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相的过程是我们正法修炼的过程


【明慧网2001年10月15日】我父亲是一个曾被邪恶控制失去理智地打我甚至骂师父骂大法的人,通过我向内找讲真相,他变成了一个知道大法好、甚至开始抵制邪恶的有希望的生命。

在这一过程中我提高了很多,体会到了师父讲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同时在其中又找到了许多不足。开始想把这件事的经过写下来,可又觉得还有许多不足之处,三番四次提笔又放下。后来突然悟到是邪魔的干扰:“我这点事没什么、不值一提,别写了”──这根本就不是我,是邪魔在利用我的自卑心(名利心派生出来的)及为私的心干扰。我立刻发正念铲除它。平静下来后,一气呵成写下了这一过程。其实,以前明慧网上有不少同修曾识破此魔,我虽然看到却没有象师父要求的“第三者看到了都要向内找,查一查自己是否也有同样问题”(大意),以至于被干扰一个多月,才恍然大悟走了弯路。通过此事我悟到正法弟子平时一思一念都必须正,发现执著不只去这颗心,还得发正念铲除利用甚至想利用此心干扰正法的邪魔。现在我对正法修炼有了更深的理解。

两年来不断地给身边常人讲真相的过程中,悟到我们修炼人自身在法理上很明白、没有观念障碍的时候,我们正的场就能制约常人,他们很快会明白。当他们不明白时,向内找,站在法上找到自身变异的观念及执著,清除它,再讲给常人,他们马上就明白了。我们修正了自己,符合了法,人都会明白的。另一方面对于那些“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正法与修炼》),就不单单是讲给他真相了,还要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同时更要向内找,看看邪恶钻空子的地方在哪里,修正我们自己,不给邪恶机会,就是坚决清除它,人自然会明白真相。讲清真相的过程是我们正法修炼的过程。

1、讲真相遭剧烈排斥,向内找消灭邪恶

说说我的父亲。由于我坚修大法,受到迫害,学业面临危机,触及到他的名利心,他起来反对,两年来打了我好几次。第一次是我依法进京上访回来后学校办洗脑班,他和我妈赶到,我母亲拖着刚刚做完手术的身体声泪俱下(她的病拖了六七年没手术,恰恰在我去上访前没多久就做了,我知道是以这种方式磨我,动我对大法坚定的心),父亲给我跪下,见我还不写“保证书”,就一掌打在我头上。当时我的耳朵就听不见了,后来他又抓头发,见我不动,又说一些不好的话。一次是我拿给他真相资料看,他当时就撕了,给他讲真相,讲一句、他踢我一脚,最后又是气急败坏地一掌打在我头上,我的眼镜都被打飞了。那时我本性的一面明白那不是真正的他,而是控制他的邪恶。有一次我炼功,他硬把我腿搬下来,当时我悟到自己有怕心,在整个环境中是去我那颗怕心呢,于是守住心性,坚定地将腿搬回,我没动心,师父鼓励我让我看到眼角处的法轮在快速旋转。还有一次又是在学校洗脑班里,面对学校开除的威胁,他又大打出手,那时我已绝食第六天。最后一次仅仅因为让他看大法真相光盘,他竟用皮带抽得我浑身是伤,让许多亲戚落了泪。那时他被控制得失去理智,骂师父骂大法,我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后,他后悔打了我,但给他讲真相,一提师父和大法,就又用邪恶的谎言及歪理来辩解……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失去了信心,觉得他真不行了。那天我就离开了家,好不受干扰地做大法工作。

冷静下来我仔细想了想,难道都是他的问题?邪恶钻空子的地方只是他不好的思想?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许多问题。比如:我在给他及亲人讲真相时与给其他常人讲真相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同样的问题有的常人一听就明白,而他及亲人怎么讲都难明白——是我自己夹杂着人的情,表现出流泪、委屈、气恨,把他们当成了“亲人”(用人情和亲缘联系在一起的常人),而不是当作一个生命去救度。

再往深挖,“情”还派生出了执著于非得怎么样——大法庄严神圣,不是求着谁得的,这个求心本身就暴露出我对法不坚定,把大法摆到了次要位置上去,把人摆到了重要位置上去,甚至有利用大法的肮脏的心,没有给人展现出大法的威严。同时在讲清真相时,夹杂着为我为私的观念,“我认为……。”把讲真相这么神圣的事情搞成了人与人之间的观点争论,成了在争论当中维护自己的观念了,有时甚至起了争斗心,没有用慈善的心,站在救度生命的基点上。

