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前食道癌患者受益于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1年10月13日】法轮大法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居然遭到恶人的诬蔑和迫害,许多人受谣言的蒙骗,不了解真象,抱着固有的观念不放,置活生生的事实不顾,从思想上抵触大法。这是人类道德的堕落,也是人类的悲哀。

下面我用自己的切身体会向世人讲清真相,希望被邪恶造谣蒙骗的人,能够清醒过来,停止对大法的诬蔑与迫害。

一、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接触大法,是在1998年。我岳父母得法较早,10月他们来到我家,向我们洪法。当时我不相信,也不接受。当妻子和岳父母谈论大法的神奇时,我就离开,不愿意听。由于自己固执的观念,使我一度错过了大法修炼的机缘。

1999年3月,我感到吃饭时不易下咽,到医院检查,确诊为食道癌。我岳父母知道后,又向我洪法。我为了治病,于3月15日开始住院治疗并同时学法、炼功。刚刚接触大法,大法就在我身上展现出神奇的力量。看《转法轮》到第三讲、炼功到第四天、炼第五套功法加持神通时,就感到手心中有法轮在高速旋转。一次看到一条丈余宽的彩带直通天顶,望不见头,这个现象持续了几分钟。切身感受和看到的神奇现象更增加了我炼功的信心。于是每天早晨、晚上炼功,白天学法。几天后在晚上睡觉时,两肋、胸部、腹部疼痛难忍,无法入睡,随之起来打坐炼功,疼痛顿减或是消失。连续十几天的时间,天天如此(后来悟到是师父给我调整身体和督促我炼功)。经过一段时间后,我感到身体有了明显好转,精神状态也大大改善。以至医办室主任来检查时,还曾问我是病人还是陪床。一块住院的病友,看到我炼功后病情有了明显好转,也开始炼功。住院一个半月,他们也学法一个半月。通过学法,我逐渐认识到生病是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在体内的反映,“但人一有病就吃药,或采取各种方法去医治,那么实质上就是把病又压进身体里面去了,……手术也只是摘掉了表面物质空间的肉而已,而另外空间里的病业根本就没动,现代的医学技术根本也动不着……”(《病业》),因此我准备出院,专心学法炼功。自己有了这个念头,医生也就通知我出院。

出院时,医生开了很多药。我是一个炼功人,不想把病业又压进身体里边去。要真正从根源上清除业力,只有师父能做。于是,我没有拿药就出院了。

出院后,不能吃东西,不能喝水,一动就疼得厉害。妻子见我非常难受,劝我还是吃药或输液。我说,我要坚持几天再说。妻子给我找出院时开的药方,当从衣袋里把药方拿出来时,已经变成了一张白纸。我一下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要我坚持,要我承受,要我从根本上消除业力。我一定要坚持下去。

坚持一天后,神奇的现象发生了,变得非常想吃东西,喝水不痛了,吃饭也不痛了。大法在我身上神奇的反映,使我更加精进修炼,学法炼功不止。经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感觉已经完全恢复了。于是我开始试着干活。第一次干活是给拖拉机装土,我拿了一个装卸工用的大掀,别人都让我用小掀,我说没事。半天下来,只是感觉很累,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不良反应。中午打坐炼功,出了一身透汗,身体变得异常轻松,特别想干活。于是下午又继续用大掀装土,一天下来,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反而觉得身心非常舒畅。

我已经完全康复了,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

学法炼功,不但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净化了我的身体,同时也净化了我的心灵。

原来我是一个千方百计挣钱的人,从不放过一切挣钱的机会,甚至不择手段。曾经利用开车运煤的机会和过磅人一起合伙偷煤挣钱。学法炼功后,明白了以前所想所做的,都是错的,是在造业。千方百计达到自己的目的,就会造下业力。师父说:“…一些小的东西,通过个人奋斗可以发生一些变化。但正因为你努力改变就可能得到业力了,不然的话就不存在造业的问题了,就不存在做好事做坏事的问题了。硬这样做的时候,他就会占别人的便宜,他做了坏事了。所以在修炼上一再讲要顺其自然,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你经过努力就会伤害到别人。本来你生命中没有这个东西,可是在社会中本来属于别人的东西你得到了,你就欠了人家的。”(《转法轮》59页)师父还说:“比如说我们常人有各种不好的心,为了个人利益,做了各种不好的事情,会得到这种黑色物质──业力。这和我们自己的心是有直接关系的,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转法轮》127页)学法炼功后,我再也不去为了个人利益而不择手段地挣钱了,一切顺其自然。

