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洗脑班中转化了一批又一批的警察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一日】为了阻止大法弟子在国庆期间履行宪法赋予的上访权利,大陆各城市不法人员在国庆前夕又开始大规模绑架大法弟子。

北方某大城市不法官员距十一还有两个月就开始筹备犯罪行动,这还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恶警们在八月份就开始进行准备,计划抓捕到大法弟子后,在9月5号前就由各街道送到郊区去,封闭式管理。

为了诱捕大法弟子,在沿用以前的各种卑鄙手段时,邪恶之徒不断翻新花样。如一个新的借口是通知某厂的氰化钾被盗,要求大法弟子到派出所按指纹,了解情况。(无独有偶,在明慧上我们发现其它省市也有类似现象)。大法弟子用法中修出来的智慧面对邪恶设计的重重陷阱,应对起来越来越轻松自在。

某大法弟子自从被邪恶势力认为是真相资料的主要来源、大法“骨干”以来,楼下就停了数辆轿车。大法弟子一上街,便衣就开车紧盯,面对周围目瞪口呆的楼道居民,毫不掩饰地举着步话机,向周围的车辆通报:"注意、注意,目标南行,目标南行"。大法弟子心静如水,有时故意从他们面前走过,静观着几辆警车在周围“保护”自己上街买菜的可笑伎俩。当该作一些事情时,就先在家里立掌发正念后再走出去,周围的恶警便看不到。一次该弟子出去洪了一整天法,回来时,在张口结舌的便衣面前从容上楼,一个警察气得直拍大腿,不断地说:“我怎么就没看到她出去,怎么就没看到她出去?!”整整24天过去了,邪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原本计划能抓捕到大量的来接送材料的大法弟子,结果却一无所获,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

由于大法弟子经常进行交流,阅读明慧的文章,所以在法上升华的很快。经历了两年多的风风雨雨,绝大多数弟子在邪恶的迫害面前,都能非常自如地以正念直视恶人,在此次的非法绑架活动中,发生了许多令天地为之动容的故事。

一位大法弟子在楼下遇到了前来绑架她的恶警,面对多名邪恶之徒,这位大法弟子非常沉着,质问它们究竟有什么理由要带她走,没有任何手续这就是绑架,大法弟子不断向警察和周围的居民讲清真相,由于围观的人很多,大法弟子的正念也很强,恶警也不敢贸然动手,强行抓人。大法弟子讲完之后便回家上楼了。一个恶警还不死心,跟着往上上,功友立即回身,正视着他:“你要干什么,是不是想趁机把我推下楼,然后和电视上一样也谎称是我跳楼自杀?”该警察这才发现周围只有自己一人,吓得赶紧转身往回跑。

另一名大法弟子质问邪恶时,带头的警察蛮不讲理地说,你的名字是上面点的,你跟我说有什么用?大法弟子立即回答说:“好,我不跟你说了,我现在去教育局和领导讲。”(该弟子是老师。)到了楼下,邪恶伪善地说:来,你上车,我们拉你去。大法弟子笑了:不用,我上车你就说不定把我拉哪去了。我步行就可以了。就这样该功友步行,邪恶开车跟着一路到了教育局。在教育局,大法弟子详细地介绍了自己学法以后身心出现的巨大变化,表示拒不配合邪恶的一切部署。由于没有任何漏洞可钻,邪恶最终只好对教育局扔了一句话说:那你们看着她吧,国庆出了事你们负责,然后就灰溜溜走了。

另一堆警察敲开了一个老年大法弟子的家时,伪善地陪着笑脸,说:您是咱们市的老教师了,这不国庆了吗,所以区里决定给您免费体检,现在我们就走吧。大法弟子并不急着揭穿它,笑着请他们坐下,然后心平气和地从文化大革命讲起,自己得法前的认识,学法后心性的提高,整整几个小时,一直讲到下午5点多,把来的警察、街道上的人都讲哭了,没用大法弟子询问,他们就主动地交代了此来的目的,一个哭了两次的人指天发誓般地保证,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并保证绝不会把该弟子送到那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上去。

