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们的一位小师妹


【明慧网2001年1月30日】 今年元旦前,位于石家庄市南高基大街8号的劳教所第四大队空前紧张,所有被关在里面的大法弟子都突然不准探视,说是节日期间,怕外面的人对里面的人发生影响,引发什么失控事件。现在我们才知道,这其实是掩人耳目的借口。因为里面99位大法弟子早就开始集体绝食了,抗议各种非法迫害活动,要求还法轮大法以清白,还师父以清白,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从元旦前到目前为止已半月有余。被关押的人中就有我们的小师妹亚亚,她被关在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

由于消息被严密封锁,我们不知道里面更多的情况,不知道绝食的功友们此刻正在承受着什么样的苦难。去年上半年,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疯狂迫害被押的大法弟子的罪恶曾被曝光。我们知道,功友们被逼迫每天18小时超负荷劳动,因为向狱方提出8小时工作要求,她们被强迫整天不间断不休息地跑军操、站军姿,进行精神与肉体双重摧残。看守人员或亲自动手,或指使逼迫那些被关的社会渣滓对大法弟子拳脚相加,棍棒镣铐,酷刑凌虐,导致53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我们记得功友们被弄背地里折磨时的惨叫,记得被狱警逼迫对功友疯狂施虐的恶囚歇斯底里的吼叫:“我要在你们身上练成杀人的手!出去后好报仇杀人!”记得功友们浑身上下久久不能愈合的深深的青紫伤痕,记得它们野蛮地强行灌食时功友们从喉咙、从鼻腔里喷溅出来黏结在胸前和挂在头发上淋漓斑斑的血块……现在它们又奉命学习推广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更为邪恶的经验,尤其是那里对女性功友灭绝人性的极端凌辱的禽兽行径。它们会怎样对待现在绝食着的99位功友,这让狱外的所有亲属功友们十分揪心。

亚亚是在去年的7月份被送到那里去的。她的被劳教出人意外,也没有任何手续。亚亚的母亲说,从那天起直到现在就再没见过自己的女儿。每次去劳教所送东西,向那里的看守人员流露出类似意思时,看守都阴着脸问老两口炼不炼法轮功。就因为这个他们被剥夺了探视女儿的权利,连那些杀人放火的真正罪犯的亲属的待遇都不如。

每当回忆起自己的掌上明珠,母亲都要极力抑制心底扯肝恸肠的呜咽。母亲快40岁才有的她,老两口就这么一根独苗儿,她今年刚23岁。小时候她身体非常弱,不是病就是灾,却又十分懂事。娇怯稚嫩,让人不由得就去怜惜呵护。她真是父母的命根子,老两口总是生怕万一不慎,她会有个好歹。就这样她渐渐长大了,早早就上班了。父母更操心了。社会如此不安全,人们的道德在沦丧,到处是刑事案子,杀人害命、偷盗抢劫、诈骗吸毒,尤其许多年轻人思想不健康。女儿上下班要独自走长长一段路,父母每天提心吊胆;女儿每次出差去外地,父母的心就悬到嗓子眼儿,直到她平安无事地回来……

她一家是1994年得法的。从那时起,笼罩在一家人心头的所有不安一扫而空。时时感到慈悲的师父的指导和看护,大人孩子都活得坦荡和充实。也是从那时起,亚亚成了一个人生目标非常简单明确的人,就是要修炼大法,返本归真。从此她时时处处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同化这个法。她扎实勤恳、任劳任怨地工作,虽然年纪不大,又是女孩子,但单位领导却把她倚为业务骨干。她曾凭借自己的勤奋和善心为单位完成了许多重要业务,成为业绩和贡献最突出的人之一。业余时间她还勤奋学习各种知识丰富自己,她学习了电脑和财会。她还是一名熟练的有经验的好司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她从来不要单位送给她回扣或其它形式的额外酬劳。她甚至经常要求领导把自己多得的奖金转分给其它职工。她真正看淡了名利钱财,活得那么轻松而有意义。她的父母和亲友都为她受到人们这样的欢迎而高兴。

然而1999年7月发生的正邪大颠倒,一下子打乱了她正常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正如亿万大法弟子所遭受的一样。7月20日凌晨,石家庄六位大法弟子突然被逮捕,亚亚立即和功友们一起到河北省政府问情况。不久得知这是全国性的阴谋活动,省里也出来人说这是中央定的,不服气你们去北京。亚亚当即和熟悉的功友一路越过公安武警设置的重重关卡,辗转赶到了北京。但当时的北京到处在抓人,到国家信访局部门的道路完全被堵死,满目肃杀,一片恐怖,她们好不容易才幸免于难。到10月份,某人一句话,法轮大法被诽谤,亚亚决定再去北京,本着《宪法》赋予的权利,到北京向中央反映自己掌握的事实有什么错呢?然而她到了北京,仍然没有走到信访局,就被守在路口的警察截住,强行押回来拘留了半个月。

