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京上访一天见闻


【明慧网2001年1月30日】 2000年2月,我和十几名大法弟子踏上了北上的列车进京上访。到了北京,一下车就被便衣盯上了,刚到天安门广场升国旗的外边,就被警察不由分说地抓走,带到了附近的一个派出所。那里成立了一个专门对付我们法轮大法弟子的“法轮科”。据警察说他们每天都要“接待”至少200多前来上访的大法弟子。

我们不说地址,警察就加紧逼问,这时旁边一个外地的大法弟子说:“她们怎么能说呢,上访连地方都没到,连话都不让说就被抓……”,语音未落,一个警察不由分说对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一个山东的功友因不说地址被打得头破血流,并用棒子猛击头部,拽着头发往墙上撞;一位新疆的大法弟子想要回被警察抢走的法轮章,结果不但不给法轮章,又遭到了一顿毒打;我们一起来的两个功友因不说地址被上了刑,惨叫声令人撕心裂肺,而警察们则表情麻木,继续对她们用刑……。最后,把我们送到了当地驻京办事处,到那之后,警察先要我们交车费,并动手搜身,把我们每个人身上的钱全部搜光,连回家的车费也不留。我亲眼所见,从我们被抓到送走不长的时间里,他们从大法弟子身上搜去的钱就有上万元,依此推算,从1999年7月到现在,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被北京及各地警察搜去的财物,数额惊人。

以上是我在北京一天的所见所闻。我只是中国千千万万百姓中的一员,只因信赖政府,想要向自己的政府说句心里话,说句公道话,对政府无任何恶意,就受到毫无善念的警察用如此方式“接待”我们,我真不明白,难道我们炼了法轮大法,就不是受到中国法律保护的公民了吗?炼了法轮大法,就不应该有说话的权利了吗?炼了法轮大法,警察就可以对我们随便打、骂、罚、抓吗?那些头戴国徽、代表国家形像的执法人员──“人民警察“就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无视国家法律,滥打无辜吗?如果这样下去,我们中华民族的希望在哪里呢?!

同样是上访!?

前几天听一位打工者说几十名民工因年前领不到工钱,居然直接找到吉林省省长洪虎家“上访”。省长一面好言相劝,一面安排这些民工到一家宾馆吃完饭才送走。而成千上万法轮大法弟子同样是上访却被无辜打死、打伤、判刑、劳教,难道这是中国的“一国两‘治’”?!更引人深思的是这些成千上万无辜被迫害者的家属也没听说有一个(其中不乏公安、司法部门的领导和职工)去高级领导家“上访”的,都循规蹈矩走正当的法律程序或上访步骤,无丝毫“越轨”行为,结果反而不是遭罚款、勒索就是无人受理。

这种现象的存在从另一侧面说明三个问题:一是目前中国仍是“政治”压倒一切,文革余毒颇深。纵使出了人命,只要沾上“政治”的边,被害者家属也得忍气吞声,无处申冤甚至不敢喊冤;二是法轮大法弟子的言传身教无形中也使家人比其他百姓更老实,充份说明法轮功只能教人向善,没有教人向恶;三是XX党的某些领导确实欺软怕硬,若他们真从心里认为法轮大法是没有心法约束的“X教”,不管江泽民的指挥棒伸得多远、许诺多大的乌纱帽、多少黄金白银,为了自己一家老小的安危,也决然不会有这么多对法轮大法肆无忌惮的落井下石者,因为他们也知道生命比乌纱帽和钱更重要。正因为他们非常清楚法轮大法修的是大善大忍,不会对别人使用任何暴力,不会对他们的生命财产有任何威胁,才敢如此昧着良心当奴才,放开胆子做帮凶!孰不知善恶有报是宇宙永远不变的理,天理在均衡着一切,人不报天报!

最后教那些欺软怕硬者一句古话: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