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正”与“邪”


【明慧网2001年10月13日】在人类发展史上,"正"、"邪"的出现同人类文明一样悠久。文明不容野蛮,"正"与"邪"亦如冰炭、水火互不相容。但是,倒也对立相存至今,只不过此一时、彼一时而已。

倘若没有"正",岂有今日文明之谈,恐怕人类早就在邪恶的相互争斗、掠夺、杀戮中象恐龙一样绝灭了。

"正"制约着"邪",维系着人类的生息发展,人类的生存离不开"正"的因素。

那么什么是"正"呢?自古以来,中国人就讲:正义、正念、正气、正直、正当、正派、正视、正式、正法、正果、正教、正道、正确、真正、公正等等。简而言之,一切好的、善良的、慈悲的、和平的、自愿的、真的、谦和的、忍让的因素等等,都可以归结于、概括于一个字:"正"。

至于"邪"呢?一切坏的、恶的、假伪的因素,如:残酷、暴力、强制、欺骗、杀生、偷盗、贪婪、威胁、纵欲、仇恨、打斗、自私、损人、妒忌、谎言、不仁义、无理、非礼等等,均归属于"邪"的范畴。

自古以来,正就是正,邪就是邪,正邪泾渭分明。"正"、"邪"是古今中外宗教界、修炼界,传统地区分善、恶、真、伪,甄别能否度人的法门或教派的标志的谓称。"正教"、"正法"是善的、真的、能度人的。"邪教"、"邪法"是恶的、假的,度不了人的。

纵观中外古今,佛教、道家、基督教等正法正教,哪家哪门不教人向善?不教人慈悲众生?不教人修炼心性?没有。由此可见,修炼心性,扬善弃恶,存正去邪,弃伪存真,乃"正法"、"正教"修炼的共同特征。"正"的目的是善的,度人的,其方法也是善的、自愿的、慈悲的、真正的。

"邪"的,其目的是为私、为利、为财的,非善的,度不了人的,其方法是恶的、强制的、利用人的弱点、虚假的。

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尊要求弟子"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提高心性,"修成无私无我,先人后我的正觉。"做好人中的好人。

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一书中提到“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是用他来衡量的。”(p13)“有些假的法门度人往哪度啊?他度不了人,他讲出来的不是法。……他自己名利心一起来,叫大众把他封为什么东西,从今以后他立起来一个新的宗教。我告诉大家,这些都是属于邪教,即使它不害人,它也是邪教。因为它干扰了人们信正教,正教是度人的,它却不能。”(P87)“为什么他不是邪法呢?因为他也有严格的心性要求,他也是按照宇宙的特性在修炼,他也不违反这个宇宙特性、宇宙的规律,他也不干坏事,所以不能说他是邪法。因为不是我们这个宇宙的特性符合了佛道两家的修炼方法,而是佛道两家的修炼方法符合了宇宙的特性,才成为正法。”(p162)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这部宇宙大法中为我们数千万计的大法弟子、修炼界人士及各界众生阐明了什么是"正法"、"正教",什么是"邪法"、"邪教",破除了谜团,解开了疑虑。

事实证明,数千万的大法弟子在近十年的修炼实践中,遵循李洪志师父的谆谆教导,学法修心,心性得到极大提高,思想水准、道德品质均达到了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崭新高度。广大大法弟子在道德极度败坏的社会风气中,不为名、不为利,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争不斗,与人为善,做事都先考虑别人。甚至在被邪恶的残酷迫害中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身心忍受着巨大痛苦的坦然中还慈悲向世人警寓宇宙的真理。这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事实,也是邪恶歪曲、抹杀不了的事实,难道这一切还不足以证明法轮大法是世上最高的正法吗?

而中国的邪恶之徒,则丧心病狂,颠倒黑白,指鹿为马,造谣惑众,诬蔑法轮大法为"邪教"。妄图以重复、持久的谎言宣传来愚弄世人的视听。企图以监狱、劳教所,强制性洗脑的剥夺人身自由、恶劣的生活待遇、刑罚、经济利益惩罚、株连亲属违反人权的违法行为,来瓦解大法弟子对大法的正信,及威逼中国人不得修炼法轮大法。

邪恶之徒的明火执仗行为,人们均易识别,进而抵制之。邪恶对人类最大的破坏,莫过于"混淆正邪"、"颠倒正邪",从心灵上思想上淡化、模糊"正"的意识,偷梁换柱,将"邪"的观念贴上"正"的标签,从心灵上毒害世人。这才是对人类道德、人类文化、人类文明、以至人类未来生存的最大威胁。

大陆邪恶之徒妄想以以往政治斗争的方式铲除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可是,“邪”不压“正”,人与“神”斗,只能是南柯一梦。真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宇宙始终按照它自己的发展规律运行。同时也将应验一古训;“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长江万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