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护法记


【明慧网2001年1月8日】 (毛毛是一个十一岁的大法弟子,新世纪的第一天,他和妈妈、明叔叔、慧阿姨一起,从遥远的南方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妈妈第五次来到北京证实大法了。)

元旦一早七点半,我们就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广场上警察、便衣很多,我们绕广场转了一圈,看到许多叔叔、阿姨不断地打出横幅,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一些警察便衣立即冲上来殴打他们,随后就带上了准备好的车。妈妈也很想打横幅,但我们没带来。这时我们看到其他弟子遗落的一个横幅,妈妈就去拣,一个警察看到了,问妈妈:“你也是?”于是妈妈大声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们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我也跟着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同去的明叔叔、慧阿姨也边喊边跑开了。很多警察冲了上来对我们拳打脚踢,用铁制的警棍打我们,我被他们踢了好几脚,我们还是不停的大喊,最后被他们死死地卡着脖子捂着嘴,连拖带架带上了车。期间我妈妈一直不顺从他们,要挣脱他们的控制,被他们打得很厉害。在车上,妈妈被他们摁在地上,脚踩着她的头和胸口,用铁棍压住她的鼻梁,对她拳打脚踢。我在旁边大叫:“你们不许打我妈妈,我妈妈是好人!”要冲上去保护妈妈,一个警察过来先用警棍拦住我,又把我按倒在地上并坐在我身上,使我动弹不得。这时妈妈也在大喊:“你们为什么打一个小孩、打一个良家妇女?”

接着车子到了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这里有更多的大法弟子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哥哥、姐姐。我们起先被带到地下室,后又在露天的一个巷子里,每处地方的周围墙上都挂满了大法横幅,大小法轮图形等。我们都一起大声喊着:“窒息邪恶!法正乾坤!还我们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放我们出去!”我们的声音非常整齐、宏亮,使得那些警察不敢走近我们。我们不停地喊着,背着师父的《洪吟》和经文,许多人都流下了热泪。这时我们看到天上飘落下一些似雪又不是雪的褐色粉末,后来听说广场上的弟子也看到了飘落到身上的粉末。我想不知这是不是另外空间被销毁的邪恶生命的残骸。

后来我们被用公共汽车给拉走了,我数了数,大概有五辆车,每车都塞得满满的。我们这辆车被拉往通州,半路上不时停下来,放下几个人,用小车接走。最后妈妈、慧阿姨、我还有另外四人共七个人一起被拉到通州北苑派出所,这时差不多是上午九点多钟。

在北苑派出所,我被分开单独关在一间屋里,里面有十几个警察。他们问我叫什么名,从哪儿来,我不告诉他们。这时一个警察按住我的头,抓住我的手拿电棍电。我说:“你电我!”旁边一个女警察说:“他不是电你,只是拿着棍子,他有特异功能。”还想来骗我。我大声对他们说:“你们不能打我,我是小孩,我没有做坏事,你们知法犯法,我要告你们,我要把你们的事上网,让所有的叔叔、阿姨都知道,我记住你们派出所的名字了。”他们听了我的话,都很吃惊,真的没有再打我了。一个警察还对我说:“我们刚才是逗你玩儿的,你别当真。”接着,他们又对我说,“你妈妈不应该带你来,你应该在家好好读书。”我说:“不是妈妈硬带我来的,是我自己要来的。我炼了法轮功后身体不再生病了,成绩也进步了,周围的人都说我变得更懂事了。我要来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他们问不出什么,就让我罚站五个小时。我站在那里一点也不觉得累,就象躺在床上一样舒服,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

站在那里我很担心我妈妈,让他们放我去见妈妈,他们说不行。我就要求去厕所,想趁机跑去见妈妈,可是他们一直有人跟着我。在回来的路上,我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她在大声喊着“还我儿子,我要我儿子,他是小孩,你们不可以这样对他!”于是我也大声边哭边喊,“我要我妈妈!”他们还是不肯,又把我带到一间值班室。我问他们,我妈妈怎么样了,一个警察告诉我,几个人中只有我妈妈最难搞,他说我妈妈不愧是大法弟子。

后来听说,我妈妈一直不肯配合他们,不说名字,不说地址,不肯被照相,不肯盖手印,七八个警察对付她,打她踢她,逼她说出姓名,她说:“你们可以打我,可以杀我,可以用枪用刀,我的头可以给你们,但我的心要给我师父。”这样说了之后,他们反而不再打她逼她了。到了下午五点多钟,他们终于用一辆小汽车把我们带走,车开了很久,大概有一、二百里,在一个荒郊野外把我和妈妈扔下了车。我们又重获自由,并完成了一次护法行动,我真的好开心。后来我们几经周折,终于回到了北京我们之前住的地方,并在那里等到了明叔叔和慧阿姨。他们也不肯讲出真名,明叔叔还说他叫“无存”,最后他们也分别被放回来了。

我们现在已经安全回到了家中,只是妈妈被打得浑身是伤,胸口阵阵疼痛,行动不便,并且发着高烧。

这些就是我们新年去北京护法的过程,我讲出来,希望明慧网的叔叔阿姨帮我上网,揭露那些执法犯法的警察的恶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