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时间:覃永洁的故事

【明慧网2001年10月14日】现在是“法轮功时间”节目,我是节目主持人新宇。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

亲爱的听众朋友,今天我想为您讲述一个从世界最黑暗的角落里走过来的覃永洁的故事。这个故事它不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它就发生在今天,也就是中国人权处于“最好时期”的今天。说到这里,我仿佛看见一个顽强的生命,正从世界最黑暗的角落里一步一步顽强地,步履艰难地走了过来……

当人们看到覃永洁在劳改农场遭烙刑以后50多天所拍摄的照片仍然是那样惨不忍睹,也为他身负重伤一个人神奇般地到达美国而惊叹。一个人如何能承受得住如此残酷的折磨?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不屈的精神?我们问了他当时的想法。他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信仰法轮大法没有错,怎能因为受到这些恶人的破坏就放弃自己的信仰呢?每当警察或管教毒打或折磨他时,威逼他写悔过书放弃法轮功修炼时,他总是拒绝不答。他说如果回答就是不写,不愿回答就一直保持沉默,他也绝不屈服。就这样,6月2日,3名管教再次折磨他,先是殴打,逼他写悔过书,他始终保持着沉默,后来给他使用烙刑,一个管教将一根生锈的铁条在电炉上烧红了,压在他的双腿上烙烫了十几处,管教一边烙烫一边逼问他说还炼不炼了?他疼得大叫,甚至于小便失禁,随后管教把他拖到外面,关进了小号。后来,管教之所以放心地让他去看管果园,是因为他的双腿严重烙伤,步履艰难,甚至连覃永洁自己也不敢相信能够逃脱。他说,因为农场很大,确实很难跑得掉,自己不知哪来的那么大的勇气。第二天6月3日晚上天黑时逃走,当时走路十分困难,就用木棍作手杖一拐一拐地离开了农场,一个晚上都走不到两公里。白天担心追捕,就躲在草丛里,吃几根老鼠咬过的甘蔗,到晚上再走。就这样到了6月5日的早晨,他搭上了一辆农用拖拉机,才离开了那个地狱般的鬼地方。后来他白天藏身于一个荒废的建筑工地,找机会爬上了一辆运输车,到达了香港。他因重伤在身,知道香港也不是久留之地,就来到了香港的码头,想随便搭一条船,只要能离开中国就行,否则就可能随时被抓回去。他在几遭拒绝之后,知道无法获得许可,就用塑料袋装上水背在身上,借机登上了一条集装箱船,然而随后在海上两个星期的漂泊,使他的生命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为了不让人发现,他待在装有集装箱的货舱里,里面一片黑暗,空气污浊闷热,海上的波浪使得船体左右前后上下摇摆,使得他始终处于颠簸摇晃之中,大脑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加上集装箱里摇摆所发出的刺耳的金属碰撞声,他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同时他还要忍受着十几处严重烙伤辛辣的刺痛。他说,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根本就不敢想象自己能够挺得过来。在船上最后几天里,他面临着另一个严重的考验,随身所带的乾粮和水快用完了,他只好每天只用少许。即使如此,最后一天多,他滴水未进,整个人的身心极度地憔悴。然后,就在他坚持不住的时候,船终于停了。当他挣扎着艰难地走上岸的时候,长期处在黑暗之中的双眼被阳光刺得险些晕倒。到达休士顿时的他身无分文,警察把他送到了“希望之星”救济站。7月13日,他被送进了公园广场的医院,医生诊断为三级烧伤,共十三处伤口、深入肌肉之中,因伤口面积过大、过深,难以愈合,医生为他作了植皮手术。

一个信仰真、善、忍的人,在自己祖国受到酷刑折磨,在异国他乡得到救治、关怀和保护。可以设想,如果覃永洁被烙铁烧死在中国的劳教所,当局一定只会给亲属一个骨灰盒,或者什么也不给,只给一句话“自杀”,或是“心脏病发死亡”。覃永洁奇迹般的出现在美国,是对诬陷法轮功修炼者“自杀”、“集体自杀”、“自焚”的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的一记响亮的耳光!他们是被谋杀!虐杀!是被江泽民的电棍活活地电死!被江泽民的烙铁活活烧死的!

覃永洁的案例,是对“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对外国媒体开放”丑剧的无情鞭挞!是对江泽民人权流氓假善真恶的邪恶本质的彻底揭露!烧红的烙铁,这就是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高唱“人权最好时期”的最佳标志!中国古代素有“故人之命在天,国之命在礼”之说,江泽民既无隆礼尊贤之意,又无重法爱民之举,且谋利、多诈。覃永洁双腿比比皆是的三度烧伤组织,便是江泽民黑心的最好显示!

