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和修炼自己


【明慧网2001年10月10日】我在2001年4月得法,由于工作上的关系,时间可自由运用,在多读法、多看书上,我一直都很努力的实践。我是自修自学的,读法之余,有空就炼功,所学的功法完全是由录像光碟上自修的。“真修大法的,看书一样会有同样状态出现,同样得到应该得到的一切。”《转法轮》

由于我的个性急,做事不爱绕弯路,对我在讲清真象时遇上一个关,迟迟无法冲破,一直到今天,师父慈悲,从旁指点,才让我看到自己的执著是如此的大,今天把它说出来,也希望能给同修们作参考,避免走弯路。

我在得法不久,知道要讲清真象,自己也从网路上下载资料,制作光碟资料片,并复印大法简介与真象资料,只要遇到自己熟识的人,就一定趋前洪法与讲清真象。有一次与茶行老板洪法时,因为她本人有皈依佛教净土法门,所以我在讲清真象时,她提出一些问题,我依照大法给她回答,她也很能理解,同时也愿意了解大法,就在我感到一个生命获救的同时,心中忽然升起莫名的欢喜心,未能明察,给魔利用了。“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

这时来了一位她的朋友,此人自称是修禅宗法门的,我由于欢喜心加上显示心一起,直接用了大法中讲禅宗只传六代与其法理早已不存在了,但是却不知道这样做,已经把一个可救度的生命推向大法的对立面,更没有做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师父新经文──理性》,同时也给自己讲清真象带来不必要的干扰。她立刻就说:『翻遍大藏经,也没有讲禅宗只传六代之说。』当时,我学法不深,仍有疑心,又起了人的怕心,因为她讲:『谁说的谁造业。』旧宗教造口业的怕心又不自觉的充荡在我的周遭,使我不自觉猛打冷颤。此时由于神的一面觉醒,在心中发起强大的正念,并理智的告诉她:『这是大法中所提到的,我个人没有这么大的威德能说这些法,同时我也必须为个人的有漏,态度上的不佳向你致歉。』并向她说明我是个修炼人,各种心都有,仍有不足之处请她见谅,不希望由于自己的不足对大法造成损失,尽可能减少对大法的负面伤害。

这件事对我造成的执著还真不小,每当我读到“其祖达摩自说只有六代之法,后无可传。”《精进要旨──何为空》,总是在心中疑心不去,同时那一幕反覆在心中翻荡,发正念也无法去除而只能抑制。直到2001年10月初,我想老是如此也不行,于是上网查资料,终于找到禅宗二十八祖菩提达摩的偈『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华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又看了禅宗的传承表,一下就明白了,只觉得自己的执著心消除了,当再读到有关大法对禅宗的段落时,只觉得那位禅门中人对自己法门的认识不清,很为她惋惜,同时也为自己庆幸,有缘能得此大法。

以上是个人在修炼路上的一些体悟,希望各位同修能给予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