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一家温饱千家怨

写给长春黑嘴子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


【明慧网2001年1月8日】 一年多了。黑嘴子中个别人对“转化”学员还在“乐此不疲”,还在用着各种残忍的非人手段折磨着这些从未伤害过别人的好人。尽管你们背地里的行径甚至不为其他管教、学员所知;尽管你们找出一套套歪理妄图掩饰开脱自己的罪责。然而纸里包不住火,高墙永远锁不住正义的声音,伪善也掩盖不了你们对好人犯下的罪恶 。 每一个出来的人,不论是学员、犯人都是你们罪恶的见证人与控诉者。

恶毒的转化使你们有了“成绩”、出了风头。 然而,你们可曾想过,世纪之交,当万家灯火欢庆新年时,面对餐桌上的空位,面对嚷着要爸爸要妈妈的孩子,一个个家属心里是一种什么感受? 当看到出来的人身上的伤痕和麻木的神情,他们心里又是什么滋味!

是邪恶势力造成了这一切,而你们在助长和维护这一切,你们在扮演着邪恶中的一员。

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不只是因为他们善良,更因为他们正义。即使是国家逼他们做坏事,他们也敢于抵制-- 你可以杀了我,但你不能利用我。而你们,则为了一口饭、一张警皮不惜把千家万户推入痛苦的深渊,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你们诱逼学员转化时的论调,恰恰是你们自己可怜境界的真实写照--“要顾家、顾自己”。 这种论调人们听着不觉得耳熟吗? 当年抗日时,那些叛徒、汉奸用以自欺欺人的不也正是这种论调吗?文革时,那些懦夫不也就是抱着这种论调去编造假材料,靠出卖朋友、亲人来开脱自己的吗? 你们把让学员说假话、揭批别人叫作解脱,这和当年的造反派有什么区别?你们把学员在老师被诬陷、同修被打死时的仗义上访说成是闹事,这和那些流氓抢钱、耍流氓时,叫嚣着让挺身而出的人“少管闲事”又有什么区别 ? 离开了正义的“善”最多不过是伪善。

别拿法律来给自己抹粉,法律在你们心里值几个钱?今天一个昏官说功法不好,你们就说那是法律定的;明天要是国家说不炼功是犯法,你们又会如何呢?会觉得你们现在做得对而去向国家反映、去上访吗?你们没那个胆子!你们会马上180度大转弯,对不炼功的人强行转化去了,说不定也要来个百分之百,好立功受奖。 你们只知道“顾家、顾自己”,至于什么顾原则、顾国家、顾社会、顾良心,却统统“顾不上”了。

法律是有原则的,而你们没有。你们有的只是趋炎附势,随风倒,官儿大就是法。这样的人,还奢谈什么人格、法律、善恶、对错。 反过来看,这样的人,又有谁能瞧得起? 即使是那些装模作样表扬你们的人,对你们除了利用之外又有什么?对他们来说,你们和训熟了的警犬有什么两样?!

老百姓常说,公安司法部门中的某些人是活得最奴性的。别说有反抗精神,连分清是非都难,上头说啥就是啥。与其说是人民警察,倒不如说是大官儿的家丁。 从法轮功这件事,我们痛切地看到了这一点。可难道你们的心,就真的愚昧麻木到了善恶不分的程度了吗 ?

一年的时间足以让人明白很多事情:

不是有人说文革十年来一次吗? 今天对法轮功的运动就是文革的变种。 当年的浩劫,作为老百姓人人都有责任。正是那一代人的怯懦盲从,才铸成了十年害人害己的沉痛灾难,并且在新世纪来临时,又一次“旧病复发”。 而今天,如果我们还拿不出抵制错误的勇气来,同样的灾难还会在数年后再变个模样,落在下一代人身上。

真正有责任感的人,不能再让自己的后代生活在愚昧麻木的空气中,不能让自己的后代没有未来。

停止迫害!为别人也为你自己的未来。官大并不代表真理,任何阻挡历史前进的人,都会在历史的巨轮下身败名裂,粉身碎骨。

新千年里,中华大地也决不会再容忍邪恶的扩散与猖獗。这里我们正告那几个仍在发自内心做恶的人,再不知悔改,我们将把你的劣迹向你身边每一个认识你的人(包括每一个认识你家人的人)公开,让社会道德的法庭来公裁。

大法弟子,言出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