亲爱的听众朋友,以上我为您讲述的是从世界最黑暗的角落里走过来的覃永洁的故事。

听众朋友,接下来我们就想利用下面的时间谈一谈政治这个话题。那么“政治”这个字眼这个词和我们修炼人是丝毫扯不上关系的,从我们修炼人的嘴里说出来,那就是风牛马不相及,那为什么我们今天在法轮功这个节目中谈这个话题呢?是因为作为法轮功这样一个纯粹的民间修炼,却无端端地被江泽民集团又想将其套入他的政治圈套之内,将法轮功陷入他们摆设的政治陷阱之中。那么作为法轮功,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如何对待这个局面,如何地选择他们的行为方式呢?好,明真,接下来我们就谈一谈政治这个话题。

明真:新宇,一说到政治,人们好像都很讨厌政治这个东西的。

新宇:人们讨厌政治,其实这其中有两个原因。其一是人们希望自己保持一颗纯净的心,其二是人们觉得政治这个东西非常地肮脏,不愿意被污染。

明真:是的,尤其那些以政治为生的,总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阴谋诡计,不择手段,如江泽民之流,这也就难怪人们非常讨厌政治了,只要一和政治沾上边,人们就会避而远之。

新宇:对,其实,虽然人们大都特别讨厌政治,但对什么行为是政治,什么行为不是政治的界限却模糊不清,也分辨不清,所以哪怕是一件与政治根本无关的非常好的事情,只要被坏人、阴谋家一贴上政治的标签,人们就会上当受骗,不加分析地随声附和,其实这是很普遍的遗憾。

明真:是的,所以认清政治的本来面目,才不会被那些政治阴谋家的肮脏诡计所愚弄。

新宇:说得好,我想我们应该弄清政治的本来面目。那么,明真,你说说什么是政治呢?

明真:按照政治学的说法,所谓政治,就是国家生活的行为,即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的关系,这种关系的表现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又反作用于经济基础。

新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明真:如果用白话来讲,就是说,在统治者与人民的关系中,人民决定统治者,统治者又可以反过来统治人民,其统治方式就是统治者通过采用一切强制命令的行政手段,包括赏罚制度、私设法律,强行灌输统治者的思想以及动用国家专政机器来统治人民。

新宇:那这样看来法轮功和政治是根本扯不上边的。

明真:是的,法轮功和政治是根本没有关系的。读一读李洪志先生的十几部法轮大法的著作,你根本找不到一句有关让学员参与政治的话,而且在《精进要旨》中李洪志老师专门有一篇《修炼不是政治》的经文。新宇,你还记得这篇经文是怎么写的吗?

新宇:当然记得了。在经文的第一段,李洪志老师说,“有一些学员对社会、对政治不满,抱着这种强烈的执著心不放,从而也学了我们的大法,甚至妄想利用我们大法参与政治,这是亵渎佛、亵渎法的肮脏心理行为。如果不去掉此心,绝不会圆满。”在李洪志老师经文的第四段,李老师指出:“弟子们,你们要记住我们是真修的!是放下常人的名、利、情的,社会的制度怎么样与你们修炼有什么关系?修得执著无一漏才能圆满哪!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

明真:刚才前面我们讲了,政治说得含糊一点,是国家生活的行为,说得明白一点,就是一个国家组织的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相互关系,也就是说,统治者为了让被统治者接受统治,会采用一切行政手段,甚至强制专政手段达到目的。而法轮功的修炼没有任何组织,也不可能用任何行政手段去强制修炼者,而且它只是针对人心去修炼,教人明白做人的道理。法轮功的修炼也没有国界的限制,它是一个世界性的修炼形式,即使修炼者多得这个地球都容不下了,也不会有要决定谁、要统治谁的心,更不会有这种行为了。

新宇:你说得对,从政治角度来看,统治也好,被统治也好,它都是向外的行为,你整我,我整你,你斗我,我比你斗得还狠,你争我夺,尔虞我诈,最后政治出的贪污腐败一个比一个大,而法轮功的修炼都是向内向自己的内心修的行为,找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处处事事先想到别人,无私无我。在法轮功的修炼者中,找不到一点贪官污吏的影子。这种修自己的心性,处处先人后己的行为,所产生的效果必然是整个社会、整个国家都跟着深深受益,这是任何搞政治的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明真:那么,为什么江泽民硬要给法轮功戴上政治的帽子,将法轮功拉入他设下的政治阴谋圈套呢?

