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法弟子在澳门揭露邪恶记


【明慧网2001年1月8日】 在报纸上知道了邪恶的总代表江泽民一伙于2000年12月20日会到达澳门参加澳门的回归庆祝典礼後,我们悟到,这是一次继纽约法会之後的又一次海外弟子向世人揭露邪恶,讲清真象的又一次难得的机会。

由于知道,临近20号之前几天想入境澳门是很难的事,所以我们几个香港学员便提前20多天就进入了澳门,在这期间,澳门警方采用了遍街查证、特务、便衣24小时跟踪学员、电话监控、抄学员家等等各种卑劣手段来对付学员,妄图想以此来破坏我们证实法的计划。20多天以来,我们没有下楼露面,因为明白一下楼就立即会被邪恶抓走。就可能因此一事无成了。师父说∶“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的。”我们悟到与其一下楼就被抓走,还不如召开一个记者招待会。于是在香港的学员的帮助下我们联系各家传媒後,我在住所成功地召开了记者招待会。通知了各家传媒後,我们每人身上穿著印有图片和印有“法轮大法是正法”及“江泽民是镇压法轮功的千古罪人”等不同内容的黄T恤。并在住所的墙上贴满了“法轮常转,窒息邪恶”、“江泽民是镇压法轮功的刽子手”、“江泽民是镇压法轮功的千古罪人”等不同内容的条幅,40多个记者纷纷将我们写的横幅及我们要说的心里话都摄录下来,达到了很好的效果。当会议即将结束前,突然有学员致电来说∶香港有学员来声援我们,正在海关入境,叫我们去接。

我们立即穿上印有图片及标语的黄色T恤,在几位记者的协助下,坐上了两辆的士,直往澳门码头开去。不料车开到途中,其中一辆坐著三位学员的车被早已跟踪的警察截住,并把她们押送到了警察局里。警察凶恶地将三位学员逐个逐个地推进一间房间里,然後,六七个女警察强行把学员按倒地上,把她们身上穿著的黄T恤强行脱下,有学员边挣脱边问她们,为什麽要脱去她们的衣服时,她们蛮横无理地说∶“我们上司就不想看到你们穿的衣服。”然後还把学员的护照,身份证件任意的拿去复印扣留了她们三四个小时才押送出海关。

与此同时,我与另一位澳门学员坐著另一辆的士,正朝码头驶去,刚一下车,立即有几十位记者围著我们,当我们正回答记者的问题时,突然从人群中挤进来一个便衣要拉我跟他走,我边甩掉他的手边问他∶“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们没有违法,我不会跟你走的。”他自知理亏,没答我,也拉不动我们,叫来了八九个男女便衣强行的将我们连拖带抬的把我们拉走,我心想,“我们根本没有触犯当地的任何法律,他们没有权利硬拉我们走。所以我和另一学员手勾著手,理直气壮地坚决不让邪恶拖走。在场的记者一边抢著拍这些镜头,一边大声责问这些便衣说∶“若你们是警察就出示你们的证件,她们没有犯法,为什麽要带她们走呢?”便衣们无以应对,只顾慌忙地将我们从记者群中拖出,因此推倒了在场的几位记者,使记者们都充分感受到了他们的蛮横无理、感受到谁善谁恶的真实表现。他们最後把我俩拉到了码头内的海关部,也不准记者跟进。

我们被带进了一个房间,迎面走过来一个身穿海关制服的叫郑浩翔的人,叫我们把证件拿出来给他,我便说∶“要看证件可以,先把我送回澳门境内,我再给你看证件。因为我没有犯法,是你们把我硬抬进来的。”他顿时火冒三丈地吼叫道∶“你拿不拿证件出来,如果不拿,我马上把你送到拱北(珠海)去。”我回复道∶“随你的便。”他一见吓唬不了我,就恶狠狠地冲过来,双手抓住我肩头的衣服,把我从座位上拉起,用膝盖猛踢我的肚子,一边踢一边吼道∶“拿不拿出来...”面对这个暴跳如雷的痞子,我毫不畏惧地义正辞严的答道∶“就不拿,我认得你的,我会告你的。”话刚说完,他愣了一下才停下来,不敢再踢了。此时,在场的另外几个警察就冲过来抢走我的手袋,从里面翻出了我的身份证等东西拿去复印,然後在没有任何解释下又扣留了我两个多小时,最後才遣返回香港。

这次接同修的过程,使邪恶的言行曝光于世人,这本身也体现出了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无比慈悲,以及同修们的共同声援。在此也感谢香港的有正义良知的记者朋友们,把邪恶充分曝光,让世人更了解真象。衷心希望他们能够有缘得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