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生命于法中,在正法中升华


【明慧网2001年10月14日】经历了十天的绝食请愿,一幕幕的场景就象昨天发生的一样。今天,我把自己其中的所思所悟与同修们进行交流,作为我的见证:

在绝食中,我们被多次问道:“为什么要绝食?”当初的决定是很突然的,记得当时听到一同修说起昨晚有当地的弟子要去华盛顿DC中国大使馆前绝食,声援大陆马三家劳教所正在绝食的及130位弟子。我当时并没有说什么,然而内心中却强烈的表达了一个愿望:“这是我该做的,我要兑现我曾经发过的誓言。”

当我决定了自己要去参加绝食之后,常人的执著心纷纷翻了出来:“这可是无限期绝食,结果如何很难想象……”;“现在不说要去,没人会说什么,而且每天我还有必做的弘法的事……”我为冒出的这些念头感到羞耻,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果不能放下生死,如果在自己应该走出来的时候,被看似合情合理的执著障碍住没有走出来,我将无法面对国内那些在残酷的环境下用生命在证实法的弟子们,更无法面对为我们承担了历史上的一切、并且还在为我们承受的师尊。师父说:“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只有此时此刻,我才能感受到这句话的份量,是的,作为一个大法粒子,能否在关键时刻,放下生死,将生命溶于法中,是每个弟子都要面对的考验。

为了能与华盛顿DC的弟子们协调,我们通知了当地的弟子,但由于时间仓促,当地弟子从联系媒体弘法的角度考虑,估计头三天绝食不会有任何采访,让我们考虑是否推后。但我们几个人觉得不管外在因素如何,我们先把它做起来,我们可以改变环境,而不能等外部环境的变化再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就这样,我们五位弟子连夜动身奔向华盛顿DC。

正象在《绝食声明》中我们写到的:“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热爱生命,“真、善、忍”的法理让我们懂得了珍惜众生的道理;

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明了生命,因为我们知道“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代表了生命的更高价值;

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忍无可忍,经过了无数法轮功弟子一次次的和平上访,善意陈情,以至静坐请愿,游行抗议,江泽民政府却变本加厉,善意被扭曲,良心被践踏;

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别无选择,无数被江泽民政府蒙蔽的民众,以冷漠的态度对待这世间最大的冤屈,默视这血腥的残暴镇压。

在正义与邪恶之间,在善良与残暴之间每个人都面临抉择。请发出你的声音,请伸出你的援手,为了人间的美好,为了我们所有人的未来,我们真诚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站出来支持正义与善良!

强烈要求江泽民政府停止镇压,无条件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法轮功清白!还所有善良的人们追求“真善忍”的自由!”

时刻保持正念,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

在对待“绝食”问题上从一开始我就保持着一个信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来这里绝食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来证实法讲清真相,救渡世人,如果是我师父安排我在身体上承受,我就去承受,如果不是,谁都没资格安排我承受什么,不管你是什么神,是多高的层次,都给我走开,不许来干扰我!这一念让我在十天的绝食中奇迹般的没有出现任何常人认为的身体上的痛苦,在师父慈悲的看护中,坚定地走了过来!

在绝食这一特殊时期,我们更深的体会到学法的重要性。从一开始我们都认识到:如果我们不能确保学法炼功就不能保证我们的纯正心态,更不能有力的证实法。我们几位绝食的弟子就分了工:有人专门负责安排学法炼功、发正念;另外有人负责每天提醒大家写一写心得日记,收集起来作为一种见证;甚至还有弟子被“任命”为“生活委员”,负责日常生活上的琐事,特别留心绝食弟子身体和精神上的变化,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任何方面出现的不妥当,都会被旧势力钻空子。我们明确的认识到我们的绝食行为在海外是第一次出现,虽然绝食完全是自发的个人行为,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必须要为大法的整体负责。

一开始每天的计划是:早7:00点全体炼功两小时,然后发正念,然后再读一讲《转法轮》,并且每两小时发一次正念救助马三家狱中绝食同修并除恶。下午的安排也很满,睡觉前要读或听看一讲《转法轮》。

在绝食的后期,由于各种媒体纷纷来采访,再加上我们本身也有所松懈,安排好的学法炼功计划没能很好的坚持下来,这也使我们从中得到教训:我们是大法弟子,连生命中的一切都是法造就的,如果不能时刻溶于法中,不能时刻保持正念,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从而减弱了我们证实法的力度与效果。从个人角度来看,一个修炼人是否能在法上理解法,能否在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中以正念清除它们,不正是我们实践我们伟大誓约的重要一环吗?

