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得到了真正的幸福


【明慧网2001年10月10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97年立秋那天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是一个贪图名利的人,生活的坎坷、苦闷使身体越来越不好。不知道人活着的目的,人人都是从生到死,好像都是一样的。为了钱而努力工作,为了这个利益可以违心地在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我在其中随波逐流。我是学美术专业的,一心想干我的本行,可是命运安排我一头扎进酒店做了一名服务员。我接触到社会各个阶层、形形色色的人,我知道现在人心不古,包括我自己在内。渐渐地我养成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自私观念,只要自己的利益不受伤害根本就不考虑别人。当时酒店管理严格,对于自由散漫惯了的我,这些规章制度显得非常苛刻,尤其是在顾客的无理刁难下,同事间的勾心斗角时,精神的重重压力使我想早日调出这个是非之地。每天下班后,就象从战场上下来筋疲力尽──与人打交道太难了!想离开单位的决心一天天加重,可是又没有合适的单位。心里的痛苦抑郁、精神的重负无人能理解,身体总觉得不舒服,日渐消瘦。去医院也检查不出来哪有病,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被煎熬着,渐渐有了精神衰弱,还经常做噩梦、看到恐怖的景象,用了许多偏方也不管用。

单位有一同事修大法后向我洪法,告诉我她自己身心受益的情况和大法的法理,我听后感到很神奇,从来没有听过,也很愿意听。她告诉我,修炼后有老师保护,做噩梦或遇到危险时就喊老师的名字。我记住了她的话,后来我做噩梦,一个可怕的面孔向我冲来,恐怖极了。我下意识地喊了老师的名字,那个可怕的面孔立刻灰飞烟灭,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做噩梦了,而且睡得香,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我知道我生命掉到了很低的层次,所以看到可怕景象。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净化我身心,给了我一个崭新的生命。是师父指给了我一条光明的回家的路,使我懂得了人来在世上的意义是返本归真,知道了我命运的坎坷、多灾多难、病痛都来源于在以前做了坏事造成的业力,遭罪就是在还业,还清了才能返回去,返回到先天最美好、最纯净的自我。“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转法轮》第4页)明白了法理后我时时用“真善忍”衡量自己、要求自己,不再为得不到的利益苦苦执著,身心压力也减少了,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同事们说我变了,问我有什么喜事天天乐呵呵的,有时顾客见了我就对我笑,我很奇怪。周围的环境不知不觉地发生着很微妙的变化,紧张的环境变得那么祥和,我心里安静平稳,不再为工作发愁。“无所求而自得”,98年我调出酒店,找到了一份比较合适的工作。我爱人得法后,戒掉了我最头疼的烟、酒,由于各方面的精神压力,他养成了嗜酒的恶习,最多能喝一瓶多。有一次喝得吐黑水。他自己知道不好,可就是戒不掉。体质差,一年总是发一两次烧。得法后身体健康了,夫妻关系也融洽了,大法使我得到了真正的幸福!

然而99年7月20日江泽民利用国家舆论工具,肆意对大法、大法创始人诽谤、歪曲报导,各地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数万大法弟子本着对国家的信任,对社会负责,来到国家信访办讲清受益于大法的真实情况。7月21日我和我爱人来到北京,看到府右街附近马路两边警察林立,五步一岗,路口警察更多。他们随意拦住行人,搜查行人的包。我看到马路对面有一彪悍的女警将一高个女大法弟子的胳膊反拧着走过来。大法弟子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就这样对待我……”女警慌忙捂住大法弟子的嘴。这时我身边的便衣冲我们喊:“你们干什么的,还不赶紧走,快走!”当时我被惊呆了——大法弟子没有违反国家任何法律,这样无故抓人哪里还有王法!我被同修的勇敢、无畏震撼了,泪水模糊了视线。在回家的火车上,新闻联播诬陷法轮功为非法组织要取缔,我的心更是万分沉重。一个堂堂的国家宣传机构怎么能这样肆意撒谎,弄一些前后自相矛盾、可笑的谎言颠倒黑白、混淆视听。

2000年7月2日,我来到北京,想向政府讲清真相、证实大法。但是信访办成了“抓人办”,还没到信访办的里面就得被抓起来。我们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横幅,表达我们的心声,就被警察抓到了警车上。在警车上,一个警察用布鞋鞋底抽打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的脸,老人一声不吭,威严地坐在那里,看着打人的警察,一动不动。那个恶警象个小丑气得蹦来跳去。这时,又一位大法弟子被扔上车,几个恶警纷纷对他拳打脚踢,他们简直没有一点人性。在天安门派出所,我拒绝报姓名、地址,警察把我关到外面长长的过道里。那里已经有很多被抓的大法弟子,我们齐声背诵老师的经文、《洪吟》,炼功。下午长长的过道挤满了大法弟子,他们想要把我们分散走。我们不配合邪恶的迫害,手挽手不让他们带走。恶警们穷凶恶极,手挚警棍前后夹击疯狂殴打大法弟子,我被这一幕震惊了,同修被打倒在地,他们用电棍打,用脚踢、踩、跺。许多大法弟子被打出血、被打伤、衣服被撕破,这是令人永久难忘的惨烈一幕!人民警察殴打赤手空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我们高喊“不许打人!不许打人!”喊声响彻天地。我们被打散了,我也被打了一警棍。外面的大门开着,远远的行人在驻足观看,派出所附近楼房的窗户开着,一双双眼睛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这里的人民会见证邪恶打压善良的这一切!

