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大法弟子孙香菊被迫害经过简述


【明慧网2001年1月29日】孙香菊,女,石家庄市郊区塔谈村人。2000年12月5日晚,孙香菊来到大法弟子王宏斌家串门,在王宏斌家中被前来抓捕王宏斌的石家庄市长安分局政保大队及东大街派出所一行公安非法抓走,公安并对王宏斌家进行了抄家,抄家时,家人询问有否“搜查证件”,公安没有出示任何与之相关的证件。与此同时,大法弟子吕新书(孙香菊的丈夫)在自己家中被非法抓走,其家被抄。

当晚,孙香菊被3个不出示任何证件却自称是市公安局的便衣带到一宾馆客房进行所谓的讯问。孙香菊因拒绝说出自己的姓名和家庭住址,自称是李队长的便衣指挥其他便衣对大法弟子孙香菊实施了“讯问”:第一个便衣上去左右开弓猛煽孙两个嘴巴子;李队长见打得不够狠,亲自上阵,竟将孙香菊煽昏死过去,待孙醒来后这个李队长用掌猛击孙的前额,孙一下被击撞在墙壁上,即刻晕倒在宾馆的床上……;李打累了,第三个便衣极尽凶残的猛力击打孙香菊耳根部,当时的孙香菊耳朵剧痛,完全失聪,时至今日仍疼痛不止。在对孙“刑讯”时李队长说:“你们不是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还讲迫害你们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我看我今天出去能不能被汽车撞死!”当晚,孙香菊被关押在孙村派出所的铁笼子里面。12月10日,孙又被这三个便衣弄到宾馆审问时,孙香菊质问便衣:你们为什么对我非法关押、非法刑讯,并要求他们出示工作证件,他们不给,也不敢。12月13日下午孙香菊再次被弄到宾馆,几个暴徒就资料的事对孙进行了审讯,看孙什么也不知道,只好继续将孙非法关押在孙村派出所的铁笼子里。直到2000年12月21日,孙村派出所见孙身体被折磨的日益虚弱,浑身发抖,惟恐承担罪责,便通知孙的儿子拿10000元钱来赎人,由于孙家生活非常清贫,面对如此压榨,已无法负担,即断然拒绝。孙村派出所恼羞成怒,“不给20000元钱不放人!”

孙村派出所面对日渐虚弱的孙香菊,在没有找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非法并超期关押的孙香菊放回了家。

我们将在不久的将来依法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将他们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