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同修张凤云 金刚不破的伟大修炼者



高精度图片

【明慧网2001年10月13日】我们的好同修张凤云被兰州西果园看守所摧残致死已经两个月了。她才14岁的儿子失去了好母亲,她的单位失去了一位好职工,我们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队伍里失去了一位善良、勇敢的好功友。

张凤云,42岁,是甘肃省建工局木材厂(原七局木材厂)职工。在得法前,她患有多种疾病,终年头痛,而且稍一生气、着急下身便会血流不止,身体非常虚弱。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这些怪病全都消失得干乾净净。张凤云感谢恩师,感谢大法,坚定不移地投入了大法修炼者的行列。

99年7.20时,她正在西宁娘家住,听到大法被诬陷,师父被通缉的消息,她义无反顾地站出来,和西宁同修一起到青海省政府上访,被非法抓捕关押。

2000年7月初,她和其他几位功友赴京上访,在兰州火车站被发现。面对一大帮铁路警察和地方公安,张凤云毫不畏惧,坚决抵制非法扣押,高声向站台上围观的几百名旅客洪法,被恶警打得口鼻流血,仍不屈服。

2000年10月中旬,张凤云又踏上了赴京请愿的路。在天安门广场,她终于兑现了自己的誓约,喊出了惊天动地的:“法轮大法好!”。由于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她被北京恶警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恶警怕她死在屋里,给扔出了门,遇到一位好心人把她背到了火车站。

2000年12月底,她再次登上了赴京的火车。由于是“敏感”时期,火车上特务密布。在西安附近,张凤云和几个同修终于被发现。西安恶警将他们从车上强行拖下,并准备抓走。为了表示以生命护法的决心,她和同修们高声朗诵着师父的诗《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同时撞向站台的水泥柱。西安警察被他们冲天的豪气震慑得目瞪口呆,再也没敢往本地放,匆匆把他们硬塞上了开往兰州的列车。在列车上,张凤云他们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大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窒息邪恶!”等口号,并积极向广大乘客洪法。众乘客喜闻大法法理,又亲眼见到了大善大忍的大法弟子,亲身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浩然正气,与张凤云他们一同高呼:“法轮大法好!”回到兰州后,张凤云他们被非法关进了桃树坪拘留所。在这里,他们还是不屈服于邪恶,继续向被关押人员和看守洪法、讲清真相,并开始了绝食抗争,一周后获释。

2001年7月23日,张凤云和另两位同修到西固河口地区去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恶人举报,由河口派出所非法拘押,然后送往罪恶的西果园看守所。

在西果园看守所,张凤云自始至终正气凛然,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一切安排,从不向看守打“报告”(按规定,犯人对看守说话要先喊“报告”),拒绝点名。因此,她被看守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把她打到最后的号室──9号室,并扬言要让里面的恶犯收拾她。但张凤云始终笑眯眯的,以宏大的慈悲向同室的犯人讲法轮功真相,讲因果报应,揭露邪恶,并在生活上关怀照顾她们。结果,同室的20几个犯人不但没虐待她,反而都尊重她、爱护她,号室里一派圆融祥和。

张凤云知道,不管怎样,监狱决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待的地方。目前正邪较量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作为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伟大责任,我们应该是在正法的洪流中,而不应该是在监狱里消极等待。为了否定邪魔的安排,她毅然宣布开始绝食,以自己的生命证实大法。这是2001年7月30日。

绝食到第10天,张凤云已经脱水发高烧,不能自理。恶警一边骂不绝口,一边还强迫给她插管灌食,灌完了,再没人管。第11天早上(8月10日),值班队长张玲玲听了同室犯人的汇报,让犯人把张凤云抬出去问话,她已经不能说话了。张玲玲不但不实施抢救,反而破口大骂,言语不堪入耳,还极其恶毒地污蔑张凤云为“装死!”并把她扔到垃圾台边上不管了。放风时,急切的大法弟子们跑过去看,其中一个懂医的弟子发现人已经休克,必须马上抢救。向看守反映几次,都没人理。后在众弟子的强烈要求下,才被同意抬到大门口叫医生来检查。等医生来时,人已经没有脉搏和血压了,这才输液抢救,但液体已输不进去。此时看守所却假惺惺地把人送劳改医院“抢救”去了。就这样,又一个鲜活的生命永别了她的家人亲友,在人间地狱的西果园看守所离开了人间。

张凤云去世以后,邪恶势力又拿出它们的惯用伎俩,说什么“自杀”啦,“悄悄地绝食,不知道”啦,等等,妄图推卸罪责。但纸包不住火,从上述“抢救”过程来看,张凤云完全是死于迫害,死于虐杀,死于江泽民的国家恐怖主义!国家监狱的工作人员张玲玲等人在当时的态度,极准确地印证了江罗匪帮的“法轮功死了白死”的密令之精神。

我们的好同修张凤云含笑圆满而去了。回顾她短短的五年修炼历程,处处闪耀着一个大法粒子璀璨的光芒。师父说了,“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弟子的伟大》)

邪恶势力以为虐杀了一个张凤云,就可以得逞了。岂不知“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张凤云会看到,兰州地区的大法形势空前地好。在她不死精神的鼓舞下,又有大批弟子走了出来,他(她)们继续吟诵着她曾千百次朗读过的《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汇入了浩浩荡荡的正法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