大法弟子的传单通过种种渠道最终到了警察手中后,相当多的警察也逐渐地改变了对学员们的看法,另外由于迫害大法而遭到报应的警察越来越多,警察也不愿管了。很多警察对绑架大法弟子的事情都是阳奉阴违。

某派出所的警察打电话给一位大法弟子,让其到派出所去一趟。该功友堂堂正正的回答,这是不可能的。警察说:那我可以过去。该功友回答,你别来我家,来就到楼下吧,我在楼下等你。到了楼下,警察对大法弟子仅仅说了一句:你在家好好炼吧,然后转身就走了。

另一个负责管片的警察到了学员家门口后,悄声地说:大法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咱们都知道,你们愿意炼就炼吧,这次办洗脑班,我可没报你的名字。

就这样,一直到了九月中旬,邪恶势力也没能抓到几个人。如某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绑架到了10名大法弟子,当把这些大法弟子强行带到一个偏远郊区的山庄,十几名负责押送的邪恶之徒还想逞强,宣布洗脑班正式开始。深知大法是威严的大法弟子们并不急着洪法,而是静静地坐在下面不断默念正法口诀,在10名大法弟子的强大正念下,讲课的那个教师不知为何手不断地哆嗦,怎么也翻不开书。无论下面的警察怎么催促,就是不断地哆嗦翻不开,好不容易翻开一本,拿起来就念,可一念念的就是目前共产党如何如何腐败,大眼瞪小眼的警察在下面不断提醒念这段不合适,赶快停下来换一段,可教师却偏偏听不见,怎么也不停。大怒的警察只好宣布暂时停课,先休息。休息期间,恶警们围着教师不断训斥,问他到底知道不知道他刚才在干什么。自己也莫名其妙的教师也发火了,冲着警察喊:你嫌我讲的不好,我还不讲了哪!然后夹起书,任凭警察怎么喊,头也不回地走了。

刚刚开始就弄丢了主讲教师的邪恶之徒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跟着来的区上的人打圆场:那我领着法轮功学员去采蘑菇吧。把警察听得直愣:他们是来洗脑的,去采蘑菇?那他们来干嘛?岂不是度假来了!区里的人问:那你说怎么办?你们中谁有本事谁上去讲。十几个警察对着空荡荡的讲台互相望了半天,谁也不敢上去。

就这样,大法弟子在轻松中开始上山采起了蘑菇。大家为刚才的事情激动不已,真真切切体悟到了正念的威力。通过交流,悟到了我们不仅仅应不配合邪恶的命令,而且应由消极承受变为主动清除邪恶。

回来后,大法弟子主动地走向警察,开始了洪法,大法弟子转化警察的学习班至此正式开始。功友们根据他们的不同接受能力,告知宇宙的真善忍特性,告知善恶必报的天理,对那些彻底没救、坚持诬蔑大法的警察,则正告它:你没有资格和我们讲话,现在你已经是地狱的阴鬼,等待你的只能是淘汰。

区里每隔一天派一辆车来,送给日常的补给和替班的警察。心怀正念的大法弟子面带微笑送走一批"结业"的警察,又迎来一批"新学员"。就这样,还没到月底,警察们再也坚持不住了。再也不愿呆在这里的警察决定提前结束洗脑班——原计划到10月10日结束的洗脑班9月30日就结束了。恰巧这天某派出所又绑架了几个弟子送来,正赶上大法弟子往外走,就这样,这几个新来的弟子连院也没进,就被送回市里了。

得知警察要走,山庄的主人立即找到负责人,气愤地说:以后我再也不会借给你们了。你们还转化人家?我看你们应该好好让人家转化转化,你看看法轮功,再远每次都是上厕所,而你们,你看看我的围墙让你们警察的大小便给搞的?正在打扫卫生的一个哑巴立即跑到大法弟子前,不断的竖着大拇指,然后指着周围的警察,向地面竖着小指头,最后指了指自己正在打扫的墙底的排泄物,气得直跺脚。脸红脖子粗的警察缩着脖子走开了。

就这样,大法弟子在9月30日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其他功友们早就为他们制作好了大法条幅和真相传单,30日一晚,大法材料又遍处都是。十一清晨,早起参加晨炼的世人又沐浴在大法的光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