放下生死,在正法中去掉各种执著

从绝食开始到结束,各种执著特别是围绕“绝食”这一直指生死的考验纷至沓来。修炼人的每一思每一念都可能在我们这个空间表现出它的影响。记得绝食的第二天,头脑里冒出个常人的念头:“有人减肥还有两天不吃饭的呢,今天才是第二天,我应该没事。”刚这么一想胃里就不对劲儿了,饿的感觉就上来了。我马上意识到这个想法不是我的,是对我做这件正法之事的亵渎。这样一想,饿劲儿很快就过去了。

有的时候,考验是来自其他弟子的关心中:比如,很多弟子来劝我们多休息,多躺会儿,可我想,如果我总是想着我已绝食多少天了,应该象常人绝食一样躺着不动、保存体力,我也就把自己放到常人的境界中去了,那可能就真的躺倒了、不行了。

我们中岁数最小的一位弟子在她的日记中写到:她甚至忘了绝食的事,是在看到弟子身上戴的“绝食为正义”的绶带时才想起:呀,我在绝食呢。

在绝食的过程中,我从开始的不自觉地计算天数到后来看到食物或看到别人吃东西也不动心,甚至没感觉。我体验到自己身体上的净化,那种身体洁净无比的感受是我从未领略过的。在那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下,每时每刻都把自己放在正法之中,各种执著在不知不觉中放下许多。有一天,忽然觉得怎么头脑中这么宁静,而以前在打坐中都是想这想那的,我惊讶于这种状态,硬想去试试从思想中找找执著,可思想中却不起一丝波澜。当时那种身与心的纯净,让我震惊于一个修炼人在法中所能感悟的那种美好的境界。而这部法正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历尽艰辛,亲自传授给我们的宇宙大法:“真、善、忍”。

师父在《再认识》中讲到:“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当看到明慧网等大法网站对绝食行为的正面报道以及世界各地弟子也纷纷采取绝食的行动来声援大陆同修时,不知不觉中竟出现了某种欢喜心,再加上整体的学法炼功松懈下来,一些常人心也冒了出来,想用能让常人感动的方式来吸引媒体,结果,最后发现效果与当初想象的相差很远。

有一点很明显,当我们在很纯净的心态下与媒体接触时,报导出来的东西就非常正面,而当我们抱着很强的执著心想要媒体怎样报导时,结果却不令人满意。这使我悟到:大法弟子在任何时候都要以一个修炼者的心态,一种无私无我的平和心境对待一切,这是对每个修炼者的要求,也是正法时期对做正法之事的大法弟子的要求,只有我们自己时刻保持心正,才能去正不正的一切。

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应该以SOS的紧迫感去讲清真相,救渡世人

在去DC绝食之时,只觉得这样做对大法有利,就去做了,而当我们来到华盛顿DC开始绝食后,当地弟子闻风而动,给予我们极大地支持,特别是在经过与DC弟子的交流后,使大家对我们在海外首次采用这种绝食形式,有了进一步的理解与认同。从我们绝食的当天,DC弟子中的媒体小组就紧张而有序的运作起来;一直在大使馆前坚持了近两年炼功抗议的几位老妈妈轮流陪伴照顾我们;很多弟子纷纷买来大量的瓶装水;十数条蓝底白字的绝食绶带及写有“绝食”字样的遮阳帽是大家一笔一笔涂写上去的,大型横幅标语和绝食声明立板被快速的树立起来;因为我们坚持晚上不离开使馆前,DC弟子默默地开来多达4、5辆自家的面包车,移去后面的坐椅,让我们夜里能伸直腿睡个好觉;一位在附近宾馆工作的弟子为我们租下一个房间,让我们可以有个地方去洗漱方便;还有每天为我们打印大法网站文章的弟子们,使我们能从中获得极大地鼓舞与支持……这一切使我们的绝食行动成为众多大法弟子同心协力,作为一个整体在做一件助师正法之事,而我们只是这个整体中的一个环节。

DC弟子的巨大付出,使我们深深感受到那种大法弟子在一起的那种坚不可摧的力量,以致于在后来的一次交流中,一位绝食弟子半开玩笑地说:整个“绝食请愿”中,大家都在忙,好象就我们几个清闲,只是饿饿肚子而已,其他都是大家去做的。

从这其中我感受到:其实绝食的形式并不重要,不管是“环球步行”或是“绝食请愿”以及任何其它形式的正法讲清真相的行动,重要的是自己的那颗心,对大法的那颗敢于放下生死的坚定纯净的心才是最重要的。

在绝食之前,我虽然也天天在看SOS救援国内弟子的各种报导,但从内心里并没有真正体会到那种只有船只快沉了或人命危在旦夕时人们才叩响SOS的紧迫感。当我处在绝食之中,才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什么是“SOS”,才真正了解那些敢于用生命来证实法的大陆弟子们的伟大。我们只绝食了几天,而马三家劳教所中的绝食弟子们已经进入了第4周;我们可以在绝食中自由地炼功学法,而他们面对的是灌食和各种酷刑。马三家劳教所只是中国大陆残酷迫害的一个缩影,无数的大陆弟子在身处水深火热之中还在慈悲地向世人讲清真相救渡他们。切身的体验让我悟到:我们不仅要从内心真正以SOS的紧迫感去声援国内弟子,更应该以SOS的紧迫感去让更多的人们了解真相,了解大法,因为芸芸众生才真是应被SOS紧急救援的生命啊!

面对江氏政府漠视生命的冷酷残暴,我们六位绝食弟子又北上纽约联合国递交呼吁书。路途中又一次狂风暴雨大作,在这时我们看到一副奇景:在我们车前几百码的路边,一道绚丽的彩虹在大雨中从地面划过前方的高速公路,一直伸展向天穹,而我们的车就从这道彩虹下飞速地驶过。我们知道,黑暗的天空终将放晴,法正乾坤的时刻也即将到来,而我们需更加努力,跟上正法进程。

希望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在法正乾坤之时,都能够在慈悲的师尊面前无愧于自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称号。

(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2001年10月8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