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学员SOS全球步行感悟


【明慧网2001年10月12日】巴黎之行配合默契

2001年9月30日,从柏林赶到巴黎后,马上和冰岛来的三个美国学员,华盛顿来的一个学员组队走向巴黎大街小巷,这是巴黎学员的建议。他们想借此机会掀起一个揭露邪恶,全面讲清真相的新突破。大家流水似地发传单,开始我担心这样有人会丢掉,另一美国来的同修则认为,未来有70%人得法,不能因为有人扔,我们就不紧急全面救人了。美国同修紧急救援的状态很感人,而法国学员计划有序祥和有礼,整个步行小组将向政府、媒体、公众洪法讲真象的工作配合得天衣无缝。

三人身穿黄背心边走边发正念,所到之处场特别正。此已成为沿途巴黎一景。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到处都能见到中国的旅游者拍照我们。他们吃惊法轮功的真实面貌怎么是这样,而其他国家的旅游者则竖着大拇指高兴地喊:“法轮功!法轮功!”。

法国学员非常清醒地意识到:借这个SOS全球步行队的到来之际,更有利于紧急呼吁和唤起所到地区政界媒界动真念谴责江泽民迫害真善忍的恐怖行径。

讲清SOS的紧急劲儿

2001年10月1日。我悟到我们必须向世人讲清SOS的紧急劲儿。如果我们只讲不紧急的方面,途经的媒体、公众、各市政府就不知道你为什么步行,步行呼吁这事儿有多么紧急,途中的公众也不会动真念对你说:我能为您做点什么呢……

大陆有成千上万个耶稣被邪恶钉在十字架上,因此已致死293人。这还不急吗,各国政府媒体公众无论谁以何种方式说句公道话,都属于未来历史得法的70%。而如何使他们知道恐怖大王江泽民之真相,这就是对每一个SOS步行者智慧的要求。这要求我们要有真正自己证悟的东西,才能在沿途向各市府媒体公众全面讲清真相,足迹所到之处正一切不正的那种状态,使众生由吃惊到理解到同情到争先恐后的问你:我能为法轮功做点什么?

今天巴黎的美国大使馆受到恐怖主义新的威胁,到处戒备森严,便衣警察遍布。我们步行向四个区政府,一个副市长递交揭露真相的信。两个媒体记者采访了我们。晚上我们在网上看到了已播放的采访录音录像。不再是倾向于江泽民的假话报导。

将真相带给经过的每一个城市

2001年10月2日。今天走了10公里后,碰巧路过巴黎附近在桑立斯市市府。偶遇桑立斯市的市长独自一人在市府办公,似乎就是在等我们。我们向他揭露了江泽民两年来残酷、恐怖迫害法轮功的行径。到了另一城市堪媲尼市的市中心,法国学员联系与媒体,市政府的见面时间。都答应与我们明天在市府门口见面。我们另外的四个美国和德国学员与此同时发了约2000多份传单。

今晚入住两星级的旅馆,120法郎。大法弟子人人都是自费搞印刷、复印。对我们来说住旅馆实在太贵了,只因为法国不许搭帐篷、睡睡袋、睡车里,我只能认了。回想刚刚结束的历时14天的柏林中国文化节,中国官员和演员都是国家包机票和旅馆费,官员们还有意找四星级旅馆。而江泽民的媒体却颠倒黑白说我们的费用是有人资助。文化节上见到的“公派”华人真可怜,他们象茧一样被死死包住,一点真话也听不进。当然我们也遇到了例外的,还是有明白的呀。

2001年10月3日,到堪媲尼。一记者来采访,他看了不好的网页的诬陷,但还是来了。真不错。一个电视台,“法国国家地区台F3”采访我们约1个多小时。接着又去采访了反x教组织的发言人。该发言人讲得非常公正。法国学员说,晚间新闻19:00播了3分钟,播音词讲得极为公正。

