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看邪恶还能逞凶几时——评《人民日报元月4日社论》


【明慧网2001年1月6日】 今天,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曰“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正好用来形容邪恶自己。

从去年七月到现在,仅仅因为江泽民个人的意愿,加之几个别有用心的人妄想挑起法轮功事件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和野心,在违反法律程序的情况下,非法定法轮功为“X教”,上演了一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造谣诬蔑、诳世欺人、打击迫害、残酷镇压的丑剧。

他们先是利用手中掌握的宣传机器和舆论工具,报纸、电台、电视台,歪曲事实,造谣惑众,为他们的丑恶行径制造舆论,一手遮天,搞什么层层统一思想认识,不许有不同意见,不许人民讲话。然后,他们把国务院信访办变成公安局,对来访的法轮功群众的接待先是逼供和毒打,然后送看守所或劳教所,从根本上堵死了法轮功群众向政府反映情况的合法渠道。这是法轮功群众不得已而去天安门的根本原因,为什么不谈?

为了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为了讨回法轮大法的清白,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不受蒙蔽,法轮功群众不顾个人利益,甚至不惜舍弃生命,前赴后继,只为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大家无处可以伸冤,只好去天安门,因为那里有人民大会堂,是人民的广场,是人民无处伸冤诉苦,万般无奈情况下唯一可与政府接近的地方。可是,在那里,等待法轮功群众的仍然是毒打和警车。警察抓不过来,公安部就专门雇来地痞流氓充当打手,他们打人的凶残程度和卑鄙手段,每天都有去天安门广场的目击者,更有外国记者和普通群众的录像、照片为证。每天发生在天安门的对法轮功群众的迫害就无法统计,他们对此闭口不谈,反而倒打一耙,元旦前就造谣说法轮功要怎样怎样,一相情愿地、强迫地把善良的群众推到政府的对立面,然后堂而皇之地予以打击。这些阴谋为什么不讲?

在江泽民丧心病狂的“铲除”命令下,邪恶之徒视法律法令、人权于不顾,采取什么“精神折磨,肉体摧残,经济打垮”的非人道措施,甚至株连九族,专人看管,软禁、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搞什么“帮教”、“转化”,实则是精神摧残,政治迫害。试问:什么样的帮助需要24小事轮番“劝说”、威胁,甚至用刑?什么样的教育非得关到远离人烟的地方,不许和亲人见面,不能限期达到他们的目的就不放人?这些事实为什么不说?

看来江泽民是要在惩治善良无辜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令秦桧、潘仁美等自愧不
如,比文革更胜一筹。在看守所、劳教所,对法轮功群众的迫害就更惨无人道了。仅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逼迫法轮功群众不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女学员推进男监,让男犯人污辱强奸这一件事,就足以令法西斯暴徒、希特勒、东条英机汗颜,让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愤慨。这些事实为什么不提?

还有迄今为止为信仰一个真理,为讲一句真话,而被无辜迫害致死的90多位法轮功学员的生命。他们是人,而且是善良的好人,他们理应享有《宪法》所赋予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他们也理应享有人身安全不受侵犯的权利,是谁、有什么理由视他们同样宝贵的生命如草芥?是谁、有什么权利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残杀民众?是谁、为什么在人死之后还不让家属验尸,不许声张?

江泽民口口声声讲这讲那,最应该讲的却不讲,怕什么?因为他缺的就是这个:道德良心。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决不是打击善良人民的借口,而是惩治腐败、铲除奸佞、祛恶扬善的目的。天理不可违,人心不可侮,任何法令法律都代替不了人心的道德律,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强权暴政也许可以在一时一地得逞,但终究难逃彻底覆灭的可悲下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罪恶滔天,天理不容。不要至天理人伦于不顾,欺世害人,不要把法轮功群众的宽容忍让当作怯懦,更不要以为大权在握,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愚弄百姓了。这些话,也只有慈悲善良的法轮功群众才敢讲。是非善恶摆在眼前,何去何从,是应该认真想想了。良知尚存的人们啊,千万不要听信谣言,无知地做邪恶的帮凶啊!

