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团河“转化学习班”的经历与体会


明慧网2001年1月9日】2001年1月3日一早,我被单位和家人送到北京团河某干警培训中心,即被限制自由强制加入工委设立的法轮功修炼者转化学习班,强迫每天与新安女子劳教所的所谓被转化者座谈进行转化。

到达团河后,一进被分配房间,看到单位还有人陪住即明白已被强制进入转化学习班。此时陆续还有其他单位的功友到来。虽然以前对此种境遇有过心理准备,没料到马上就到了眼前,我明白大法弟子是决不能配合这种邪恶行为的,但当时认识还不是十分明确,同时对它们采取何种转化方式还不清楚,就抱着先观望的态度观察一下再说。这时我认识的一个功友徐阿姨也被带了过来,她坚决不进房间并说:“我们没有错,不参加这个学习班。”陪同来的人员在房外拉扯也不进门。这时我猛然警醒,这不是师父在点醒我吗?“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地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分,阻碍了他们正法。”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能以这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来配合这种邪恶的行为呢?

于是我立即声明:“决不参加这个学习班,决不配合这种邪恶的形式。”在被他们强行拽回后,我告诉他们,“从现在开始绝食,直到离开这个学习班。”

下午,我被他们拖上车去往新安女子劳教所。该所距离团河培训中心大约15分钟汽车路程,原是天堂河劳教所的一个大队,后改名为新安女子劳教所,共有五个大队,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赵明目前正被关押在该所的少教队。

我是当天最后进入这个礼堂的,里面摆了十来张小桌子,四周是座椅,每个新到的功友周围都有身穿劳教服装的四五个被转化者在进行邪恶的劝说,她们是被挑出来做这个工作的。我一坐下,就有几个被转化者在管教人员的吩咐下坐到我身边来谈话。开始我对她们的本质还不清楚,认为她们中肯定有人是受政府和管教人员的蒙蔽,一时糊涂作出了错误的决定。于是我问了问她们的情况并受这种谈话的诱引来和她们争辩。我发现她们都是在用师父书中的原话加上她们自己的邪悟来劝说我。邪悟师父的讲法,邪悟师父的经文,并恶毒攻击大法。我直截了当地问她们:“你们现在对师父是什么态度?”她们不敢回答。于是我明白了,这是她们自己早就做出的选择。我严正地告诉她们:“你们不配和我谈话。”从此一言不发。

后面她们所谈的更加证实了我的判断。她们自己十分清楚在转化中假经文所起的关键作用,而且她们十分清楚那是假经文,但她们反过来仍然用现在编造的假经文和谣言用于转化学员,并且进一步不断恶毒攻击师父、攻击大法。

正如师父在《窒息邪恶》中所讲:“所谓被转化的人,历史上就是这样被安排迫害法的。不论他过去被抓被打表现得如何好,都是为了他今天跳出来迫害法、迷惑学员做准备的。”这时我更加明白了,这里决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待的地方,也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会把它们关在这些地方。“这也是我有意叫它们暴露出来,叫大家认清他们,从弟子中清除这些隐藏的毒瘤。”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这时我更加坚定了,我十分清醒地看着周围几个小丑围着我又说又叫,而我一言不发。无论她们在劝说中怎样抓住我的我能意识到的执著心引诱我谈话、攻击我,我始终内心平静,不为所动。她们看到我这样,管教也过来说:“你认为她们说的不对,你和她们争论,把你的观点拿出来,给她们‘弘法’,说服她们,但是你不能不说话呀。”我意识到,正是这种一言不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正中它们的要害,令它们害怕,令它们没有办法。它们正是要引诱我们讲话,利用我们所存在的执著心及对法认识的不足来打击我们,动摇我们的正念,使我们处于魔难之中。如果我们能够坚定正信正念,在法上提高认识,面对自己的执著,放下它,那就能做到坦然不动。

每天早上八点到晚上九、十点钟,它们轮番上阵,看到我不为所动也很泄气。第二天上午我已决定一定要离开这个转化班,并观察好地形、公路、方位等。由于住的是平房,带有卫生间,并有两个单位的同事陪住,寸步不离左右,计划在夜间利用上卫生间的时候锁住卫生间的门,蹬上暖气由卫生间的小窗户逃走,后院是个工地,翻过围墙向西4公里就可到达公路。这计划万无一失,如果被发现也要到第二天早上。

当天晚上回到房间时,却发现卫生间的门已被摘掉,已无可遮挡监视者的视线,而陪住的床头正好能看到卫生间的窗户,一旦被发现,很可能就走不了。我是用绝食来抗争到底还是决定在夜里跳窗逃走,正犹豫间,猛然明白,这不是在考验我的决心吗?师父讲过:只要你横下一条心,就没有做不到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凌晨四点,我静静地起床、穿衣,走到卫生间,蹬上暖气打开窗户。心里咚咚直跳,但没发出声响翻了出去,虽然落地时声响很大,但我已顾不了许多,穿过工地,翻过围墙(路线都是我白天观察好了的),向西奔去。一个小时后,当我坐在出租车里,虽然已经两天没吃没喝了,但我的内心即高兴又平静,因为我知道,我已经过了一关。

补记:

从这两天所谓被转化者的言谈中我知道,她们不仅在做转化学习班上的功友的转化工作,同时还去其他劳教所等地去做其他大法学员、弟子的转化工作。而且我也看到听到一些功友们在同她们辩论,我想一旦这样做,就会持续很长时间。我想,首先被关押的功友们面对的是跳出来迫害法、迷惑学员的毒瘤,决不是心存善念被蒙蔽的世人,那么当我们听到它们不好的言论、邪恶的言论而起来和它们辩解、争论,那么是不是我们没有认清它们的本质,而且还起了人的执著心呢?

其次,当功友们面对这种“转化”的魔难时,我个人认为是不是也需要我们转变对形式的认识和提高在法上的认识呢?在没遇到”转化“之前,我们所面对的大部份是常人,是受蒙蔽的常人,我们以一个大法弟子在人间的磊落行为已经在证实着大法。但是现在,被关押的功友们除了面对常人以外还直接面对着邪恶。当我们面对这些历史上就安排好了跳出来迫害法的毒瘤,我们神的一面,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

我知道,它们有时会以要我们真善忍为由针对我们在法上认识的不足,并以此要求我们配合它们的邪恶行为与形式。然而师父讲:“真、善、忍是法!”(《忍无可忍》),那么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善决不是以人的善心来纵容邪恶,忍也不是“自然”忍受邪恶强加给我们的一切。它们是用转化我们来迫害法,如果我们提高在法上的认识,我们就能清醒地看清它们所为的一切,那么“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

以上是我在过关和修炼中的经历和体会,供大家参考。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