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誓言”与“正善的呼声”


【明慧网2001年1月30日】 最近,单位领导传达市委“610”会议精神时强调这样的内容:为了拦截“法轮功”修炼者进北京上访,可以采用任何方法和手段。在讲具体方法和手段时,又特别强调:要狠!不用多说,抓到上访的你就打,狠狠地打!就是打残、打死了也无可上告的,北京在撑着呢!

听了这些传达,我看到有部份人麻木不仁,有部份人幸灾乐祸。这种状态真是太可怕了!我觉得可怕,不是因为我听到谁把上访者打残了或打死了而感到害怕,而是因为看到他们无善念、无正念,看到他们把好的当作坏的,把正的当作邪的,但他们却意识不到──我是因为看到这种状态才觉得可怕的。我知道,人无善念就会人人为敌,人无正念就会好坏不分,正邪不分,人类社会的道德就会一日千里地往下败坏--是最可怕的!

从传达市委“610”会议精神来看,对“法轮功”修炼者实行镇压的范围是铺天盖地的,采用镇压的方法与手段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作为一个还有正念、还有善念的人,我不禁要问:我们的党(实际上是被极个别最邪恶的人在操纵)、我们的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实际上都是被邪恶利用)怎么了?用这铺天盖地,用这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东西来镇压现在人类社会中最善、最正的好人?天理不容啊!

我说他们是现在人类社会中最善、最正的好人,我是有根有据的。
一、从他们的年龄结构(未满一岁至百岁都有)、文化结构(最高学位至文盲都有)、职业结构(工农商学兵无所不包)、阶层结构(国家级领导至乡村百姓都有)和地域(世界范围的七大洲、四大洋,中国范围的所有县市都有)、人种(黄、白、黑、棕色人种都有)、人数(一亿多)等方面来看,他们完全具备了现在人类社会中人的代表性。
二、就我所见,就我所闻,我知道现在人类社会中唯有真修“法轮功”的人才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才能做到在遭受这铺天盖地的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迫害时,仍然能用慈善的心去劝说世人要改恶从善,这难道不是人类社会中最善的好人才能做得到的吗?
三、就我所见,就我所闻,我知道现在人类社会中唯有真修“法轮功”的人,才能做到:“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按高标准,按更高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完全是为了别人的人。这样的人,你能说他们不是最正的吗?除了他们,你还能在现在的人类社会中找到这样好的人吗?
四、我说他们是最正的,还有一个可以令人口服心服(就是具体去做迫害这种事情的工作人员也是口服心服)的根据:全国各地各级政府派出了那么多的警察(明的、暗的、扮成炼功人的),花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查了那么多年的时间,竟然查不到一个真修“法轮功”的人做过坏事来!大家想一想,这样的人还不是现在人类社会中最正的好人吗?正因为他们是最正的,他们才敢于主动去向政府,向政府各有关职能部门,向社会广大人民群众毫无保留地公开自己的所作所为。在这里我还要强调一句,社会上打着“法轮功”旗号搞破坏的人,他们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更不能说它们是真修“法轮功”的好人。

也有人说:“他们去北京上访就是犯罪,就该镇压!”我说这是蛮不讲理!我们来看看,他们为什么要去北京上访?我知道,也许大家都知道,一九九八年以前是没有“法轮功”修炼者上访的,只是后来某些政府的职能部门开始无理驱赶修炼“法轮功”的人,不允许他们到公园里炼功,甚至发展到无理没收他们的炼功用书、抄他们的家,他们才开始上访的。开始上访的时候,他们都是到当地的政府及政府的有关职能部门汇报情况、讲道理,要求当地政府及其有关职能部门能公正地允许他们到公园里炼功,退还没收他们的炼功用书,不要再乱抄他们的家,不要再乱抓他们炼功人。后因各地政府都不能解决他们的合理要求,又听各地政府说是执行北京的指示,所以他们才去北京上访的。如果说进京上访就是犯罪,就该镇压,那么从北京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开设有接待群众来访的机构,还给什么领导安排了什么群众来访接待日,这岂不是各级政府在组织犯罪?那么该怎么镇压这组织犯罪的政府?这种说法讲不通!再说他们进京上访的内容也正当的,合理合法的,不外就是:公正地允许他们到公园里炼功(现在不是允许很多功派在公园里炼功吗);不要没收他们的炼功用书(其他功派的书都没有没收);不要乱抓他们炼功人(乱抓人本来就是违法的);不要乱抄他们炼功人的家(乱抄家本来就是违法的)。平心而论,从这些上访的内容上,我们也真的找不到应该被迫害的理由和法律依据。

