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月25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1月25日】
1. 迟来的报导:窒息邪恶
2. 邪恶势力的垂死挣扎
3. 清华大法弟子情况
4. 长春消息
5. 恶有恶报新实例


迟来的报导:窒息邪恶

2000年5月13日敏感时期。12号半夜12点公安就开始了大搜捕行动,然而第二天早晨某市各个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却都收到了“法轮功真实的故事”的小报刊。这一下震惊了邪恶势力,当天下午该市市局就派下了搞刑侦的各路人马,全市范围内调查。无奈大法弟子连成一片,上千封信同时到位,使邪恶窒息,无喘息之地。


邪恶势力的垂死挣扎

北京市春节前加强了对法轮大法学员的镇压和控制,层层下达强迫命令,不准各地区出现任何问题,如果出现一例类似去天安门的事情,区长撤职,街道办事处主任下台,派出所所长换人。导致有些地区派出所对学员施行办事处、联防三家"死盯"对策,只要一出门,后面就得有人跟踪,看其去了哪里,干什么去了。甚至街道找到学员单位签订在敏感日期双方对学员进行24小时监控的“协议”。

特此提醒广大学员,用大法修炼出的正觉正念抵制邪恶,主动消除邪恶。面对邪恶势力的疯狂迫害,使人民进一步了解真相,使大法进一步得到弘扬。


清华大法弟子情况

  根据可靠消息,元月一日同姚悦、刘文宇一同被抓的大法弟子还有清华的孟军、陈志翔、秦鹏及其爱人王雯和8名外地功友。

  12月31日晚11时左右,孟军在海淀区黄庄张贴"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等不干胶小标语时,被值守的中关村派出所的民警抓住。公安从他身上搜到房租付费单据和屋门钥匙,在对他进行了2个小时的电击、棍棒交加的刑讯逼供后,于凌晨1点直接开门进入其住处,将秦鹏、王雯和8名借宿的外地功友带至中关村派出所,并于元月1日凌晨5点,公安直接破门进入姚悦家中,将姚悦、刘文宇夫妻和借住的陈志翔带走。

  在中关村派出所,孟军受到非人的虐待,公安不仅动用电棍电击,还用铁锹柄、木沙发扶手打其膝盖两处、大腿两侧、双臂,仅膝盖处就被打裂出2寸多长的口子。打手民警高峰还威胁说:"说不说,不说就把你的两条腿打断,把手铐解开,把你从楼上扔下去,就说你跳楼自杀。"

  在派出所,姚悦、刘文宇及不说姓名、地址的两名外地女功友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电击和棒打。

  民警将姚悦的两手铐在床栏杆上,用电棍电其手腕。民警还用电棍电击刘文宇的头部,逼其说出家中两千美元的存折是怎么回事。(姚悦因公派出国时,从其父处所借2千美元存折一直存放在家中,警察根本无权逼问这些个人私事。)

  民警逼问外地功友的姓名、地址时,持续不断地用电棍电击他们的双手,用木板打膝盖,打脚踝骨,将屁股都打成了青紫色。

  包括孟军、刘文宇、秦鹏、陈志翔、姚悦在内的九名大法弟子现在已经被海淀分局拘留,至今未放。


长春消息

长春市从1月14日至今连续进行又一轮大搜捕,特别是对进过京的学员,挨家过筛子,一律要写“决裂书”并交至少3000元押金才有可能在家过年,如果派出所认为不放心,立即带走去所谓的“学习班”,实质是软禁或拘留。这是又一轮严重践踏人权的罪恶行径!一个普通中国百姓,只因炼过法轮功,就不能在家过春节,到底谁在制造社会不稳定?!

提醒学员,其实警察也很心虚,他们在没有任何犯罪依据的情况下就到家里抓人,本身就违法。有些学员义正词严地加以拒绝,警察灰溜溜地走了;有的学员很懦弱,反而被其带走。这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又一黑色幽默。

近日,国务院下发文件,令全国司法系统对本单位的法轮功修炼者下“最后通牒”,要么写决裂,要么送转化班,态度再不转立即开除直至拘留、劳教。今天某些城市上午开会,下午已开始“贯彻”。谈话两遍左右,谈不通就强制执行。已有学员被送走。

另据悉,长春市各街道办事处强迫有法轮功弟子的单位(不论该人去没去过北京)必须写出保证,内容是春节期间保证本单位人员“不进京上访,不滋事”云云,同时要求该单位交3000元抵押金。否则,就将该法轮功弟子强行集中到郊区“转化基地”进行所谓的“教育”,不许在家过节。听说其他市也在搞类似“帮教”,估计是邪恶势力的又一次全国统一行动,简直邪恶到荒唐透顶的地步!许多常人都说:好象“文化大革命”又来了。越来越多的善良人正在觉醒。一位很具正义感的某单位一把手气愤地说:这简直是对我们人格的侮辱!对单位的侮辱!

浙江新昌老弟子王光辉被劳教三年。


恶有恶报新实例

荔湾分局治安科长周作平,男,四十多岁,专管法轮功,于2000年9月份,涉嫌贪污,在办公室举枪自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5/7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