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现阶段证实大法中一些问题的看法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前一阵,我们这里的大法弟子因为印资料、传资料被抓的很多,几乎几个印资料的点都被破坏了,造成很大的损失。总结经验教训,我发现几乎所有的弟子被抓前都有强烈预感,有的几乎是师父明显点化,但大多数人都没有真正重视,没有严肃对待,及时向内找,看看是不是哪里做的有漏,结果使证实法工作造成损失。我觉的除了邪恶的猖狂破坏外,我们弟子自身的不理智,及对正法之事认识不足也是一方面。总结一下,我个人觉的有这几方面的不足:

一、做证实法工作不能代替修炼

有一个弟子,负责印资料,他忙于此,几乎不学法,也不炼功,后来甚至连正常家务也不碰一下,生活日夜颠倒,严重荒废学法。有一段时间几乎事事不顺:打印机换了三台(老是坏),买来的墨是伪劣产品,正在打印时停电,等等;做梦都梦见家里被抄,他都没冷静下来悟一悟是不是自己哪里不对了。结果不但人被抓,机器损失(二、三万元),还使周围地区弟子失去资料来源(当地不发达,只有他一人有条件)。

我觉的他当时有一个错误思想,觉的自己在做一件伟大的事,就放松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其实做证实法工作也好,讲真相也好,是现阶段弟子的必然行为,但不能代替修炼全部。如果不抓紧学法,思想就容易偏离法,容易用人的状态去做大法的工作,碰到麻烦忘了向内找,忘记看看是不是自己有什么心,只知道一味用人的办法去克服困难,使邪魔有机可乘钻了我们思想的空子,给证实法工作造成损失。修炼是严肃的,除了有可以为大法付出一切的心(这只是一切的基础),我们还应该修出相应的正的一切因素。那么体现在具体工作中,我们应该更冷静、理智。随着正法的深入,法对我们的要求也更加细致深入,不能觉的反正自己不怕被抓、不怕被打就大大咧咧起来,这是不负责任的。

二、欢喜心害人不浅

许多地方的弟子刚开始组织起来一起做事时,大家都比较谨慎,遇事能在法上悟,经常交流总结经验教训,使工作得以顺利進行;但一个阶段后,取得了一定成效,欢喜心起来了,开始有一些飘飘然起来,往往这时最容易出事。而且欢喜心还容易伴随显示心,和其它地区弟子交流时就多说了一些,把一些本不需更多人知道的具体工作情况和弟子的情况讲了出来,使得公安部门听到只言片语后引来它们的跟踪调查,最后顺藤摸瓜,破坏了印资料的点。

三、「无所谓」的态度不一定正确

有些弟子天不怕、地不怕,随时准备为大法付出一切。有这样的思想基础固然是好的,但并不等于在工作上抱「无所谓」的态度,对安全问题全然不顾。比如有一个点的弟子对印刷点的地点不注意保密,而且,印资料一、二个人负责就行了,不必大家都去,但他们在知道可能有人跟踪的情况下,仍去了很多人,造成机器被没收,人员全军覆没。我觉的这个「怕不怕」的问题值得大家考虑一下,这所谓的「不怕」的思想基点究竟是什么?

如果是因为觉的师父会保护,这样的思想显然不可取。

有的人可能觉的,自己不怕抓,无所谓,抓住我也不怕,随时做好被抓的准备。即便你有思想基础可以承受魔难,但也不见的非要来一把,邪恶对我们无休止的迫害,并没有多大意义,窒息邪恶才是真正伟大的。我们是不是更应该从大法的角度来看问题,真正完成我们的使命,不要再固守自己的想法,而真正立足于大法,忍辱负重的在风风雨雨中维护好大法在人间的形式,让更多人了解大法,知道真相,做真正对正法对生命最有意义的事情。

还有一种思想,觉的「该发生的事总会发生,不该发生的事就不会发生」。我觉的这种思想未必正确。什么叫「该发生」?邪恶对大法的迫害难道「该发生」吗?师父讲过:「大家想一想你的脑子里装了法,那个地狱敢接你吗?它敢收大法吗?不敢。」(《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如今,人可以随便关、打、判大法弟子,随便毁大法书、大法资料,早已是违背天理,法不能容!恶势力的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我们也应该在思想上明确,我们不能让邪恶继续下去,不能因为邪恶反衬大法弟子的伟大而默认了它的存在,使我们在不同环境中提高的是法,不是恶势力的所谓安排。

为了维护大法,铲除邪恶,我们可以付出生命,可不见的就该被它们苦苦折磨,我们真的不能让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我们所做的一切恰恰是为了不让邪恶再发生,而并不是为了在邪恶的铁蹄下来证明法或弟子的伟大(它们不配)。当然,我们在任何魔难下都会表现良好,这只是我们作为大法一粒子的本色,但不容忍神圣的宇宙中有如此邪恶的存在同样是我们的本色。所以,这种把邪恶对弟子的迫害看成是必然的思想,无形中已经是一种变相的消极与纵容了。

四、误区:「这次如果進去,我就等法正人间的到来了。」

不少人有这种思想。被判了劳教,或判了刑,就意味着使命完成了?只要坚持到最后就行了吗?还是有对邪恶纵容的成份在里面?如果每一个弟子被抓时,都坚决抵制,邪恶或多或少会有些顾虑;不然它抓一个,判一个,它都觉的挺顺手的。在里面消极等待是承受,积极抗议也是承受,为什么不再证实法?当然每个人承受能力不一样,但可以自己把握了来做,不能说:反正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就等结束吧。难道不觉的它们用这种方式,是在阻碍正法吗?另外,关于这件事什么时候结束,这方面的想法太重本身也是执著,会影响正念发挥作用。

五、做什么事情都要理智

我感觉有一些学员做事总是有些盲目,好象是出自于对大法的感情多于对法理的理解,这种状况令人担心。回顾以前的教训,很多在劳教所被转化的学员都有类似状态,有些学员以前多次上访护法、被打、绝食,表现很好,但现在却失去了对法最基本的正信。如果仔细想想他们以前的状态,都是热情有余,而对我们出去护法的真正意义并没有深刻认识,表面上的类似行为体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境界。要知道,人也有善念,会有对人来说是伟大的善举,但它毕竟是人的,它不会长久,不会纯正;而我们是修大法的,我们要达到的是真正神的状态,与人完全是不同的生命,所以我们在法理上一定要清醒。「闪光的不一定都是金子」,表面上表现的也许平淡,在境界上的要求却是一丝不苟的,真正的是慈悲的、理智的。

总之,我觉的这一年多来,我们在走向成熟,应该越来越成熟,修炼的基点越来越纯正。回首来时路,我发现,往往当我们站在个人修炼基点上时,容易悟偏;而当我们真正站在法的角度来衡量问题时,容易看到问题本质。所有阻碍我们溶入正法中的便是我们没有同化法的那一部份。当我们不断修正这一部份,不断溶入正法中,最后使自己完全溶合到法中,达到完美统一的时候,也许就是真正走向圆满,也是真正法正人间的时刻。

以上是我的个人认识,有不妥之处,望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