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迫害法轮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1年1月25日】全国人大、河北省人大、唐山市人大:

我们是法轮大法弟子。自去年以来被拘、被抓、被迫害,为了卫护“真、善、忍”宇宙大法,我们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几十名大法弟子在遭到一系列的手铐、脚镣、电棍、严重限制人身自由(连犯人拥有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不许学法,炼功等迫害之后,集体绝食、绝水以求向世人证实大法,向各级政府反映我们的真实修炼情况,让法轮大法的真象大白于天下,给修炼者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但遭到的却是强行被送往安康医院,名为救治,实为更残忍的迫害。

安康医院为几名大法弟子强行注射一种针剂。注射后人被折磨得痛苦难忍。医院以各种借口给他们注射了这种为戒毒人员及精神病患者才用的针剂后,几个人反应迟钝、语言障碍、口干舌燥、嗜睡……(其痛苦程度远远超过6—13天不进食,不进水的状况)持续几天走路东倒西歪,行为失控,四肢无力等,但种种持发性反映又因人而不同:

梁志芹:由于反对强行输液,被手脚绑在床上,两次注射这种针剂后,都立即出现心脏极度痛苦至衰竭的程度。在床上绑着痛苦挣扎。(山东32岁的大法弟子工程师苏刚就是这样被残害致死的)第二天忍受不了痛苦已进食的她,本应立即恢复正常状态,却连续几天四肢无力,连简单的搓洗能力都没有了,像中枢神经不起作用了一样。医院的主任听她反映不良情况后却说:“你再不吃饭,我给你打比这更难受的针”。她还因向别人介绍大法被吊铐在大厅,由于只能脚尖着地,由两手吊铐又变成一只手后,昏死休克过去,出现瞳孔放大,小便失禁的现象。如果不是另一名被铐的大法弟子及时发现喊医生抢救,后果不堪设想。自注射这种针剂后,她已出现心脏衰竭休克两次的现象。

谁都知道,医院应当是救死扶伤的,虽然安康医院是公安局开的,专为戒毒及犯人治病的医院,也应以此为宗旨。用药是为了减轻痛苦。安康医院也更清楚如何救治绝食绝水的人,而他们却采用对付戒毒人员及精神病患者的办法对待法轮大法弟子。这是人道主义吗?如果是为了避免继续绝食带来的生命危险,输液已足够问题。可院方却给学员注射毒剂,使人根本无法入睡,坐卧不宁,焦躁不安。

倪英琴:53岁。在床上坐着就被怀疑在炼功,被铐在医院大厅几个小时。大夫连打了她几个耳光。另一大夫还威胁她:“你再炼功看我怎么治你,你再不吃饭看我怎么治你。”由于被注射了这种针剂,产生了严重的神经抽搐,心里揪心得难受。持续几天昏昏欲睡,走路失重。

董淑桂是在绝食几天的情况下与赵惠霞一起被送进医院的。她们清楚地听见医生说:“董淑桂、张淑娟两人神经,先给她们打一针。”身体、精神状态都很好的二人被打了针后立即出现了心里焦躁、四肢抽搐、麻木,浑身无力只能挪动着走路。头脑不清楚、睡不着觉,痛苦地在地上转圈。绝食第14天董淑桂还因炼功被铐几个小时。有这样使病人康复的医院吗?对绝食这么长时间的人这样对待,医德哪里去了?他们还讲人道吗?

马晋华、邵丽燕、张淑娟也都被注射了这种针剂,种种痛苦同样折磨着她们。在床上一绑就是几十个小时。使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

李丽农因为坚修法轮大法,被单位强行以精神病患者名义送往安康医院达两个月之久。每天被强迫服用治疗精神病人及吸毒者的药物,并被绑在床上三天三夜。身心受到极度摧残,如果不是修炼人,在惨无人道的摧残下早已成了他们期望的精神病患者了。据李丽农回忆,用了他们的药物或被强行注射后,经常出现:意识不清、呆滞、心慌、走路需要人搀扶、说话不清等症状。回到看守所已五个月了,说起当时被害情况还不寒而栗。大法弟子在唐山市安康医院受到种种非人摧残,我们作为真正的宇宙大法的修炼者,按照师父的教诲真、善、忍去做,用自己的言行向世人说清真相有什么错。为什么要受到如此摧残?难道当今社会还怕好人多吗?

“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我们一定要让世人知道这种肆意践踏国际公约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让真象大白于天下,还大法弟子一个合法公正的修炼环境。决不允许类似摧残大法弟子事件再次发生,立即停止各种违法行为,停止对大法弟子一系列迫害,强烈要求尽快释放被非法关押在安康医院及所有其它地方的大法弟子。善恶终有报,否则天理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