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次过关考验

【明慧网2001年1月4日】 今年7月的一次出差途中,由于看师父的著作被公安发现后遭到拘留,并于当日深夜被送回住地的派出所。第二天,区公安分局和市公安局的警察分别审问了我,并在审问时说只要你同意今后不再炼法轮功就可以放了你。但我都严辞回绝了,我说:“李老师叫我们做好人、修真善忍没错,我为什么要放弃修炼?我不能同意。”就这样,我被关进了市里的看守所。一位看守所的管教问我因为何事进来的,当我讲了被抓的经过后,他流露出同情的神色说:“你就为这个被抓进来?太可惜了,我给你分个文明点儿的号子,关照犯人不能打你,你态度也转变一点,很快就会出去的。”我感谢了他的好心,心里想一定是前面进来的大法弟子在这里正法,使他们对大法有了新的认识。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这里过好生死关,不给大法抹黑,李老师在看着我过关呢。

在号子里,我和十几个刑事犯关在一起。一开始他们对大法不理解,当他们得知我是因为坚持炼法轮功而被关进来的,感到不可思议,嘲笑我是读书读傻了。并大大咧咧地劝我:他们提审你时你灵活点,等出去了再炼,谁还管你?我笑笑没再理他们。但后来他们看到我在一个月被提审四次,而我还是要坚持炼法轮功就渐渐由嘲笑变成佩服了。我想正法就是这样,用自己的行动说话,最能说服人。

在看守所被提审时,审问我的警官看我是个知识分子,因此对我还算比较客气。在他们审问时,我就利用这些机会进行弘法、正法。例如他们质问我:“你能上大学,你的学位,哪个不是XX党给的,国家已经明令取缔了法轮功你还要炼,这样对得起国家吗?”我说:“我是在新中国生、新中国长,我的这些成功都是国家给的,因此我热爱祖国,我决不会反对XX党,也不关心争权夺利的政治,我只是反对少数人对法轮功的做法。你们是国家专政机关的人,应该谨慎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如果错误地把人民内部矛盾当作敌我矛盾去处理,就有千千万万像我这样的人会被无辜抓进来。再说我也仔细研究过国家取缔法轮功的那几条理由,根本就站不住脚。比如说那条1400多人练功走偏甚至死亡的理由,我看就站不住脚,咱们先不说这1400人的事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也不能说明问题。1998年国家正式出版的中国卫生年鉴上讲1997年我国由于医疗事故致死的病人有19.6万人。一年就治死了19万人,那按国家对待法轮功的那套理由去对待医疗部门,就应该把卫生部长抓起来,并宣布我国的这些医疗机构是邪医。那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去做这种决定?还不是医院治好的人远远多于治死的而肯定了他们了吗?那为什么要对法轮功这样呢?国家的这种行为是合理的吗?取缔法轮功的理由能成立吗?”由于心怀正念,就能发挥大法的威力,我常在提审时把他们说得无言以对。

就这样,被关押了31天后,在单位和家人的努力下,我被取保候审放回了家。出来后我反复学习了师父“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的教导,和无数坚持正法的弟子一样,又投身于向世人说明真相的洪流之中。


大陆大法弟子
2000/12/2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