接着是参加石家庄大法弟子年三十晚上的河北剧场集体炼功,再次被抓,非法拘留一个月。

所有国家公民表达自己意愿的正常渠道都被堵死了。上访被抓,炼功照样也被抓。在这种情况下,亚亚就想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只有这种方式才能把自己的心声当面表达给世人。2000年5月的一天,她和另一位功友手拉“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出现在天安门广场,由于她们选择的地点比较空旷,所以她们的横幅没有什么遮挡,非常醒目,许多人都看到了。亚亚清清楚楚地看到有外国游客冲她们照相,她就把横幅拉得更严整一些。警察拼命向她奔跑过来,气喘得很粗重很急促,它们气急败坏地扭住了她们。

这次回来她被派出所关进笼子“监视居住”一个半月有余,迟迟不放。后来突然转移了关押地点,再后来它们通知说亚亚被送去劳教了。

亚亚被劳教这半年时间以来,她的音容笑貌时常出现在功友们的脑海里。她长得并不高大,实际看起来还很单薄瘦小。大家在一起炼功或学法交流,甚至没有人拿她当什么“重量级”人物。她说起话来语气十分轻快、爱笑,笑起来样子十分可爱。在被派出所历次非法关押期间,她都不以为苦,甚至表现得还很自然。她从没有间断过学法炼功,环境再恶劣都没有阻挡住她。这里办事处或者派出所主管大法弟子的人来审问她、威胁她、试图转化她。对气势汹汹魔性十足者,她不为所动,一声不吭;对态度尚好、抱着请教态度的人,她总是简明扼要用师父的话或自己在法上悟准的法理回答,决不用悟不准的东西乱说;对那些想来争辩、企图欺她年轻、用常人的什么经验道理和她绕来绕去的人,她不随它思路走,不陷于争论,往往对方的破绽自己就暴露出来了。没有人能站到她的上风,因为她心没动过。倒是那些人往往渐渐地感到了自己的无理、无趣和可鄙,没有意思起来,悻悻地走掉。

这就是亚亚,不显山不露水,似乎可以永远默默无闻的亚亚。她的事迹给我们很深的启迪。从她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修炼者的简单和轻松。当我们屈指算来,本地哪个功友悟道悟得真好,哪个功友做得真好时,可能没有人提到亚亚。但是人们发现,在正法的伟大进程中,大法弟子每一步的护法行动,每一次走出来的壮举都没有丢下过亚亚,她总是走在最前面的功友们中间。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心中有着对大法坚如磐石的信念,就会坚修大法紧随师。时时处处拿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法上悟到了、悟准了就去做,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的左顾右盼、绕来绕去的东西,就能够简单直接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明净、从容和轻松,紧随师尊的正法安排。

相比之下,我们该是惭愧的。时不时地在滔天恶浪中我们还有修炼真难的感喟,时不时还有无可奈何的闪念。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还有对人的知识、经验、见识、能力等等东西的执著,这些东西被人视为精神财富,对修炼却是干扰和障碍,它使我们陷于自己的认识和“悟”之中,或者使我们依赖于某些悟得好的功友,有意无意跟在人家后面。而那些所谓的认识和悟,只不过是大法的无边法理在那一层显现的一点而已,如此是不是影响了我们对大法和师父的直接的、完全的、彻底的正信、真信呢?这可能就是我们不够纯正、不够理性、不够明慧、不够金刚不破从而显得步履重浊的原因之一。

平凡的从不引人特别注意的小师妹亚亚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此时此刻亚亚的确可以做我们的一面镜子,照出我们许多不足。

而如今,亚亚她们在黑暗邪恶的劳教所里再一次长时期集体绝食,这必然又是一次撼天动地、令邪恶为之胆寒的辉煌壮举。为了护法,为了法正人间普天同庆的那一刻早日到来,她们想那么做就那么做了。我们所有狱外的大法弟子,是否都感受到了她们用生命给予我们的激励呢?我们都是一体的,都是大法中的粒子,还有什么执著放不下的呢?

曾经看到过一位狱中功友写的日记的片断。他写道:“……今天被提审,在走廊上见到小师妹也被女警察押去哪里。看着她这么纤弱的人也被这样摧残,心中的酸楚和难过一下子堵在了一起。走近时,她也发现了我,苍白的脸上竟露出了灿烂的微笑,那样的圣洁、那样的沉稳和坚定!什么是日月同辉?什么是天花烂漫?虽然警察不准我们说话,但又何须说什么呢?……”

狱中功友写的不是亚亚,但我们认为亚亚必定也是这个样子的。我们无法听到她说的话,那么她和那些在绝食之中生命垂危的狱中功友们,如果能够的话,她们会对我们说些什么、嘱咐一些什么呢?我想,那只能是“紧随师尊、放下执著、走出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