狼披上羊皮还是狼,而且最怕揭他的皮。一年多来,越来越多的人通过观察了解,通过自己的独立思考,通过目睹身边法轮功群众的堂堂正气,通过自己的亲身体会,从邪恶之徒一手制造的谎言中清醒过来,坚决站在正义一边,不做邪恶的帮凶。笔者的一个朋友是XX党支部书记,开始谈话时满口报纸电台的腔调,给他讲了事实真象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这样说来,这个结论是错了。一年多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愈演愈烈的事实也证明在这个问题上,是失败了,至少在解决问题的方法上是失败了。”

他还说出了一个重要问题:人心是不能强制改变的。江泽民低估了人心那坚不可摧的威力,他以为堵住人民的耳朵,蒙上人民的眼睛,再封住人民的嘴,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这是痴心妄想!事实证明,法轮功赢得的不仅是亿万修炼者金子般发亮的心,而且已经和正在赢得越来越多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善良的心。人心是任何强权、多少钱财都换不来的,古语说:“得人心者得天下,”善良的人心才是世间最宝贵的东西。

一个人心向善,道德高尚,恪守仁义的民族,才能举国安定,外邦敬仰而惧之,自然国富民安,无内忧外患。所谓“与国外反华势力相勾结”,纯属捏造不实之辞。目前已有四十多个国家公开注册法轮功为合法,并为之提供炼功和交流场所,越来越多不同民族、不同肤色的人们加入到修炼行列中来。对中国政府的行为,国际社会一直予以广泛关注,从不理解到拒绝合作到严正抗议,普遍认识到江泽民一伙的邪恶本质,并勇敢地站出来主持正义,因为世界和平、人类文明需要全人类共同维护,真理需要全人类共同来捍卫。

法轮大法在国外获得的褒奖和荣誉已难以计数,这些为什么不提?如果真是有什么“势力”,为什么绞尽脑汁也编不出来半个该“势力”的名称?为什么连一点点“勾结”的事实也造不出来?人民的眼睛是亮的,谎言不攻自破。除了小丑垂死的表演,除了理屈词穷的叫嚣,还能有什么?

《社论》还提到“科学精神”,这倒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曾对科学和科学精神有过精辟的论述,他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谁要是把自己标榜为真理和知识领域里的裁判官,他就会被神的笑声所覆灭。”科学精神的精髓在于“真”,就人类这一同等层次的学说而言,无论是对客观世界,还是对人、人生意义的理解和认识,以及对科学本身的认识上,都有一个去伪存真,求真求实的过程,都不能囿于一己之见而否认其他。不断地修正错误,打破框框,才能有所进步。而尊重事实,调查研究,在实践中检验真理是普遍承认的科学方法。在这方面,在我们当前的社会生活中,的确非常缺乏这种精神。

科学精神的标志是宽容的社会氛围和内心的自由,也可以表述为外在的和内在的两种自由。外在的自由保证知识的推广和真理的传播,使人不会因为发表了关于知识和人生价值的一般或特殊的见解而遭受危险或者迫害。内心的、精神上的自由在于“思想上不受权威和社会偏见的束缚,也不受一般违背哲理的常规和习惯的束缚。这种内心的自由是大自然难得赋予的一种礼物,也是值得个人追求的一个目标。但社会也能做很多事来促进它实现,至少不该去干涉它的发展。……只有不断地、自觉地争取外在的自由和内心的自由,精神上的发展和完善才有可能,由此,人类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才有可能得到改进。”(《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第180页)

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恰好从反面说明由于缺乏科学精神而导致的对真理正义和善良人性的摧残和践踏。追求真理并为之奋斗,是人的最高品质之一。“尊重那些诚挚地追求真理和科学知识的人的自由应该作为整个社会的最高利益”,当意大利科学家受到折磨和污辱时,爱因斯坦就是用这样的信仰奉劝墨索里尼法西斯政府的。

打击善的必是恶的;对抗正义的一定是非正义的,“多行不义必自毙”,试看邪恶江泽民还能逞凶几时。

(大陆弟子 2001年元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