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透视中南海:何XX为什么上了黑名单?


【明慧网2001年1月7日】 信报12月27日载文如下- 本月初,中共中宣部紧急下达了一份内部文件,禁止大陆的各个媒体发表十多位学者的文章。这十多位学者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自由派知识分子;另一类只有一个人,即近来以在大陆官方媒体上以猛批法轮功著称的中科院学者何祚庥。前一类的自由派学者被剥夺言论自由毫不令人奇怪,他们因散布大量自由化言论早就被大陆当局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而一辈子为中国共产党效劳、从反右运动和大跃进以来就一直充当马前卒,且在当前的镇压法轮功运动担任急先锋的何祚庥被禁止发表文章,的确令外界难解其中的奥秘。

  有些评论家把何祚庥被纳入黑名单解读为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政治生命行将结束,因为据说何祚庥是的罗干的亲家。其逻辑是既然何祚庥因批判法轮功而失宠,那么负责镇压法轮功的罗干离其结束政治生涯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这一推测的成立必需有若干前提:要么是法轮功已经自行消失,要么法轮功被彻底消灭,要么大陆当局已主动放弃对法轮功的压制。然而,从法轮功在大陆各地和天安门广场的频频活动和对江泽民访问澳门的有效干扰看,从大陆当局对法轮功的持续严厉镇压看,上述前提都不存在。那么,何祚庥被禁止发表文章,一定还有其他原因。这里先不妨简单回顾一下,江泽民与法轮功对峙的由来与现状。

  江泽民与法轮功的全面对峙起源于去年四月廿五日数万名法轮功在北京中共中央及国务院的办公处所在的中南海前进行的抗议行动。此事使江泽民大为恼怒、震惊。去年七月廿二日,公安部发布取缔法轮功的通告,禁止悬挂法轮功图像标志、禁止法轮功宣传品发行、禁止修炼法轮功、禁止法轮功集会游行等等。为了使打击行动合法,中共更在十月间由全国人大立法通过了“关于取缔非法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正式把法轮功定位为“邪教”。自此,法轮功由地上转入地下,与中共政权残酷打压展开了全面的对峙。虽然中共早在去年九月就宣布对法轮功的镇压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之后不久,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又坦承,中国大陆彻底清除法轮功,最少还需要两年的时间。对法轮功的攻势于是达到了顶点。

  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主要是从两个方面的着手的:一个方面是通过公安系统用上述的武力手段和各单位用行政的手段来解除法轮功组织、预防和制止法轮功的种种抗议活动。另一个方面是沿用文革中的大批判手法组织中科院、社科院、各大学等教育科研机构的学者对法轮功进行“深入、彻底的批判”。社科院等单位还专门组织了大批判组,组织迫切希望得到政府津贴和扬名的哲学家、法学家和政治学家在媒体上纷纷鞭挞法轮功。所有中国大陆电视节目密集播出大量批判法轮功的新闻、报道和访谈,受党直接控制的报纸、杂志也全部加入围剿法轮功的行列。其中,批判法轮功最早的、最知名和最激烈的莫属何祚庥。

  中共对社会政治运动的镇压有一套固定的三部曲模式:第一步:残酷镇压、无情批判;第二步低调处理,暗中压制,双方进入僵持阶段,第三步是平反正名。这很像战争中的三部曲:进攻、僵持、溃败。中共对反右运动、四五运动、八九民运、直至此次法轮功的处理无不沿袭这一行为模式。想当初,八九年武力镇压之后,批判民运人士和自由化言论的文章铺天盖地,约两年之后逐步消失。而时值今日,要想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一篇拥护六四镇压的文章,可能比发表一篇散布某个自由化言论的文章还难。这并不意味着当局已经愿意改正错误,而是初步意识到自己理亏,并且极不愿意重揭旧疮,来进一步激化社会矛盾,再经历一段时间的抵抗之后,就被迫承认处理适当,予以平反。对天安门事件的重估显然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在法轮功事件上也是如此。既然北京当局没有能力把法轮功全部、干净、彻底地消灭掉,进一步的批判只会进一步激起法轮功信众的凝聚力和反抗以及普通民众对法轮功同情。这就导致当局被迫改变对付法轮功的策略:从高调批判、严厉压制转向避免批判,但维持压制。

  如果上述分析成立,那么,何祚庥被禁发表文章将意味着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攻势已经开始失去势头,并逐渐转为守势。对法轮功的武力压制将继续进行,但是对法轮功的口与笔的讨伐将告一段落。这是江泽民发动的讨伐法轮功战役的一个重大的转折点。易言之,江泽民已经从对法轮功的攻势转化为与法轮功僵持阶段了。这也意味江泽民不仅已经意识到消灭法轮功绝非一日之功,且将与之处于长期的对峙阶段。对江泽民而言,当意识到进攻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尽快转入防守是十分明智的,但也是不够的。在一场战役中,当进攻者从攻势转入守势时,对方的反攻已不是遥不可期了。

  上述黑名单的出现和何祚庥的被禁还折射出大陆知识分子所面对的一个残酷事实:鼓吹与当局相左的观点会被列入黑名单,但是追随政府立场同样也会被无情地打入冷宫。“狡兔”未死,“走狗”也烹。那些与何祚庥也一条道上的人应有同样的心理准备。

  何祚庥被禁还表明江泽民已部分意识到在处理法轮功事件上的失策。上述的处理方法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反而加剧了矛盾,乃至无法收场,无台阶可下。对突发的事件处理不当,反而制造新的不稳定因素。这也表明中共在重大决策上仍然是一言堂。一意孤行的决策往往是最糟糕的决策。显而易见,江泽民在处理法轮功一事上已经十分孤立,只是得到李鹏和罗干的附和。接班人胡锦涛对法轮功基本上是避而不谈,显然是不愿意跟着江泽民得罪人。政协主席李瑞环与总理朱镕基则经常唱点反调。李瑞环不仅大肆鼓吹宗教团结,而且还扬言:“凡事商量比不商量好,早商量比晚商量好”。这分明是在看江泽民的笑话。朱镕基在一开始就表明不对法轮功信众进行秋后算帐,后来又在人大会议中告诫“不要用专政工具对付人民”。(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