新宇:原因很简单,江泽民他深知他在人民中的名声很臭,他也知道无论在国内和国外,在世界上人家都称他为“人权流氓”、“人权恶棍”“政治痞子”,知道他作恶多端,他是想转移人民的注意力。因为他知道,只有转移了目标,他江泽民才能蒙蔽人民的眼睛,继续作恶下去。

明真:其实,江泽民的言行,无不含有阴暗险恶的政治目的,因为他希望整个统治集团及广大人民的言行无不受他个人思想的控制,人们都必须按照他的思想行为,无论这个思想多么邪恶、多么坏,都必须顺从,而且还要违心称颂,不能有自己的思辩思想,否则就是在搞政治。即使象法轮功这样与政治丝毫无关,而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一百万分有益的好事,在江泽民看来,只要不符合他江泽民的心意,就给你戴上一顶搞政治的帽子,让广大对政治不怀好感的人民看,从而达到他败坏法轮功的阴险目的。

新宇:这样看来,政治在江泽民恶棍的手里,便成了杀人不见血的屠刀。

明真:其实,在古代就没听说过什么政治。那时的明君贤王都是以德以仁来教化民众。至于修炼,那和政治根本是两回事。修佛修道,自古一直是人们所崇尚的。修佛修道之人所追求的是脱离尘世、同化大道,对政治根本就没有兴趣,在人间的行为自始至终都是修善行善,与人为善,和那种围绕政治争强斗狠的行为根本就是毫不相关的,就象在污泥中的荷花。荷花永远是圣洁的荷花,污泥永远不会变成荷花。

新宇:是的,其实在今天中国大陆,政治已经被江泽民给泛大化了。只要政治需要,人们的一切行为,包括吃、喝、拉、撒、睡,都可以给戴上一顶政治的帽子,成为政治行为。平民百姓既害怕又无奈,因为他们没有说理的地方,也不允许百姓讲他心里的话。所以说老百姓呢,你上面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能是随声附和,当今的中国真是很悲惨的。

明真:但是在以真善忍为指导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的面前,一切肮脏的政治阴谋都将成为江泽民之流邪恶阴谋家搬起的砸自己脚的石头,法轮大法的光芒必将照遍天下。

新宇:好,听众朋友,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想请您听李洪志老师在2001年6月4日写的一篇经文,题目是:《不政治》

“政治”一词是现代变异社会的名词,历史上真正人的社会是没有此名词与政治所涵盖的内容的。从人类社会出现政治时人类社会已经开始变异,同时道德观念也被其冲击着。而且搞政治的人本身就是为了名利的欲望而加入其中的,只是当初人类社会的道德观念还很强势,生活在那时的人都在此环境当中,所以搞政治的人在表现上只是没有当今搞政治的人表现得无所顾忌而已。所以从政治的出现就是肮脏的。但是,在搞政治的圈子里确有一些正义之士,忧国忧民,但那只不过是江河一束。但是对于那些反对邪恶政权祸国殃民的正义反抗者,人们也把其视为搞政治,因为他们有明确的政治主张。尽管其主张,人认为是正义的,但毕竟政治行为是变异社会的产物。如果没有当今变异的人类社会也就不会有政治的出现。

作为大法弟子的修炼是高于人的,是掌握更高境界真理的修炼者,认识上是超越常人境界的。在更高的法理境界以下的认识就不再是宇宙的真理了。这一点每个大法弟子在修炼中都是明确的,那就更不能把常人的政治混于正法当中。大法弟子所承受的魔难是正法与修炼中的事情。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也只是说明大法与弟子们所承受的迫害,其根本目的是在救度世人,去其众生头脑中被邪恶所灌输的毒害,挽救其将来因敌视大法而被淘汰的危险,这是大法弟子在承受被迫害时还能挽救众生的伟大的慈悲体现。从另一方面讲,神、佛怎么能参与人的政治呢?神、佛更不会肯定变异了的人类社会所出现的政治。

人类社会是修炼的好场所,是因为这里的一切都会使人执著,因此而能走出来、去除一切对人类社会的执著,才伟大、才能圆满。

*********************************

亲爱的听众朋友,接下来为您播送的是纽约州二十区参议员致信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

纽约州二十区参议员马迪.马克维茨2001年7月2日致信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表达对法轮功修炼、对作为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所做工作的支持。译文如下:

亲爱的李洪志先生:

写此信谨表达对法轮功修炼、对您作为创始人及老师所做工作的支持。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的精神当是我们共同分享并从中获益的。我赞赏在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面对他们自己政府的镇压所表现出来的充满勇气,不屈不挠的精神。