我被拉到崇文区看守所,被这里警察的伪善欺骗,随身带的钱和手表被警察私吞。在驻京办一沧州口音的高个警察没收了我身上仅有的IC卡和我的《转法轮》,并把我铐在外面木柱子上。傍晚蚊子很多,我的两臂被咬出了一层疙瘩,又痒又疼。晚上10点单位来车把我们拉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我又被非法监视居住,并被非法抄家。他们将法轮图片、师父法像抢走,当时我爱人在家休息,派出所片警问我爱人“炼不炼功”,他说“炼”,就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十几天,勒索家人2000元才放人。2000年7月21日我被派出所关进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2000年8月4日我回到家,办事处向我勒索钱财,我拒交。我给单位领导打电话,单位无故中止了我的劳动合同,我被单位无理开除。从此后我们的生活失去了安宁,居委会、办事处三天两头无故敲门、打电话骚扰,并派专人监视我们。派出所片警还到家威胁我们,不让我们去北京。严重侵犯了我们的人权。

2000年12月7日,我们再一次站到了天安门广场打出了“真善忍”横幅,遭到广场警察殴打,晚上把我们押到了门头沟看守所,六七个警察问我一个人。我当时心态很好,向他们洪法,给他们讲我受益大法的情况,告诉他们不要助纣为虐,人都是有思想、有头脑的,不要任人摆布做坏事。他们中有些人默默地听着,并不多说话,但其中有一高个警察坐立不安,不断在我面前走来走去,就想问出我的姓名、地址。我不回答他,他就出言不逊,骂老师、骂大法。我劝阻他:珍视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因为自己的一个错念害了自己,并告诉他这样会遭恶报。我越劝他越骂,我就不再理他了。过一会儿他打水回来小声跟其他警察说:“刚才打水时腰好像折了一样,痛得要命,从来没有过。”那个警察立刻大声说:“刚才法轮功给你说什么了?(谁让)你不听。”其他警察都笑他,没想到他不知悔改又骂起来。我感到很痛心:江泽民的恶毒谎言蒙蔽了多少人,这些警察在助纣为虐,但实质上是在害自己。“善恶有报”是天理,绝不是儿戏!后来又进来一个眼睛红红的穿便衣的小个子警察,他们让我签字,我拒绝。小个子警察就开始打我耳光,我没有动心,他就把我从座位上拉下来,用脚踹我。屋里的警察默不作声。打人警察还气地大叫:“XXX,打得我手疼。”在屋外我还看到那个小个子警察又在其它屋用皮鞋打大法弟子的头,他太邪恶,也太可悲了。

在看守所,我绝食绝水7天要求无条件释放,他们欺骗的手段我没上当,最后我被无罪释放。回家后,我才知道我爱人被抓后遭石景山警察毒打,走路一瘸一拐。被押回当地后,派出所又非法抄家,没有任何收获,把我爱人关到第一看守所,他身上的500多元钱被派出所抢走,后又被非法劳教2年,现关押在劳教所一大队。他们不让炼功的家人去探视。为了达到洗脑的目的,酷刑折磨,几天几夜不让我爱人睡觉,手段极其邪恶、下流。

2001年7月28日,我在父母家给他们讲真相时,派出所副所长(成立新区后我的住所归另一个派出所管辖)来到我家,他用伪善的言论欺骗了我父母,他们拿出上面没有一个字的传唤证叫我签字,我拒绝。他们就强行把我铐起来,拉到派出所,后又非法抄家,抢走了一台价值2000多元的VCD,我的父亲写了看管我的保证。我不能再听任邪恶对我的迫害了,我走出了家门,流离失所。

我把真实的经历写出来,只有一个愿望:希望人们能明辨是非、识别善恶、支持正义,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法轮大法自92年洪传至今,受到了世界上40多个国家地区,不同种族人民的喜爱,600多个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俄罗斯、日本,包括中国各级政府及民间对法轮大法的褒奖,真实地反映了善良的人们对法轮大法的赞誉。特别是自99年当权小人江泽民对法轮功迫害以后,海外对法轮大法的褒奖日益增多。越来越多了解法轮功的人民、各级政府坚定地站在了维护正义的立场上,反对江氏政府的邪恶。法轮大法告诉世人如何做一个好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以至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的道理,学者都是自愿的,想学就学,不学就走,没有规章制度,只有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去做(只炼动作不修心性不是修炼者)初期就能达到净化身体的目的。我们的师父在正法,在救度一切世人与众生。“整个宇宙不管它有多庞大,都是宇宙的这个法所造就的,每一层生命都符合著每一层宇宙的法理,一切最根本物质的本源,都是这个法给造就的。一个生命反对这个造就宇宙一切生命的法,那你上哪去呢?那不就是淘汰吗?”(《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那么反对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他们还能在大法造就的宇宙环境中生存吗?他面临的就是可怕地被彻底销毁,那地狱不只是十八层,那层层被灭尽的永无止境的痛苦真是不可想象的,真到那时悔已晚矣!人都有做人的标准和人类的行为准则,人应该堂堂正正、善良地活着,应该分清正邪,惩恶扬善。如果人人都不去坚持真理,人间还会有正义可言吗?人人都为了保全自己苟且偷生,那么将来的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呢?!

世人,清醒吧!“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在迫害的两年多来,邪恶的江泽民利用谎言、欺骗、关押、强制洗脑迫害大法弟子,采用最恶毒、最流氓的手段对大法弟子酷刑折磨。至今已有280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就连8个月大的婴儿也不放过,手段令人发指!被国际特赦组织评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不允许公民信仰自由,使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管人能管得了心吗?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法轮大法在被迫害、被镇压中仍然展现给世人不屈不挠、坚毅、和平和善良,感动了善良的人们。2001年8月28日国际人权组织联盟决议谴责江泽民政府这种极端残忍的迫害,并呼吁采取确实行动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邪不胜正,法正人间的时刻指日可待。谤佛、谤天法者也会被历史象秋风扫落叶一样淘汰。

“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们面前。”(《再论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