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残疾人两年来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1年10月13日】我今年37岁。88年我因生孩子患脊髓空洞症,致使右半身运动神经受压迫,造成右手右膀不能活动,肌肉萎缩,右腿行动不便(有残疾证)。这种疾病被定为不治之症,医学上对此束手无策,发展下去将导致瘫痪,危及生命。97年我得法后身心受益,病情得到控制。外观上虽然没有改变,但我内心深深知道病根已经没有了。

99年7.20,赋予我生命的大法被坏人诬蔑、诽谤,我依法进京上访,在北京火车站被截后经驻京办送回,同年10月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升旗时,一便衣问我是否炼法轮功的,回答"是",就被抓到天安门分局。我无罪被抓,所以不报姓名,恶警对我残疾的身体视而不见,给我上了反铐,抓回当地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办事处骗去洗脑班30多天,非法勒索2450元,逼迫保证不去北京,否则无限期关押。我多次找主管法轮功的办事处书记要求无条件放我回家,均回答“你得转化”,无奈绝食3天才放回家。至此之后家无宁日,电话被监听,上班被跟踪。办事处、派出所、居委会、工作单位不断上门干扰或电话骚扰。为此,我爱人承受不了极大的压力,向我提出离婚。

2000年3月两会期间,一功友依法进京上访被派出所非法关押在地下室20多天,并吊铐4天4夜。大法学员都是为了向世人讲一句真心话“法轮大法好”而进京的,是真正为社会、为人民负责的,我得知后到派出所找张指导员,希望他能如实向上级反映法轮功的情况,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竟恶狠狠地说:"再炼叫你家破人亡!"就因我向他反映情况,不准我回家,当即将我铐在派出所门口暖气管上3天3夜。我绝食抗议这种无法无天的恶行。在此期间,派出所陈所长同另一警察拿喷壶强行给我灌水,灌湿全身。恶警满口污言,诬骂大法。办事处书记还到我单位强行索要5000元所谓"保证金"。

2000年5月派出所曹所长等4人到我工作地点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因我拒绝回答他们的无理"审问",被铐,关在地下室2天2夜后,张指导员才找我谈话,我说:"你们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们,我们不是罪犯。"他恼羞成怒,将我吊铐在地下室1天1夜,见我支持不住才放下。已经一年多了,我手上至今还留有被手铐铐伤后的伤疤。

2000年12月我再次进京,在天安门打横幅,被抓送往大兴县采邑镇派出所,因不报姓名,遭三个恶警毒打,被铐在院子里冻了2天2夜,4天不准睡觉,一合眼就用凉水泼,回当地后在派出所绝食,被张指导员伙同一恶警绑在长椅子上强行输液一次,强行灌食一次,8天后被父母接回家。几天后,2001年元旦,派出所又无故将我从家中抓至派出所,我又绝食4天才放回。

2001年1月17日片警以“检查身体”为名,将我从家中骗出投入劳教所。在劳教所我一直坚修大法拒写保证,6月8日劳教所将我放回家。劳教期间,法院在我未出庭,未见我本人的情况下判我与爱人解除婚姻关系,不判给任何财产,工作单位至今工资停发,一分钱生活费也不给。可是迫害并没有结束,片警又到我家非法搜查,并逼我搬出辖区。遭我拒绝后,派出所又想将我投进劳教所,我被迫流离失所……

在“人权恶棍”江泽民两年多的高压迫害下,我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就因为坚修“真善忍”大法,不肯说假话,就被断绝一切生活来源,乃至被逼得无家可归、四处漂泊。但是强制永远改变不了人心,即便处境艰难,我也会用大法给予我的生命,全身心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让越来越多的世人能明白真相,顺应“真善忍”大法,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现在中国大陆各种天灾人祸不断发生,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相继遭到现世现报。在此正告所有参与邪恶镇压的公安、单位及个人:不管是谁做了什么坏事都得自己偿还,没有任何人能以“上级命令”而逃脱“善恶必报”这一永恒天理的惩罚。不要再助纣为虐,干这出卖良心,丧失人性的坏事了。

害人就是害自己。为你自己生命的永远,请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