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媒体俱乐部研讨会聚焦中国国家恐怖主义


【明慧网2001年10月12日】2001年10月10日下午美国政界,学术界,宗教界和非政府组织等美国各界代表人士应“法轮功之友”邀请在华盛顿DC美国国家媒体俱乐部召开了“中国国家恐怖主义:对法轮功的迫害”研讨会。“法轮功之友”董事会成员,前美国驻匈牙利大使,马克帕默先生主持了会议。与会者并分别从政治、学术、信仰自由和心理学的角度对法轮功问题进行了讨论,并一致谴责中国江氏邪恶集团镇压法轮功这一国家恐怖主义行为。

马克帕默大使援引联合国今年八月发表的文件说“政府对其本国民众实施恐怖活动的这种国家恐怖主义被称之为‘自上而下的恐怖主义’,它所造成的对人权的严重践踏将远远超越任何其他形式的恐怖主义。”他说:“法轮功的杰出之处在于他们是国家恐怖主义的最大受害群体,虽然可以确认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254人,超过一万人被投入劳改营,超过五万人被逮捕,但是他们却从未回应以暴力。在我看来,法轮功运动是继印度甘地的非暴力运动后,全世界最重要,最强有力和最和平的运动。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国际社会应对法轮功这样的和平运动予以褒奖,否则整个世界都将充斥暴力,因为除了和平抗争以外,暴力将是回应镇压的唯一手段。”帕默大使同时指出,对法轮功的镇压并非出自于中国民众的意愿,而是江XX个人无法容忍法轮功的存在从而导致了镇压。

国际宗教自由联合会的副秘书长詹姆斯.斯坦迪斯(James Standish)律师说,“当我问我自己,什么是国家恐怖主义时,我想提出三点特征。一是残忍而非常的惩罚,包括酷刑,残忍地折磨致死,精神胁迫等;二是通过惩罚当事人的亲人和朋友造成当事人的痛苦,比如惩罚他们的孩子;三是集体惩罚,这一方法在二战时广泛应用,比如纳粹会因一个村落中的一些人冒犯了他们而消灭整个村落。”从斯坦迪斯律师的定义来看,中国对法轮功的镇压具足了这三个特征,因此毫无疑问属于国家恐怖主义。斯坦迪斯律师接着说,“无视对良知的镇压是非常危险的,历史告诉我们一个对国内人民实施暴行的政府,通常会将暴行扩大到国外。同时,对良知的镇压会导致极端主义,并在最后压力爆发出来时给国际社会带来动荡。”

劳改研究基金会执行董事哈瑞.吴先生从自身的经历讲述了对中国镇压法轮功的看法。哈瑞.吴先生有许多朋友都是法轮功学员,他说“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人,值得信赖和依靠,他们没有枪,甚至没有推翻政府的言论,然而即使是这样的人政府也无法容忍”。他说:“布什总统说,‘法西斯主义和极权主义是恐怖主义的温床’,而中国就是一个最大的极权主义国家。”“我们必须帮助法轮功学员,不是出于政治目的,而是出于人道。”

美国国务院高级政策顾问乔治.李斯特(George Lister)在谈话中指出,人权是普世适用的,在人权问题上不存在双重标准,并呼吁与会者直接与政府联系,告诉政府能为中国人权的改善做些什么。

乔治镇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亚洲问题研究教授约瑟夫A伯斯柯(Joseph A. Bosco)根据中国一系列政策、做法以及对外发表的声明,从学术界角度谈到了对镇压法轮功的一些看法。

美国心理协会和平心理部主席雷拉F.戴恩(Leila F. Dane)医生从心理学角度论述了恐怖主义给个人心理和社会所造成的创伤。

民权律师詹姆斯W.卡彭特(James W.Carpenter)也给法轮功学员提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建议。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职业奖获得者,宾州大学计算机与信息科学系教授,法轮功学员周世宇博士代表法轮功发言。周博士对镇压法轮功的来龙去脉以及“610办公室”的建立和职能向与会者做了介绍,并针对中国政府的一些谣言宣传做了简短而明晰的澄清。

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布什总统发表谈话指出“每一个地区的每一个国家,现在都必须做决定”“不是站在我们这边,就是与恐怖分子同路。从今天开始,任何继续庇护或援助恐怖主义的国家,将被美国视为敌对政权。”这一说法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同。

确实如此,在善恶激烈的较量中,是没有中间道路可以选择的。本次研讨会使与会的各界人士清楚地看到了江氏镇压法轮功的恐怖主义实质。我们相信,世界上善良的民众在认识到这一点后,一定会有所行动。

研讨会结束后,与会者及嘉宾继续站在走廊里进行热烈的讨论。自由亚洲电台和美国之音的记者到现场进行了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