我全家五口人,靠我一个人挣钱维持生活。我自身体康复后,经人介绍,到A市一个个体企业开大车,任务是运送货物,往返于A市和B市之间。在出车时,老板派一人陪伴,负责路上吃饭加油等一切开支,回去实报实销。可是,我经常看到他少花多报,从中赚老板的钱。一个偶然的机会,老板让我自己出车。回来后报帐时,老板见用钱不多,就问,就花了这么点?我说,就花了这么些,我是一个炼功人,花多少就报多少,不能报虚帐。老板说:你真是个好人!你以后不要太节俭了,你想吃什么用什么,你自己就买,不要客气。自此以后,老板就叫我掌握运输过程中的花费。如果在炼功前,我会借这个机会捞他一把。但我现在是个炼功人,要按炼功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三、师父两次救了我

在开车期间,大法两次在我身上展现出神奇的力量,师父两次保护了我。

一次是开车往B市送货,汽车在高速行驶,突然前胎爆胎,主车与挂车横翻在马路上。我从车窗爬出来,全身没有一点伤。货物也没有损失一件(听人说,以前翻车货物一般会被抢),汽车也只是很小的一点损坏。回去后,我和老板讲,如果是由于我的原因造成损失,请你用我的工资弥补。老板知道,爆胎是与司机没有关系的,不是司机能够控制的,也知道我是炼功人,我不会不认真对待他的车的。所以,没有扣我一点工资。

还有一次,是给一个农村去送货。在村前加油站附近,我检查一下是否需要加油。因汽车燃油为柴油,所以我直接使用打火机观看。当我把打火机移向油箱口时,“砰”的一声,油汽爆炸。油箱内喷出强烈的火焰,强大的气流把我推得仰面朝天,当时在心中喊了一声:“师父保护我!”瞬间我感觉到元神离体,并看到我躺在地上。元神没有离开,又回到了体内。然后我爬了起来,摸一把头发全部成灰,嘴被烧得粘在一起,只剩下一个小口。前胸毛衣、军用坎肩、衬衣全部烧毁。用手摸一下胸部,结果一块肉皮掉了下来,一按又粘上了。虽然这样,但没有感到疼痛。我照常开车卸掉货物,才往回返。回去时路过路边的一个小卫生院,跟车的一定要我去看一看,上一些药。我到卫生院只是把被烧焦的皮肉用盐水洗了洗,然后由跟车的人驾车返回。老板见到我这样,一定要让我治疗。我说,没有事,不用治疗。老板的母亲说:“这可怎么向家人交待呀!”我说,没关系,你们放心,我们都是炼功人,一定不会找你麻烦的。老板怕烧伤面恶化,危及生命,不好向我家属交待,再加嘴上只有一个小口,无法吃食物,一定要我治疗。我理解老板的心情,就同意了。老板给我请了大夫,给我治疗。我知道不会有事的。为了让他们放心,我开始输液,但把药偷偷地放在床下。事故发生的第二天,我就学法炼功。第五天,面部的烧伤面结痂并脱落,第十天,身体所有的烧伤面全部结痂脱落,没有落任何伤疤。在治疗中,我告诉老板,这个事故由我引起的,一切费用从我工资里扣,如果不够,我以后给你开车继续扣除。

我知道,这两次事故都是生生世世的债主来取命的,是师父保护了我。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翻车怎么会不受任何伤!怎会不损失任何货物!如果没有师父保护,烧伤怎么会十天全部痊愈,而且没有落上任何疤痕!是师父替我承担了业力,替我还了命。

四、讲清真相,真心呼唤

大法净化人的身体,使多少人摆脱了痛苦的折磨,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大法使人心向善,净化人的心灵,使多少人改变了思想观念,使社会道德回升!每个大法弟子以“真善忍”为标准,在单位里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在社会上遵纪守法。哪一个善良的人不说大法弟子是好人?

然而一些掌权的邪恶之徒,不顾大法的传出对社会对人心起到的神奇作用,却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置国家法律于不顾,不择手段地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多少无辜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劳教,多少善良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邪恶之徒的种种罪行严重违反了宪法。他们有的在汽车上贴着“禁止法轮功上车”的字样,要想上车先骂大法、骂师父;有的对大法弟子家采取断电、断水、断电话等卑鄙手段,还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等等。

我是一个身心受益颇大的修炼者,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生命!在这颠倒黑白、大法蒙难、大法弟子受到无辜迫害的情况下,怎能不为大法、为师父说一句公道话呢?!大法弟子决不能向邪恶低头,我们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大法。

2000年正月初五,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到镇政府门口炼功请愿。结果,我们被戴上了手铐,非法拘留25天。在拘留期间,邪恶分子不择手段折磨大法弟子:打嘴巴,用电棍电,还极其邪恶地把男女大法弟子混关在一间屋子里,拉尿不许出屋;把大法弟子铐在木桩上,逼你站在冰上,在零下二十来度的气温下,从晚上八点冻到早晨四点……然而大法弟子真正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并利用一切条件向警察及工作人员讲清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人心必须向善的道理。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所做的一切离师父的要求还很不够,应更加积极地加入到正法洪流中去,“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