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退休老教师为躲避洗脑班被迫流浪


【明慧网2001年10月10日】我是一位退了休的教师,因为躲避洗脑班的迫害流浪在外。那些公安不但悬赏8000元抓我,还停发了我的工资。工资劳保是我一生在教育战线上奋斗了34年的血汗钱,为什么停发?只因为我炼了“法轮功”。难道我们做好人、信仰的权利都没有吗?我母亲八十八岁了,很想我、非常担心,每天晚上以泪洗面。当我的亲属问为什么要抓好人、一点污点都没有的人时,他们说上面有精神。上面有什么精神就抓好人?坏人谁抓?这不是颠倒黑白吗?

修炼前,由于多年劳累,积劳成疾,我有各种慢性病十多种,每年花费国家的医药费很多。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始学炼“法轮功”,并爱不释手地看《转法轮》等书。由于不断的炼功和看书修心,半个月后身上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了。太神了!以前上三层楼都气喘吁吁,现在上多高都不费劲、一身轻,走路生风。所以对“法轮功”坚信不移,因为我受益了。这么好的功法让更多的人学炼都受益该多好啊!

修炼必须修心。我不断地炼功、学法,明了了“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而是修炼。李老师也不是一般的气功师,他是度人的,正法来了。李老师的大法直指人心,他教会我们必须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修炼,并指出:符合宇宙特性的人就是好人,背离宇宙特性的人就是坏人,同化宇宙特性的人就是得道者。这是至理名言。这部大法的问世,为真正的修炼者往高层次上修炼指明了一条光明大道,他对人类社会的进步,对社会的精神文明建设、对社会的稳定等等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我今生有幸能成为李老师的弟子感到无比殊荣、自豪。可是99年政府却不让我们炼了。我想政府是不了解情况,为了要求政府让我们老百姓炼“法轮功”,我就去北京上访,用宪法赋予人民依法上访的权利、向政府与世人揭露谎言,讲清真相。然而当权者无视事实,无视民心,非但不予理睬,反而愈加疯狂,公然践踏《宪法》与法律,剥夺人民讲真话,做好人的基本权利,对和平理性的上访群众进行血腥镇压和肆意屠杀。连我这60来岁的老太太也被抓,带上手铐送进劳教所,判了一年半。在劳教所高压下,我神志不清时受蒙蔽写了保证书等违背自己良心的话。有一段时间由于我有执著、怕心、认识不清,做了一些对大法有损失的事,比如也去给别人洗脑,还印了很多所谓转化资料。后来猛醒,我明白了,接受洗脑是不对的。

出来后,我认识到接受洗脑和给邪恶写保证都是不对的。我应该坚信大法,坚定我崇高的信仰,坚定不移跟师父走到底,一修到底。在此我声明:我印的所有转化资料和转化别人的话全部收回一律作废,所有写过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等都不是我真心写的是不情愿的、是在高压下神志不清时所为,宣布一律作废。

宏伟区政法委、公安处、街道办事处等开始办转化班,让所有炼过“法轮功”的学员都得转化。一期班5天,如不转化继续跟二期班人转化,一直到转化为止。直接做这项工作的出政法委李XX(书记)就是公安处政保科李向辉(大队长),他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很凶、大声训斥、并骂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

明理之后,我不再去转化班。他们派便衣天天监视跟踪,有一次我回娘家探望母亲,上车时有一个便衣监视,到辽阳换车时又一个便衣跟踪监视。

2001年5月26日那天,我去妈家探望,他们打电话第三天就来车抓捕我。为了摆脱他们疯狂的镇压我离家出走、流离失所,靠功友资助维持生活现已4个月了,使我有家不能回。我炼法轮功后作了很多好事,如向希望工程捐款、资助学生、向灾区捐款,可是你做得再好,你是炼法轮功的就不行,就抓你就判刑,要说不炼了才不抓。

在我出走之后,他们逼我老伴带路到各亲属家找我,有时坐到很晚才走,影响亲属休息。找不到我又多次到家里去找。非法闯入民宅,牵连我家属,扰乱正常生活,孩子吓得直哭,晚上睡不好觉。

我母亲八十八岁很想我、非常担心,每天晚上以泪洗面,不得安宁。对法轮功的迫害真是株连九族啊!

当我的亲属问为什么要抓好人、一点污点都没有的人,他们说上面有精神。上面有什么精神就抓好人?坏人谁抓?这不是颠倒黑白吗?颠倒是非吗?谁无父母、兄弟、妻儿,还有良知没有?人民的卫士是保护好人的、匡扶正义的,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为了名利,就失去了做人的根本?我慈悲救他们,他们却变本加厉用8000元赏金抓捕我。

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管谁坐了多少坏事都要偿还的。我奉劝那些昧良心的公安赶快悬崖勒马、洗心革面、赎罪补过,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保护一个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一个大法弟子罪恶滔天。

他们抓不著我就停发我的工资,这又不知是哪的精神?工资劳保是我一生在教育战线上奋斗了34年的血汗钱,为什么停发?只因为我炼了“法轮功”,难道我们做好人、信仰的权利都没有吗?

但这也吓不倒我修大法的决心,并坚如金刚。我发出肺腑之言是: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为了宇宙大法、为了宇宙、为了真理,我可以舍弃一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