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炼习法轮功的自由(译文)

在中国政府禁止法轮功时,阿拉美达居民行使他们的自由

【明慧网2001年10月11日】加州湾区Contra Costa Times专职记者萨莎.塔尔卡特(Sasha Talcott)2001年10月9日撰文介绍阿拉美达(Alameda)市的法轮功学员。以下是该文的摘译:

一个身穿带兜帽的灰色汗衫的人一动不动的坐在林肯公园入口里面。在这个多雾阴沉的早晨,乾树叶在脚下被压碎的声音,伴随着二位脱掉了汗衫和裤子,扎入公园的寒冷水池的游泳者轻柔的打水声。

上午7点,另一人步行通过公园门,简短地向先前那人点点头,盘腿坐在她对面的毯子上。他们不发一言,沉浸在静静的打坐中。

这是阿拉美达规模小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小组在一个寒冷的星期三早晨孤独地炼习法轮功的场景。

在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使这个曾经火热的功法转入地下之际,阿拉美达的法轮功学员也从99年4月份的十人减少到仲夏时的二人。

每天早晨一位阿拉美达钢琴老师和她精于技术的儿子在一棵参天松树之下随着一台便携式录音机播放的平静的音乐,炼习法轮功的五套功法。

这对母子用一些小册子,新闻文章,甚至还有一个说明性的CD光盘,在争取这岛上众多的亚裔人来学习结合了打坐和柔缓动作运动的法轮功。

钢琴老师Betty.林这样描述一个要求炼习者保持每个姿势七分钟的功法:"它非常简单易学,但并不容易。它要求忍耐力。许多人不能保持每个姿势不动。"

当时间临近上午7:30,更多人来到林肯公园。一个戴白色面具遮住嘴的人在操作一台割草机,一群步行者牵着他们气喘吁吁的狗经过,没有注意到这二个沉默的人。

虽然阿拉美达有规模可观的亚裔人口,法轮功在这里没有获得它在中国那样的普遍支持。但是,林和她的儿子邹.马克继续在黎明前炼习功法,并通过在Encinal大道美容店举办免费讲座设法吸引其它阿拉美达居民。

在大多数日子里,只有邹和林早上6:30到公园来打坐。其它阿拉美达居民偶尔也会加入。有时来拜访他在阿拉美达的祖母的一名20岁的Humbolt加州州立大学白人学生也会加入。邹说:"这个功法不强迫任何人来学。但(炼了之后)你确实得说这很好,这对我和我家庭的健康很好。它将使我在工作中记忆力更好。"

国际冲击

尽管在这个公园法轮功是一个小规模而又悄悄然的功法,在中国法轮功却是一个极其政治化的问题。

上个月华盛顿邮报报导了中国(江泽民)政府用狠毒的酷刑压制法轮功。一些人认为法轮功对中国的共产政权是一个严重威胁。

与太极或瑜伽相似,法轮功结合了五套包括打坐在内的慢动作锻炼。学员说它深深地植根于气功这种古老的结合运动和呼吸的中国健身运动。

法轮功1992年由一名前粮食官员李洪志传出后在中国城镇和乡村,特别是在退休人员之中风行。他们被它促进健康的说法而吸引。

到1999年,法轮功在全世界吸引了数千万炼习者。但在天安门广场一次上万人的抗议后(译者注:此处指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信访办-中南海附近-的和平上访),中国将法轮功定为"XX"并加以禁止。

但每天早晨仍然在许多公园和大学集体炼功的湾区法轮功学员说,他们不会停止努力使人们关注他们所说的中国对人权的虐待。

阿拉美达市长Ralph Appezzato宣布2月的一个星期为该岛正式的“法轮功周”,并发布公告褒奖本岛的法轮功学员。

在旧金山,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安静地坐在中国使馆前面,抗议中国宣布法轮功非法的决定。林每星期二会加入他们的抗议。

在华盛顿的抗议

7月,林和另外12个湾区法轮功学员开车横越美国到华盛顿特区,与数千学员一起在国会大厦前游行,以引起对中国镇压法轮功的关注。

在沿途许多城市,法轮功学员车队举行了新闻招待会,以反驳中国(江泽民)政府关于法轮功是危险的说法。

一张7月11日科罗拉多,洛基山新闻的图片捕捉到一个场面:当早晨太阳升起时,林闭眼站立,胳膊举在头上,微笑着入静。

在从中国移居海外十多年以后,林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但她仍然会在有些词上停顿,费力地表达她的观点。但当话题转向法轮功,这位55岁的钢琴老师活跃起来,大声讲着话,并用双手做着手势。

林说:"这不是一个政治问题。你看,我们是美国人。我们有做一切事的自由。在中国,没有锻炼或阅读此书的自由。"

她描述了她8月份参加24小时绝食,抗议中国虐待法轮功学员的痛苦。紧接着她穿一件虹彩黄色衬衣,拿着"S.O.S"标牌与其它东湾法轮功学员一起走过横跨海湾的大桥到旧金山。

虽然学员起先以"法轮大法"称呼整个功法,以"法轮功"称呼其锻炼和打坐的炼习,这两个词在美国愈来愈变得可以互换了。

象其它气功一样,法轮功学员说打坐和锻炼带给他们全面的健康。

林相信法轮功缓解了她剧烈的溃疡痛,使她能更容易地弯曲她的膝盖,并使她经常的晕眩症状消失。在南岸中心Starbucks咖啡店外,林露齿一笑,弯下膝盖深深下蹲。这是几年来她的膝盖第一次足够强壮到可以支持这样的拉伸。

她说:"从我炼法轮功以来我一直健康。"

林和邹.马克

邹说当他开始炼法轮功后,他高中打篮球时的一处膝伤在一个月之内就消失了。

邹说他于旧金山加州州立大学一个学院就读时,反叛家庭,严重酗酒,满嘴脏话,成天为小事争斗。

他说:"这种消极情绪几乎毁了我。"

但当林说服了他尝试法轮功打坐后,邹说他立刻感到烦恼减少了。

他说:"一旦我开始炼功,不知何故我就戒了酒。我不再无缘无故地诅咒。现在我成为一个更平静的人。"

法轮功说自己是大众运动,没有有形的组织。组织者使用网际网络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吸收学员。

在美国,学员散发一份各个地区法轮功联络人的名单。他们的传单上鼓励人们打一条美国热线以找到在他们区域附近的炼功点。

邹说:"我们只是在设法传播这个原理。这是一个好功法,对我们社区有益。"

在这个星期三早晨,林肯公园逐渐变得热闹起来,邹从他的打坐中站起来,移开他的桃红色垫子,不情愿地准备离开。他说虽然他想继续一个小时的动功,但他得在上午9点前到他的网站公司开始工作。

当她的儿子挥手再见之后,随着磁带上播放的中文口令,林开始了一个小时的动功。

当阳光穿破晨雾,邹的母亲开始了一个小时的动功炼习。她独自一人站着,胳膊向外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