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不再沉默


【明慧网2001年1月30日】 大哥是教育局多年的老党员,在党委做政治思想工作,主管法轮功。上个月通电话,谈起法轮功,他神色紧张,说的都是电视、报纸、广播的腔调。我深深为他惋惜,一个曾经是多么热情活跃、思想开阔的青年,做了几年党务,竟然迂腐僵化到了这种地步,可见精神禁锢、舆论封锁的毒害多么可怕!

这次过年再见到他,很自然地又谈起国家大事,他的变化令我惊讶而欣喜。他告诉我说:“上次和你谈过之后,我思索了很久,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自我反省,从小想到大,最后我竟然不敢相信我还是我,从前那个正直率真、纯朴自信的我究竟是什么时候、怎样被一个自私麻木、保守懦弱的我代替的呢?我曾经痴心向往、奋力追求的人生理想和高尚境界怎么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究竟哪一个是我?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我在为谁活着?为什么活着?”

“想到这儿,一种可怕的情绪袭上心头:活的不知道为谁、为什么,你说不可怕吗?我居然这样每天说着领导让我说的话,做着领导让我做的事,想着领导让我想的东西,过了十几年,我实际上不过是领导的玩偶、政策的话筒,政治的工具。不得不承认,这十多年,我是在为别人活着,为虚幻、腐朽、骗人的所谓主义而活着,迂腐无知到了任人摆布而不自知的地步,自欺欺人,真是太可悲了。”

“真正卷入政治、被政治所利用的其实是象我这样做政务、党务工作的人,为了生计,成了无辜的政治牺牲品。可悲的是我们!我对法轮功本来不了解,先入为主地听了反面宣传。和你谈过之后才知道我错了。幸亏我及时醒悟,否则做了他人的替罪羊还不知道呢!我也不能再沉默下去了。谢谢你,是你的提醒使我找回了真实的自我。”

“应该感谢法轮功。没有法轮功的洪传,没有法轮功群众舍生忘死的和平抗争,哪里有我们的点滴觉悟?随波逐流易,捍卫真理难啊!”我望着他真实、充满激情的脸,感受到他那颗被正义良知温暖、融化的心,异常欣慰。

他又说:“那些虚伪邪恶的势力万万没有想到,‘使一种信仰得以广远流传的最好办法是镇压他。’镇压的失败进一步证明信仰的力量,人心的坚不可摧。就连我这个迷失已久的人都忍不住拍案而怒了!”

他继续说:“你看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从今以后,我要真正为自己活着,用我自己的头脑思考,说真话,办实事,我要找回我自己,拒绝与邪恶合作,为人间正义尽我微薄之力。”

我们走在大路上,望着天上点点星辰,不约而同地说:“明天一定是个大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