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我们一定会圆满随师还!

澳洲正法行体悟


【明慧网2001年10月11日】这次有幸参加澳洲法会,当时在布里斯本的正法活动中还没有什么强烈体会。但是在回程的旅途上,几天来一幕幕正法的情景像画又像诗一般浮现在我面前!我明白了,这次的澳洲正法行将是我生命中永远都不会磨灭的一次经历。布里斯本那边的人们真是太善良了。我们真的把希望与未来带给了他们,所有善良的人们都应该得度。

这次的布里斯本正法行程中,最令我难忘的是游行和正法图片展。第一天,在几百名大法弟子的游行中,队伍长而肃穆。在记者会上,由雪梨步行来的弟子们个个面容平和又神圣,他们的体会平实而又感人。而我个人在这庄严肃穆的神圣游行中,本应是正念强大的,但身在其中却杂念丛生,本应是意义重大的正法活动,却比之我在台湾SOS步行时的正念差之千里,总觉得好像路人怎么都不太看我们,也不太理解我们?后来晚上回去和同修交流,发现大家都觉得很好,那么为何唯独我会有不同的感受?向内找一找,仔细挖根后,发现了自己那隐蔽很深的求名之心,因为自己觉得游行很神圣,难得参与,故而起了一颗心,想在游行中拿个显眼的横幅,走在前面拿给大家看。看似为大法,实际上这是一颗为名的有求之心阿。“名是不能圆满的强大阻碍”,我悟到了不能再这样下去,我来澳洲是来正法的,绝不能被我的执著心带动而有任何影响,我要在正法中去掉这些执著。

隔天,我们要做正法图片展,我有幸拿到师父的法像,这时我心里默默地想著:“师父,弟子今次一定会做好!”站在日正当中的太阳下,路上没几位行人,此时耳边听到一些同修说:“也没人看,有些累了。”开始动来动去等等,我的心也渐渐随着环境浮动了起来,仿佛真有些累了。就在此时,无意中低头看到师父法像那庄严慈悲的面容,立刻浑身一震,一阵热流通过全身,我知道了,另外空间中修好的我正轰轰烈烈地做着正法的事情呢!助师世间行,这边的我又怎能说累?又怎能不严肃呢?凭着这强大的正念,整个下午的弘法、正法活动都不再有疲劳的感觉。在这过程中,我们由原本没什么人的场地转移到市政府中心的路上时,路人皆在注意着我们,更多的路人帮我们加油,鸣喇叭以示支持,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位黑人小女孩一面从我们身旁走过一面指着我们手上的图片直说:“这真好!(This is good)”。确实,修得多高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否能时刻保持正念,让自己配得上大法弟子的这个称号。

这次澳洲行使我在修炼中还多了一个意外收获──就是我可以用英文向外国人弘法与讲清真相了!虽说仍只能以简单的英文沟通,但我确实迈出一大步。台湾的英文教育使我一直也停在只会看不会说。一直以来也办不到的事情,在这次的正法中我做到了!那么身为高知识分子,我当然有义务要能以英文和外国人弘法与讲清真相。这个念头一出,马上拿起身边的英文简介温习一番,接下去的第二天我就立刻开始行动。然而,真等到面对外国人时,怕心又不自觉的反应出来:“我到底行不行?这样会不会丢脸?”我又怯步了。而这时我脑中想到:“你喜欢别人说你好,你喜欢别人表扬你、夸你、尊敬你,任何有损于你形象的事你都怕。这你还怎么配得上正法弟子的称号呀?”牙一咬,走了上去,出乎意料之外,效果挺好,外国人们都很能接受,并不会听不懂我的表达。之前觉得外国人说话快又难懂,现在竟然可以了解他们想表达的意思了。之后两天我已经可以和他们沟通了,无怪乎一位北美同修说他觉得修了大法后自己是万能的,这让我再一次体认到正念的重要。

最后法会结束,在回程的路上反复看了多次师父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对此,又有了一种全然不同的感受。经过这次国外正法我对“师父几乎为你们承担了历史上的一切”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了解,还有为何师父会说:“正法弟子不能走过正法时期是没有下一次修炼机会的。”更体悟到为何师父会让我们:“今天在个人修炼中几乎没吃什么苦,而你们生生世世造下的天大的罪业也没叫你们自己承受,同时以最快的方式给你们提高着层次,保留你们过去好的一切,而每一层次中又给你们补充更好的,修炼中一直都给与你们每一境界中最伟大的一切,圆满后将使你们回到你们最高境界的位置。”(《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因为我们是在遥远的史前甘冒天胆下来证实法、卫护法、助师世间行,我们的誓约感动了全宇宙的神。所以我们才会在几乎没有付出什么的情况下,却得到了那么多原本不该得到的一切,这是主佛的慈悲!

那么既然弟子们是身为一个在高层空间有果位的佛国世界的主,师父又怎么忍心让这本意是要下来助师世间行的大觉者,却反而迷在常人中毁了自己的果位呢?就在我体悟到的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师父为何要一等再等的原因了,我终于更加明白我现在身上被赋予的神圣使命了!

确实如师父所说:“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去掉最后的执著》)就因师父珍惜我们、珍惜众生,所以师父一等再等,不愿毁掉再造而选择了用自己的身体去承受全宇宙的难以换取宇宙众生的新生,想到这儿时,忍不住的热泪沾湿了脸庞。如果说我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如果还做不好,愿请求形神全灭!

依稀记得在澳洲法会结束时的《壮歌一曲天上来》中,旁白好像这么写道(不记得完整的旁白):主佛说:“下去之后,你们一定要再修回来啊!”我们说:“师父,我们一定会圆满随师还!”当时会场全部的大法弟子几乎皆是泪湿衣裳。最后恭录师父的诗《高处不胜寒》结束此文,希望同修们共同勇猛精进,圆满回升,以兑现自己的誓约,不负师父之苦心。

“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有言诉于谁?更寒在高处。”(《洪吟.高处不胜寒》)

这是我澳洲正法行的一点体悟,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