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法使我战胜洗脑班的邪恶


【明慧网2001年10月10日】9月的一天下午,我家的门又急促地噹噹响了起来,外边的人喊着“开门,跟我们去学习班!”我说:“我不给开,你也别想使我屈服!”过一会儿他们走了(在门外守着),我识破了他们的阴谋,放下手里的活,立掌除恶。这时我姐姐来了,她不知道外面停的是公安的车,说我们走吧不能再叫他们无故抓走,当我们刚一出门,一男一女(派出所办事处)立即把我摔倒在地上,我的腿也划破了,我姐姐见状就和他们争执起来。我高喊,你们三番五次的抄家、拘留、无故砸坏我家窗户、玻璃、晚上又数次的来骚扰我,工作没了,生活全靠别人接济,只因我修炼大法同化“真,善,忍”,做好人,你们要把我转化到哪去?!我告诉你们:我只有一把骨头和一个信念,就是坚信我师,坚信大法。他们无言以对,这时围观的群众已经很多,其中有人说,“你们不去抓坏人,打砸抢杀人放火的不去管,没钱了就抓炼法轮功的!”因为人们知道只要进洗脑班他们就要被强迫交3000元。之后他们七、八个人把我强行带到派出所,我继续盘腿立掌,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他们见状强行给我带上手铐,并把我推倒在地,就这样我被强行带到了洗脑班。

到了洗脑班,所谓的工作人员接待了我,显得非常伪善。但我心里很清楚,这是邪恶势力的又一阴谋,我丝毫不能让它钻空子。师父说:“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正法与修炼》)“既然旧的恶势力非要给我们清除它们的机会,那就好好利用它。历史上没有过,也算是难得。”于是我先向他们洪法,讲我身体的变化,思想的净化以及道德的升华,并列举事实。我问他们常人中的好人谁能做到?做不到,而大法弟子做到了。这是有目共睹的,你们不要听信江贼的谎言,受它的蒙蔽,它是让你们犯天罪,自焚事件是江泽民和罗干一夥导演的。我说:“假如我死在这儿,那就是你们迫害死的”。这时陆续进来七、八个不法人员,假惺惺地说:“喝点水,想吃什么给你做点儿?”我说:“我不吃也不喝,不是我不饿,也不是我不渴,是因为你们这里太脏”。顿时他们魔性大发,原形毕露,破口大骂,并把我从床上拉到地上。

他们就踢我,用鞋捂我的嘴也无济于事,后来灰溜溜的都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想起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得回去继续做大法的工作。我心里求师父帮忙。第二天早晨一起来,我觉得身体不舒服头晕、恶心、气短、发烧、我知道这是师父又再帮我冲出魔窟。陪住的人员叫来了大夫检查询问之后,大夫拿来一些药,并建议我到医院。当时我拒绝了打针,吃药。并告诉它们我在家不难受,这是你们迫害的,千万别碰我,一动我就上不来气,它们想尽了办法,让我吃点东西或吃药,最后炼功也行,我坚决不配合,它们说破了嘴皮我也不睁眼,一动不动,时时都在念师父的口诀。面对此状,它们败退了,只好决定让我回家(也就是一天的时间)。

同修们,你若遇到此难一定要从法的基点看待问题,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我们是金刚不动的神,坚不可摧,切用正念闯关,清除邪恶。

威德

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