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周刊:危险的旅程--一位妇女被监禁的亲身经历


【明慧网2001年1月30日】
NEWSWEEK INTERNATIONAL:The Dangerous Pilgrimage
A woman's own tale of imprisonment and suffering

2月5日发布─王梅红说,“你问我为什么哭泣”,她拭去泪水。这位来自中国大陆的身材苗条的年轻女子在香港法轮功法会上讲述了她的故事。

她冒的危险太大因而不能公开她的职业、家乡和年龄。(她的名字是虚构的。)但是她将解释她为什么会成为法轮功追随者,以及为什么她会踏上这危险的旅途。她的故事无法予以证实,但是确实与其他被中国警察监禁的法轮功追随者们的经历是一致的。

王说,15年前她父亲患了中风,她听天由命地支付他的医药费并在家护理照料他。1997年,她患上严重的精神压抑症。一位朋友向她介绍了法轮功,她发现这个功法所传递出的信息给她带来了精神力量。她教给她父亲这个缓慢的,据说可提高人们身体健康的功法。当次年北京突然禁止了这个运动之后,王手持她父亲的病历,直奔省府,进行投诉。她和许多人一起被警察驱散。

一种深深的不公正之感涌上心头。她开始多次踏上赴京的旅程,向中央政府请愿。她被逮捕了数次。她丈夫和母亲殴打她。王的丈夫担心会失去工作。当她得知有关酷刑和虐杀的报导之后,她非常义愤来而来到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上,她与其他信仰者们无所畏惧地居住在一个简陋的农屋里。他们劝她与他们一起到中国边远地区去鼓励修炼者。她没有去,感到非常内疚。王说,“我发现了自己的自私。”

她很快就做出行动。她在四川和湖北停留了两个月,唤醒一些失去勇气的追随者们。去年四月份,她再次来到北京。站在天安门广场上,她打开赞美法轮功的横幅。她被便衣警察揪住,推入警车。当她请求一个警察停止殴打一位修炼者时,这个警察掴打她无数次,说:“谁打人了,谁见到打人了?”中国不断升级的神圣战争: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的考验变得越来越凶暴并蔓延到国外。

在她拒绝说出自己的身份之后,王被拘押在北京附近的一个监狱达两星期之久。当一个女警察用鞋跟踩在她的脖颈和胳膊上时,王在心里说:“我讨厌她的丑陋面孔。然后我意识到我需要深入修炼真善忍。”三天后,她被捆住然后被强迫灌食,尽管她未曾绝食。一个医生承认,这是令她讲出身份的一个方法。王被送到一个精神病院。她的看守告诉她,灌入她鼻孔的牛奶和曾经储存在一个精神病人用来洗脚的脏水盆中的水。在牢房中,她用铝拉链的一端在墙上刻下法轮功书籍中的字句。

警察最终知道了王的真实身份,因为同狱室的一个囚犯暗中为当局工作,骗她讲出了身份。王于是被送入自己家乡省份的一个监狱又达两个星期。

在那里,她每日被强迫组装灯泡。当她最终拒绝工作,说她没有犯罪时,她被毒打。王被释放时,她的丈夫与她离了婚。现在她参加强制学习班,并被跟踪。当她得知香港会议后,她知道这是她唯一的一次了解此运动是否仍活跃着的机会。她冒着受到更严厉惩罚的危险跨越边境参加会议,然后再悄悄回来。

本月早些时候,她坐在观众席上倾听其他人遭受酷刑和虐待的经历,王发现其他追随者们承受得比她更多。但是她不再感到自卑。“我感到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的心没有分别。无论我在哪里,在天安门或者监狱,我们都有同一个目标,那就是洪扬大法。”她说,这就是她洒泪的原因。

本文译自:http://www.msnbc.com/news/522662.asp#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