也有人认为: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去北京上访的人太多了,主要领导可能认为威胁到党和政府的安全才遭镇压的。我说这领导就是胡思乱想了。如前所述,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个个都是好人,难道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还怕好人多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好人怎么会威胁党和政府的安全?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如果说去北京的好人多了就该拦截,就该镇压,那么是不是去北京的坏人多了才给开路,才受欢迎?这是什么逻辑啊,我想,凡是有正念、有善念的人都会明白这样的道理:世上只有代表邪恶的组织,只有坏人才会害怕好人多的。

还有人认为:都被打成邪教组织了,去北京上访的人却打出大红横幅说“法轮大法好“,所以才遭镇压的。我说这真是乱来了,正如李洪志大师所说:其实经过了各种各样政治运动的人们会有很强的分析能力,过去他们有过信仰,有过失落,有过盲目崇拜,也有过经验教训,特别是在文革中受到过难忘的心灵触及,这样的人们叫其随便就相信什么这可能吗?

我的确是这样,我已是“不惑之年”的人,就算你给我多大的钱,给我多大的官,如果我不是经过充份的了解、分析,我是不会随便就相信什么东西的。根据我掌握的人数比例来推算,现在全世界有超过二十亿以上的人认为“法轮大法”是好的。大家想一想,如果“法轮大法”不是真正好的话,全世界(特别是中国)会有那么多的人认为“法轮大法”是好的吗?会有那么多上至党中央、国务院的党、政、军的高级领导干部,下至地方基层政府的工、农、兵党员群众,会有那么多的上至科学院和高等院校的院士、教授,下至中小学校的教师学生去学,去炼吗?可见“法轮大法”的确是好的,他们打出大红横幅说“法轮大法”好也是实事求是的。我们党和政府不是倡导“实事求是”的作风吗?怎么实事求是的行为还要遭镇压?如果说打出什么横幅、条幅说什么好就要镇压,那全中国现在有多少人在建筑物、广场、马路、大街、小巷打出各种横幅、条幅、方幅……在说自己的什么什么东西好?那怎么镇压?这不是乱来是什么?

其实电视、电台、报刊、杂志上说了那么多“法轮功”的坏话,在我看来都是多余的掩盖,我们的党(实际上是被极个别最邪恶的人操纵)、我们的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实际上都是被邪恶利用)镇压“法轮功”修炼者的根本原因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可是在我看来啊,这“顺者”也不能“昌”,那“逆者”也不会“亡”。不是有个“指鹿为马”的典故吗,那个指鹿为马的人在当时真可谓权倾朝野,谁敢不听,谁敢不服?可结果怎样?结果是他封得了当时人的口,却改不了当时人的心,他可以成为历史的笑谈,却改变不了鹿和马的历史,马自古至今是马,鹿自古至今是鹿。也就是说,不管你是什么人、什么组织,也不管你用什么恶毒的谣言、欺世的谎言,甚至进行铺天盖地的人类历史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迫害,都是不能颠倒宇宙中真正的好与坏,善与恶,正与邪的;好的始终是好的,善的始终是善的,正的始终是正的。可能大家也都看到了,有人出于一己之私,妄想诽谤“法轮大法”,把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镇压下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清醒吧,所有还有正念的人们,不要被邪恶再利用了,“顺”邪恶者是不能“昌”的,“逆”邪恶者也是不会“亡”的!正如李洪志大师所说:只剩下邪恶的人在表演了,而且所有有正念的人,不是指我们学员,所有有正念的常人都在起来反对这件事情。是因为过去的邪恶抑制了人,这个邪恶清除掉之后,人们都清醒了,在重新审定这一切,看待这一切。谎言、假象都将被一个个地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