和身体,”她说。

“他紧紧掐着我的脖子,踢我的胫骨,然后他吼到:‘打死你,把尸体向死狗一样扔出去。然后我们会伪造自杀现场!’”

经历过四次拘留和毒打,在这场中共领导人与它们所惧怕的法轮功之间的严酷斗争中,她已经被磨炼成熟。

最近的小冲突发生在一月初。在一次反对政府镇压的和平抗议之后,她被从天安门广场拖到北京西南的石景山拘留中心。

“在警察用手枪殴击打我头部后,我开始了七天的绝食抗议,”她回忆道。“他们不让我睡觉,把我扔在白雪覆盖的院子里。他们向我身上浇的水结成了冰,但我拒绝告诉他们我的名字。”

她已经知道最好不要泄露她的身份和在中国南方省份的家庭住址。上次她这样做了,就很快被送到当地警察局的恶劣的拘留所,被以“扰乱社会秩序”处以45天监禁。

对中共的最大挑战

法轮功唯一的武器是他们的信仰,抗议者成了吸引游客注意的异景。每天,尤其是公共假期和官方镇压的重要纪念日,在北京中心的广场上都会发生抗议。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的弟子躲过从家乡开始沿路布设的警戒,依靠公共汽车、火车、自行车或步行聚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

他们的行程可能需要数天,但是他们的抗议仅仅可持续数秒。一旦他们结印,或做该团体的佛家功法的其他动作,等在那里的警察就会暴起袭击。

一些抗议者在警察殴打和拽着头发拖走他们之前,展开宣示他们的信仰--真、善、忍的旗帜,或散发传单,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那些忍不住拍照的观光者会很快发现他们的胶卷被拉出曝光。

自愿为这个信仰献身的人很多,并且他们都从痛苦经历吸取了经验。在1999年9月,一个妇女第一次到北京抗议时,警察轻而易举地就从他们并不时髦的衣饰,以及诚挚地相信政府会重新考虑它的镇压决定中辨认出来,从而成为被攻击的目标。她的使命在离广场只有10分钟的小旅馆里就被阻止了。

她说:“一个警察问,‘你炼法轮功吗?’我们弟子不能撒谎,所以我说‘是’,就这样因为‘扰乱社会秩序’被拘留了。但是我甚至还没到达天安门呢。”

上星期,当警察因为她不合作而越来越暴跳如雷时,她逃离了石景山的非人折磨。她被转送到另一个区的监狱,她说那里的警官出于怜悯而释放了她。她很难入睡,辗转于由追随者之间形成的网络所提供的安全住地之间,追随者间主要通过寻呼机和公共电话联系以避免被发现。

与其他坐在桌子旁的人们类似,她的下一次抗议会使她被认定为“顽固分子”,也许会被劳教。警察有权将嫌疑人不经审判处以高达三年的劳教。法轮功负责人已被判处了18年徒刑。

人权组织估计在全国的劳改营,拘留中心或其他刑事监狱中关押着至少10,000名法轮功成员。报告透露说,因为警察无法判定将被拘留者遣送到哪里,北京的拘留所已人满为患。

不惜任何代价镇压

担心被遣送是有充分理由的。如果说北京的虐待令人毛骨悚然,在北京以外的地方则任何酷刑都可能会发生。中央政府已经通知地方官,只要他们可以阻止弟子进北京,怎么做都不过分。如果从他们辖区内去首都抗议的人太多的话,地方官就会失去他们的工作或升职的机会。

人权组织已经纪录下近年在拘留所被打死的100多名弟子的案例。联合国已经就打死陈子秀这样的具体案例谴责过中国。陈子秀是中国东部潍坊市的一个58岁的老奶奶。北京反驳这些指控,并坚持说所有的拘留所中的死亡都是自然死亡或自杀。

相反,中国政府却指责法轮功导致了1500多人死亡。

一个参加当晚聚会的成员说,李先生的书中“并不禁止吃药”。这位成员原来是中国西南的一个警察。他说:“但是,我们确实不需要吃药。我们修炼我们自己,为他人做好事。我们不会生病。我们为中国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

气功的缓慢动作与呼吸练习一直是中国源远流长的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法轮功,综合了气功和佛、道两家理论的功法,对健康的改善显而易见。这也可部分解释该团体在九十年代中期的蓬勃发展,尤其是受到老年人的支持。

中共抨击该宗派的一些主张是“反科学”的,与1949年的革命力图清除的封建思想是属于一类的。有30年的时间,共产党一直盲目地忠于毛泽东思想,但是后20年的资本主义改革造成了意识形态的真空。

中国的变化非常快,另一个追随者解释说。他原来是首屈一指的北京清华大学的学生。他说:“人们过去一直互相帮助,但是他们现在总是在竞争。他们做任何事都考虑自己,伤害他人。”

他的一个朋友在1997年借给他一本李洪志先生的书。两天内,他就被深深吸引了。他说,“每天早上,在校园里的9个地方,有300到400名学生和教授炼习法轮功。没有人干扰我们”。

直到1999年4月,大约10,000名法轮功抗议者聚集在中国领导人的所在地请愿。由于对尖刻的杂志文章感到义愤,法轮功成员要求挽回影响,以及承认他们的活动的合法性。和平抗议展示了令人震惊的胆略和凝聚力。这是北京10年前的春天以来的最大抗议。

这激起了类似的反应。大约7年来,政府对法轮功的发展采取不干涉的态度。但是它不能容忍在权力之门前面的傲骨。结果是一场镇压,一直延续至今。

上周,政府的镇压升级,发起抨击法轮功的百万签名活动。

活动先在清华这样的大学开始进行。我面前的两个追随者就是清华的。其中一个是24岁的研究生,他的信仰使他失去了工作。他仍然无法理解政府的反应。他说,法轮功告诉人去掉坏思想,为他人考虑。
……

本文译自:http://www.newsmax.com/archives/aticles/2001/1/22/16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