于七月三日星期二早晨九点,西方法轮功修炼者将开始一个预期两周的从纽约中国领事馆到首都华盛顿的徒步旅行,以唤起人们对中国镇压法轮功的关注。这次步行代表那些在中国为法轮功请愿的无畏和坚定的公民。我们在美国,享有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赋予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和平结社以及向政府鸣冤的权利。我表扬你们所有的呼吁和平、终止对法轮功的镇压,用此徒步行动将声音传递给百万民众的人们。如我能进一步提供帮助,请尽管打电话给我。

你的忠诚的,
马迪.马克维茨

*********************************

听众朋友,接下来请您收听美国国务院新闻公告,题目是:美国对中国加剧镇压法轮功深感忧虑。

新闻公告
国务院发言人里查德.鲍
华盛顿
2001年7月5日

法轮功在中国

从报导中获悉中国进一步加剧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美国深感忧虑。尤其对六月二十日发生在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的十几名法轮功修炼者的死亡事件,深感不安。我们对受害者的家人深表同情。

虽然对在万家劳教所发生的实际情况有不同的描述,但是有关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政府手中遭受暴力和酷刑的报导是骇人听闻的。

过去,我们已经表达了我们对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严重关注,我们仍将继续这样做。我们呼吁中国尊重思想自由、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允许所有人自由实践他们的宗教信仰,并停止对法轮功的长期镇压。

我们尤其呼吁中国释放被关押在所谓的“劳教所”的法轮功修炼者以及其他行使基本人权的人们。中国政府声称法轮功修炼者在一些劳教所里集体自杀。更多的人坚称这些死亡是因酷刑和虐待所致。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人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应该被监禁在这样的劳教所中。

我们还紧急呼吁中国,允许国际红十字会和其他公正的国际机构不受限制地访察这些劳教所,调查被关押者们所受的待遇。

*********************************

亲爱的听众朋友,接下来为您播送的是烈士的后代修炼法轮功的遭遇。

我叫玉雪,今年67岁,中专毕业,是中学退休教师,也是烈士的后代,我父亲的事迹被载入河北省党史《可爱的河北》一书中。我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中长大成人并当上了人民教师。我一生从未做过对不起共产党、对不起人民的事。我就想向党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老师好!电视上和报纸上的报导都是失实的,对“法轮功”的打压是错误的,是千古奇冤!是中国的耻辱!

我是大法的受益者,通过我的真修实践证实了法轮大法是真正的正法,因而我把我坚修大法决不动摇的决心从多方面曾向各级领导表明过。但得到的结果却是对我的监视和非法关押。

我没有政治目的,也不想夺谁的权。我就想修炼,就想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就想做一个好人。可是我却遭到如下的对待:

我在自己家门口站着被抓,让我女儿代交200元罚款;

2000年“4.25”的前几天,我在家吃晚饭,就被带到办事处非法关押了8、9天;

2000年7月8日,有亲戚路过我家送了点菜,就说是“串联”,竟然荒唐的连亲戚一块弄到派出所留置室关押起来,监视居住。其间我几次找有关领导谈话,可领导避而不见。到7月15日我绝食已3天,以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结果他们把我送第一看守所刑拘一个月;

2000年8月15日从看守所回家一看,把家抄了个精光;与此同时,我的工资也被无理克扣到每月仅仅250元人民币。

面对邪恶对于善良的镇压,我不能坐视,于2000年10月3日,我在北京给中央领导寄了一封呼吁停止镇压法轮功的上访信,2000年12月5日我又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出站口被便衣无理抓到车站派出所,后送石家庄驻北京办事处,在那里他们给我上背铐并在院子里冻了我多半夜;他们根据车票把我送回石家庄公安局,让警察署把我拉走骗出我的地址和姓名,随即把我带到派出所,第三天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送看守所一个月;2001年1月6日,他们为了达到把我劳教的卑劣企图,居然把我67岁的年龄改为65岁;面对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将我非法劳教的手续,我拒绝签字,结果是警察替我签名。就这样他们把我强行抬到劳教所。在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发现我心动过速、血压高,劳教所拒绝接受。这样我被带回派出所“监视居住”了5天(在5天中我仍以绝食表示抗议),他们又给我检查身体,血压还是很高,不得已也不情愿地把我送回家。

我真想不通!一贯声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实事求是、以理服人的党上哪里去了呢?为什么我现在连向党说句心里话的权利都没有了呢?我在家门口站着究竟我扰乱了谁家的社会秩序?我在家坐着亲戚来看看我,又扰乱了谁家的社会秩序?哪条法律规定不准串亲戚?罪犯可以上北京上访,我为什么就不能?要国家信访局干什么?我上北京又扰乱了谁家的社会秩序?这不是大白天说梦话吗?

亲爱的听众朋友,今天的“法轮功时间”节目就为您播送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在下次节目的同一时间,我们再会。

(以上节目可在www.falungongtime.net下载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