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法轮功学员彭亮为何冒死海外起诉?


【明慧网2001年10月13日】湖北省公安厅厅长赵志飞在访美期间受到由武汉法轮功学员彭亮委托的美国学员的起诉,中国成千上万受残酷迫害而又无处申诉的法轮功学员两年来首次在国际社会上获得了伸张正义的机会。然而,赵某在灰溜溜地回到中国之后,恼羞成怒,在其江主子罗主子的支使下,立即开始了一场疯狂的追捕和报复行动。

由于起诉人彭亮为避祸及时离开了武汉,邪恶之徒转而抓捕一切认识彭亮、帮助过彭亮的大法学员,于是一时间武昌地区大批法轮功学员被抓。公安不惜动用酷刑,刑讯逼供被抓的法轮功学员,以榨取他们需要的所谓原材料。从7月18日赵志飞在美国被告至今,历时将近三个月,其间那些为了一口嗟来之食而追随江罗犯罪集团的暴徒们使用了多少酷刑手段,文明社会中人着实无法想象。如今,他们终于再次动用一贯的栽赃伎俩,歪曲事实,黑白颠倒,在国家电视台抛出了谎言连篇、无聊至极的抹黑节目。然而,有理不在声高,任何强权与暴力都无法改变铁血的事实,独裁者宣传机器煞有介事的宣传从来经不住历史的验证!

且不提御用媒体如何捏造低劣的谎言,先看以下事实:

美国在全世界以完善的法律系统著称,由彭亮委托的起诉案为美国法庭接受,其本身就说明法庭已掌握了案件得以成立的证据。

其次,彭亮为什么没有在中国起诉、为冤死的弟弟和母亲讨回公道,而要费尽周折在海外起诉?是因为在江氏国家恐怖主义的黑幕下,“打死算自杀”,“对法轮功不讲政策,没有法律,打死白打”,法轮功学员求告无门,唯有在有法可依的国际社会寻求公道。

再者,彭亮在给美国学员发出了委托书之后即远走他乡,因为他深知即使他在美国赢得了诉讼,也逃避不了被抓、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命运,因为据公安透露,他母亲李莹秀的死就是因为“说话太多”。

如果不是有那么大的冤情,彭亮怎么会冒死委托海外法轮功学员起诉,其他学员怎么会冒着坐牢、酷刑折磨的危险帮助他伸张正义?这样的行为岂能是由外人策划成的?

对于彭敏和其母李莹秀是否被迫害而死,湖北公安厅及“610”办公室是否负有法律责任,请看以下事实片断:

彭敏因前往被关押于武汉市洪山区丁字桥街铁路招待所"洗脑班"的父亲送经文被抓,关进青菱看守所;

据关在一起的犯人讲,彭敏被关进青菱看守所以后,曾经绝食8天抗议这种非法拘捕,没有受到警方任何关注;

在管教朱汉东的指使下,彭敏多次被十五、六个犯人按在木板床上用布鞋的塑料鞋底猛烈击打臀部,后来犯人害怕打死人才停止殴打彭敏,而彭敏因为炼功不知被毒打过多少次;

在2000年8、9月份时,彭敏的臀部中央和左腿长了2个直径13-15厘米的脓包,看守所不但不给予相应的治疗,反而暗示犯人借机"教训"他。10几个犯人将他按倒在木板床上,轮流挤压他身上的脓包,致使他剧痛难忍,全身由于剧痛而抽搐,连续近一月晚上无法入睡,只能蜷缩在门边,这也给彭敏的健康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此外,彭敏于2001年4月6日晚6时左右被迫害致死,遗体在2001年4月7日上午10时左右就被公安强行秘密火化,看守所公安非常清楚这是为什么。其间,其父彭惟圣被从何湾劳教所接出来看过彭敏遗体一眼,随后又被投进何湾劳教所,彭敏的妹妹彭燕仍在牢中,对彭敏的死讯一无所知!彭敏的遗体被火化后,其哥哥彭亮和母亲被强行送进武昌区清菱红霞封闭学习班强行转化,继续承受从精神到肉体的迫害。

彭敏的母亲李莹秀去世时头发被剃光了,头部有创面,口里还有浓血,这难道是央视所言“突发脑溢血”的症状吗?

全家为信仰遭受迫害、深知环境残酷程度的彭亮为何冒死海外起诉?有良心的世人自该得出合理的答案。如果还有疑问,就请参照一下人们对央视“证据片”的慢镜头分析吧: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10/1/17092.html。中国人讲究“触类旁通”、“深思熟虑”,希望您能找到足够的参考资料,使自己不要再上当受骗。受骗被耍的滋味中国老百姓应该已经尝够了。

事实终究是事实,漫天撒谎、东拉西扯只能留下更多的漏洞和证据。江泽民一伙纵然能控制国家媒体蒙骗一时,终究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随着海内外法轮大法弟子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不懈努力,还大法于清白,审判人间邪恶的一天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