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河北清河县公安局的恶行


【明慧网2001年1月6日】 1999年农历12月29日,我和爱人还有另外四名大法弟子上北京天安门护法证实法,1月2日被清河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安昌、刘保安把我押回清河县看守所。

因我和功友炼功,被姓朱的所长和姓梁的政委发现,叫我们停,我们不听他们的,继续炼,他们把我和功友分别送入大号(5号)。姓朱的叫号长教训我,(他们在铁门外看着)。号内死囚犯(大约15人)打了一个多小时,专捡致命的地方打,凶狠至极,脸上、眼部都打出了淤血。几个人按着从炕上跳起来跺我的腿。姓朱的还多次打女弟子(听别的弟子讲),杨功友就被打的半个月不能走路。拘押我的45天中每天强制劳动19小时做火柴盒,所长和号长串通索要钱财。政保科姓张的和姓刘的警察多次提审我,提审时带手铐,打耳光是平常。张还恶毒地骂:“炼法轮功打死白打,挖坑埋没事”,还诽谤师父,骂得不象样,每人罚款15000元(每天还要20元),包括我爱人在内,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罚款。张还从我身上索走1990元,出狱后要过几次都不给。

2000年公历7月份(约7月15日)我和另三个弟子,骑摩托去临西县河西镇黄庄村大法弟子家取经文,被河西镇公安扣压,后转到清河镇看守所(它们怕我们上北京)。拘押了约60多天,在狱中被每天强制劳动十几个小时。

提审中张安昌问我怎么和外县联系上的,我不说,它见室内没人,打我耳光不记其数,打累了才罢手离去。出狱时每人被一次性罚款2000元,每天还要交20元,我被关押了60多天,合1200多元。摩托车交了3000元才叫骑走。

农历11月18日半夜,刘保安领公安人员扒房进入我家,把我爱人强行带走,非法拘押在看守所。并在室内乱翻乱查,现我家只有三个孩子,警察们经常到我家骚扰孩子。

另外,我县看守所现还非法拘押约20多名因上访护法的大法弟子,听说河北省工作小组在我县蹲点。罗干发传真给县里施压,前几天我县为防止大法弟子上访和发真相资料,各路口、街道都是公安,警车乱窜,如临大敌,还要审判狱中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