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迦牟尼佛(三)(四)


【明慧网2001年10月15日】三 夜半逾城入山修学

太子年十九岁,因耶输妃已有孕,足以告慰父王了,就要求父王决意出家。父王涕泣不许。太子奏道:“要我不出家也可以,只要父王保险我四件事:一、不衰老,二、不生病,三、不死亡,四、不别离,我就绝不出家。"那人世间所绝对不能避免的缺憾,叫净饭王哪里能够保证和允许呢?忧虑之下,只好严密地看守着太子,外面派五百力士严守四城门,宫门都下了重锁,里面吩咐妃子宫女昼夜分班地陪伴着太子,歌舞娱乐,不离其身。可是哪里能够阻止太子出家的志愿,但等时机一到,就要策划进行。二月八日的中夜,月色明朗,太子起身,见许多宫女都熟睡得如木人,口涎鼻涕,污秽不堪;彻观人身这个皮囊,里面满盛著粪尿浓血。太子心生厌恶,窃怪世人却于这个“不净聚"妄贪淫欲!太子唤起马夫名叫车匿,把骏马健陟驾起来。车匿高声泣谏,要想惊醒宫人,无奈宫人都鼾睡不醒。车匿只得把健陟牵了过来。太子跨上骏马,大声喝到:“我学诸佛出家之法。"就由天神拥护着,跨越北门出城。太子誓道:“我若不了生死,终不还宫;我若不成佛道,终不还见父王。"说誓完了,诸天赞叹!太子出城东行,到天明时候,走到阿拔弥河的深林,就是跋伽仙人苦行的所在。这里山林郁茂,寂静无哗,太子心生欢喜,就停了下来,命车匿牵马回宫。车匿跪哭着不肯独自回去,连那白马健陟也曲膝流泪号叫起来。太子劝他道:“我所要到的地方,已经到了,你且骑着马回宫去。我将珍珠巾子和璎珞帽儿,交你带回宫去,替我拜上父王,请父王姨母妃子们不要为我爱恋悲痛。我如在宫,岂能不死,终究是要分离的;而一死之后,永不再见了。我今来学了脱生、老、病、死的法门,才能永不别离呢。你去替我劝慰父王,待我得道之后,就要回来救世的;那时再来和父王相见。"车匿泣奏道:“太子生长深宫,安享尊荣,今到山林,和可怕的荆棘虫兽在一起,怎能受得住这个苦患险难呢?"太子说:“我在宫中,虽能免有形的荆棘,却不能免那老、病、死、苦无形的荆棘;那无常迁流的世间,才是苦患险难的所在。我今要解除老、病、死、苦,而得永久真实的安乐!"说毕,脱去宝冠,拔其所佩的宝剑,手自削发,发愿道:“我今依诸佛之法,剃除须发;愿与一切众生,断除烦恼习障。"那时候来了一个猎人,身上穿着袈裟,手中拿着弓箭。太子问道:“你们打猎的人,为什么穿著袈裟?"猎人道:“这是古佛的法服,我们穿了这个,野兽以为我们是慈悲不杀的人,就会亲近过来,那么就好捉住它了。"太子道:“我现在缺少一件袈裟,愿将我一身锦绣的衣裳同你换这件袈裟。"那猎人听了,很欢喜的忙着脱下袈裟,和太子交换了。太子换了那寂静的法服,完成僧相。车匿知是不可挽回的了,只得痛哭而回。

四 外道折服钦差访寻

太子既遣车匿还宫,独自信步入林,寻访解除生老病死之法,走着走着看到一些苦行者,他们以树皮树叶草等为衣,不吃人间烟火食,只吃草木的花果;以拜水拜火拜日月拜天为事,或有一天吃一餐,二天三天吃一餐的自饿者,或者睡在荆棘尘土之上,或者睡在水火之旁,都是那些无益处无意识的盲修瞎炼。太子知道这决不是觉悟真正解脱之道。於是太子就继续北行。再说王宫里:次日宫人醒来,不见了太子,又不见了马夫车匿和骏马健陟,知道太子已经逾城出家了。於是阖宫闹得一片号泣啼哭声,尤其是净饭王和波苏波提姨母、耶输妃子,悲痛的晕厥过去。等到车匿牵马回来,大家都来责骂他,车匿把大声泣谏而宫人不醒,和一路上没奈何的情形,太子劝慰各人的话,诉说了一遍,把太子脱下的珍宝,交奉大王和姨母妃子。诸人知道太子的志愿,非人力所能挽回,也就不和车匿为难了。净饭王一面吩咐耶输陀罗妃子,好好地保重身体,护养胎儿,别太悲苦了,而影响胎儿的生长。一方面为了爱子情切,却要亲自出去寻访太子。王师大臣听见了,急忙同来劝谏大王,愿代大王去寻回太子来。净饭王也就答应了,即敕王师和大臣火速去找寻太子回来。这两位钦差奉了国王的谕旨,就带领人众,马不停鞭的追寻到跋伽仙人苦行林中;进得林来,见过仙人,便问太子的下落。那道长说:“太子因为不满意我们所修之道,北行去寻访阿罗逻仙人去了。"大臣们听了即告辞出林,不辞劳苦,飞奔北行。刚到半路,遇见了太子,在一棵大树下面静悄悄地端身趺坐着。两钦差屏退了左右,恭敬地走了过来,向太子行过礼,告坐一面,问候既毕,就把宫中情形,告诉太子,劝太子回宫。太子决然不回,向他们讲了人间的生、老、病、死之苦,不找到解脱之道决不回宫。大臣道:“太子的话,确也不错,然而修道也不必定要在山林。回宫以后,也可修道。"太子道:“我所著手工夫,应该在山林中修。请你们回告父王,我若不修成道,决不回来!"说着,便告辞起座,飘然北行了。两位钦差无法挽回,惆怅地回去向大王覆命。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