大家说,此行不是个人修炼,不是消个人的业,而是正法修炼,正一切不正的,带动我们路过的每一个城市的政府媒体和公众对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摆放他们的永远。

全市都知道法轮功SOS步行的事

2001年10月4日。今早全市都知道法轮功SOS步行的的事。市长是上议员,他派助理与我们在市政厅共进早餐。学员们向市长的代表们揭露了江泽民恐怖行径,这次全是看图解释。听者们受到了震撼。很多当地人对我们说:我们看到电视台报导了。法国学员前几天就铺垫好了这一切。他们说,如果不是你们远道而来SOS,我们怎么能有这样的实效。市长怎么会派助理与法国学员共进早餐,是法轮功SOS长途步行的精神感动了他们。

路上遇到一个马场,那马儿全都跑到栏杆来,与我们打招呼。动物不像人那么迷。途中很多车辆向我们鸣喇叭以示支持。

女记者含着眼泪采访

凌晨三点从不来梅出发,中午10点半与Ham市出发的全球SOS步行学员迎面相遇。大家说,我们离开的这两天沿途尽听到这样的话:“我听说你们了!”“电视我看了!”……真没想到,地区电视台前天的报导意义这么深远。那位女记者听着听着变成了含着眼泪采访(选择正邪善恶对比鲜明的彩色配图速解效果极佳),那位男记者不停地拍摄了很久。看图讲解的方式太感动对方了。一句话就往对方心里打,一分钟完,太棒了。

一路以正压邪的感悟

2001年10月7日,圣光诞市。

步行感悟:天象变化是靠人来动的,老天安排的棋盘是靠人来走的。这一路的以正压邪是靠我们的证实来体现的。人间这层的邪恶是留给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除的。

公文形式的找媒体、政府、公众之智慧,是在人中走了人的形式,只是一种智慧。从圆融的角度讲,我们走遍天下,足迹、脚印所到之处都命令地面、脚下、周围,那草、那路必然被正法的力量所归正。这是另一种智慧。二者互补,都是粒子,都是汇入正法洪流中的一部份。

走过“法轮撒”城

2001年10月10日。走向法国至布鲁赛尔途中的最后一个城市,法轮撒。(名字真棒)昨天我们走了30公里,每当人们知道我们三个女学员是走向法轮撒市时,人们都是很惊讶,30公里呀。你们行吗?

走过的地方全是蓝天,前方我们没走过的地方却是乌云。向大地、向天空、向花、草、树和路坡讲清真相,速度就变快了,脚也不痛了。你执著于旅馆,邪恶就让旅馆爆满,叫你老想着回头路。而且没心思放在正事儿上,被旅馆魔缠住。发信箱不如发路上的司机,他们是见证人,他们亲眼看见我们了,读起传单就会珍惜。

无求而自得,把心放下后,市长考虑到我们的经济条件,免费为我们提供该市的体操房。我们悟到:正法全球步行每到一市,首先应该找政府,政府对法轮功公道,其他事儿都迎刃而解。

到达茫思市

2001年10月10日。离开法国境内的最后一个城市法轮撒市。

昨天市政府提供体操房过夜,表示出这里的市长和该市的市名一样明白。今天一大早女市长听取了我们的全面讲清真相。非常认真非常震惊中国会这么残忍地迫害大法女弟子。非常震惊中国的恐怖大王江XX那“打死算自杀”的对待法轮功的恐怖政策。女市长非常钦佩学员们是为此而来步行全球,立即派警察为法轮功学员开道,并与我们合影。

偶然遇到的比利时人,问路时都爱带我们开一段儿,今天汽车探路和联系住处偶然遇到很多有缘人。

今天走了30公里到达茫思市。

每天都能遇到会德语的人主动问我们,我车上德语标语的来龙去脉:SOS!请您帮助中止中国对法轮功的酷刑和虐杀。还有人说看到这字,这车是德国来的就感到特别兴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