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逆境中得法 在坚定中修炼

我的得法之路


【明慧网2001年10月14日】如果在半年前有人告诉我,我将成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我一定会吓坏了。我身在大陆邪恶充斥最严重的地方,两年来,耳濡目染的全是种种捏造的有关法轮功的谎言,在新闻媒体上无数次看到法轮功如何可怕,似乎修炼此功的人必然会杀人或自杀、自残。在大家谈“法”色变的时候,我也避之犹恐不及。

有一天,当我远在美国的姐姐告诉全家人她已经开始修炼法轮功时,我和全家人大为恐慌,一起向她警告,并用江泽民政府的宣传和姐姐较量。越洋电话两端持续争执了近一年时间,原本就有慢性疾病的父母因此而加重了病情,大家很难理解一向理智的姐姐怎么会信“X教”!

姐姐是个敬业的人,诚实、善良、睿智。由于长期的拼搏,她在获得极高学历和成就的同时也有着严重的神经衰弱症。她性格内向,对自己和环境都非常苛求。在我的记忆中,她会为别人的一句中伤而失眠,会因为父母的批评而痛哭,坦率的讲,她的性格曾是非常脆弱的。可是,在我们全家阻止她修炼甚至口不择言加以训斥的时候,姐姐的平静和坚强让我吃惊,她不仅反复劝导大家,而且说了很多让我吃惊的法理。她在父亲震怒的谩骂中也未失眠,父母以断绝关系相威胁时,她仍然很冷静的开导大家。她告诉我她的种种疾病完全消失了,尽管远隔重洋,只能听到她的电话,看到她的电子邮件,但我可以想见她的变化是完全真实的,因为,和她共同生活的20多年里,我从没有听她撒过谎,而且,她的生活态度一向严谨,做学问极其认真,不可能无端加入到一个如宣传中所说的“X教”中去。她的变化让我陷入了思考。

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就是想看看那本《转法轮》,希望知道姐姐的变化是怎样产生的。在大陆,找到这本书几乎是不可能的。当姐姐知道我的愿望后,立即把电子版的《转法轮》通过互联网发到了我的手上,带着疑惑,我开始了第一遍读书的过程。说真的,我并没有立即被他吸引,因为每天都能从CCTV的新闻联播中看到有关法轮功的反面消息,我害怕看的多了会真的自杀或杀人。用了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终于看完了第一遍。这么长时间才读完一本书,在以速读见长的我身上是不多见的。然而,一个奇迹发生了,得了近十年的慢性肠胃炎竟然好了。长期处于快节奏生活和竞争中的我,一直感到身心疲惫,而此时却心情恬淡,仿佛一辆高速行驶的跑车驶入了慢车道。我反思自己多年积累而形成的人生观,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好人,在现实社会中,我奋力拼抢的东西显得那样肮脏。我想,也许我还不配做一个修炼人,但我一定要从做一个好人开始作起。

首先发现我变化的是我丈夫,他发现我的脾气比以前好了,但得知是因为看了《转法轮》时,他大惊失色,要求删除电脑中的文件,我不同意。每次接听姐姐的电话,他总坐在我对面生气地瞪着我。我们感情一直很好,他第一次怒气冲冲的说要和我离婚,他从来没打过我,但却因为一件小事而打了我好几个耳光,我心里非常委屈,把这些告诉了姐姐。姐姐立即发来了师父的许多讲法文章,并且点明这是需要我过的关,师父已经在管我了!我疑惑,我不曾为大法作任何事情,仅仅是因为看了书并且改变对法的看法,师父就管我了?在姐姐的积极鼓励下,我很快读完了第二遍,我渐渐开始明白师父讲授的法理了。如果真如江泽民政府所说,看了书就会去杀人或自杀,那么国外为什么没有类似的报道?许多以前不明白的事情在瞬间豁然开朗了,我兴奋不已,我开始明白自己得到了怎样的福分。

随着我的变化不断深刻,我丈夫开始支持我读书了,他为我更新电脑上的部分配置,以便我更方便的阅读,师父的录音他帮助我下载并找到相关的播放软件。当我懒散的时候,他甚至提醒我该精进了,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甚至会和我一起看一段《转法轮》。我发现自己开始心存感激地生活了,我得到的东西太多了,师父的慈悲给了我太多的变化,姐姐几乎天天打电话给我,我的难题总是在第一时间得到解决,我想,这一定是师父安排的帮助。感谢姐姐和丈夫,更应该感谢师父的慈悲。

我的生活中不断发生着和大法相关的事情,我的几个同事去大连出差,在通过大连火车站检票口的时候,检票员身边站着几个警察,其中一个举着牌子,上边写着“法轮功是X教”,进站的人必须念了这句话才能够通过检票口。其中一个同事是个个性很强的小伙子,虽然他并不是大法弟子,但是对这样的文革式做法非常厌恶,他拒绝念,并说:“我看你们挺邪性的。”于是,立即有几个警察扑上来,把他扭送到车站派出所。同去的同事们忙替他解释,可是警察还是逼他把那句话写下来,并写出“悔过书”才能上车。直到一名认识我的同事的中央电视台记者出面解围,这件事情才告一段落。

随后我不断听说有关江泽民政府镇压法轮功的消息。派出所必须抓够相应定额的法轮功学员才能被上级认可,如果凑不够数目,就抓一些不相干的人充数,没有当地户口的民工首当其冲的成为目标,他们文化程度低,在城市生活因为没有所谓合法身份常被警察驱赶,他们没有任何权势背景,即便被冤枉也投靠无门。根本不懂大法的那些民工当然会为了获得自由写一些所谓保证不炼功的悔过书,而媒体不失时机地抓住这些悔过书,说成是感化的人又增加了多少多少。

对江泽民政府不满的上访群众,和对贪官污吏不满的老百姓也成为充数的对象,一个卖菜的妇女告诉我她们村子的一个人因为不堪忍受乡长的欺压去上级告状,立刻被当做法轮功“分子”抓起来了。

许多真正的大法弟子常在深夜冒险张贴正法的传单,不时有大法弟子被逮捕的消息传来。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告诉我,她的邻居是大法弟子,50多岁的老太太,因为发传单的事情一直关在监狱里,她的儿子因此无法解决婚姻问题,因为害怕被牵连,原先的恋人和他分手了,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和他恋爱了。可以想像,这样的事情在中国有多少!

为什么我会一下知道这么多事情?为什么以前没有人告诉我?我想,这应该是一种安排,只有知道更多的真相,我才能更清醒的认清现实、坚定修炼。我希望更多的人知道这些真相,可是身在大陆,有太多的不便。一些便衣往往装成大法弟子来获得情报抓更多的人,很难判断真假,所以我把这些事情写下来,通过姐姐发送给明慧网,让更多的人知道大陆目前的一些现状。

修炼的路是不平坦的,我的意志常常受到冲击,但是,在事实真相面前,只有义无反顾的坚修、实修才能从困顿中走出。更多的人还蒙在鼓里,等待他们的到底是什么?

在大陆,《转法轮》如同绝迹一般,更多的人还在跟着江泽民政府大骂大法,我常常感到悲凉,那么多也许美好的生命因为没有机会认识真相而永远失去了修炼的机会。

现在我感到自己是何等的幸运,寻找几世的佛光已经照耀在我的身上。我将坚定的实修下去,在适当的时候努力为大法洪传贡献自己的一份薄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