所有这些人的情、求心、为私的观念,挖到根子上是基点的问题,原来问题出在我完全站在了人的基点上做大法的事,没有真正地站在法上。同时我认识到这些东西都不是真正的我,是修炼人应该修去的变异物质,我却把它们当成了自己。这是我找到的自身的问题。

另一方面,现在是正法修炼,师父让我们用正念及功能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在给常人讲真相时,没有及时分清哪个是真正的人,哪个是控制人的邪恶。同时用人的情来对待,阻碍了神的一面正法。比如:对于控制我父亲背后的邪恶因素没认清,以至它对真相的抵制,我用人的气恨对待,对于它控制我父亲打骂我,用人的委屈对待,把邪恶当成了他,铲除起来就不彻底,加上人的情,发正念也不够纯正。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失去信心”、“认为他不行了”,本身就是对邪恶控制他的认可,对旧势力安排的认可。师父讲:“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清除的是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旧势力,从中圆满的是大法弟子与树立大法的威德。”(《大法坚不可摧》)站在法上,神的一面起作用,邪恶不堪一击。

现在我坚信能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救度这个生命。当我升起这种坚不可摧的决心后,我不再认可邪恶对所有善良生命的控制,我要用我生命的全部保护他们,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自然而然我想到他被正过来后抵制邪恶、甚至帮我做大法工作的景象。

2、站在法上讲清真相,正念清除一切邪恶

师父说:“但是,我们还在修炼中,还有最后的常人之心。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如果发现是干扰与破坏,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正法与修炼》)我现在更加明白了应该怎么做了。我把父母约到一个能看光盘的地方,想给他们讲真象,在去之前我摆正自己的心态。我是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救度生命,一言一行一念都必须符合法。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分清哪个是真正的我,对于情、观念、执著等坚决铲除,绝不被它们带动说一个字,纯净自己;同时对于他们两个生命,则分清哪个是控制他们的邪恶因素,对他们人的一面讲真相要和善,而对于邪恶,坚决用正念铲除(表面上不理它,心里发正念铲除)。是一个顶天独尊的神在做最正最神圣的事。在去的路上我想起了炼功时师父讲的“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

一进门,看到父母,人的东西翻江倒海就出来了,又是气恨,又是委屈……。因早有准备,我一句话不说,就是清除这些不好的物质,背“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对于他们的寒暄之词,只是哼哈应付,却不说一句话,因为必须保证我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平和慈善的、不带一点不纯的东西。过了一会儿,心平静下来,我想还是不能说话,表面上他们被利用打过我,其实邪恶针对的是大法,大法是有威严的,即使他们被利用他们也错了,我怎么能先说话呢?我在等待他们的道歉(而且这次约他们出来也是因为他们有悔过之意才约的)。

果然,我爸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了吗?孩子,你出去这么多天,我们想你哪,打你后悔了、错了。”一看他们人的良知出来了,我就说:“我来的目的不是为了满足你们的亲情,我是要给你们讲清真相,为你们生命的永远负责。”我的话坚定而平和,震动了他的心,他一怔。

过了一会儿他人的一面表现出将信将疑。我问自己下面该怎么办,忽然我悟到揭露邪恶的内涵也包括把控制人的邪恶揭露给被其利用的人的一面,想到他曾经在打得我浑身是伤时,竟让我穿长衣长裤以掩盖对我的迫害,他人的一面在被利用,甚至意识不到邪恶。我再次打破沉默突然问:“那天骂师父骂大法打我,不是你的本意吧?”回答是:“你明知道我不想看光盘,还放。”我听到这句话很难受,因为这是邪恶说的,根本不是他人的一面(人是不会还没看,就知道自己不愿意看,更何况是救度他的真象)。我不说话了——邪恶暴露出来了,我就清除它。于是我心里不断地默念正法口诀。

我想:我的问题都找到了,邪恶钻不了我的空子,而他被利用的原因是他执著于我的学业及出于情为我的安全担心。那么邪恶就利用这两点及他的不明真象强加给他一个邪恶的观念:“因修大法不能上学,因炼功而不安全”,同时把对大法的敌视与仇恨强加于他的心中,强硬地控制着他,不让他明白真象,甚至上次我要放光盘给他时,邪恶害怕了,怕被清除,就控制他打我阻止我放甚至骂师父骂大法。

这时突然我又悟到,师父给我们讲法度我们,是给我们讲明法理,破除我们后天形成的观念、执著,甚至利用现代科学来破我们的壳,那么让他们明白就要先破除他最根本的障碍,破除邪恶强加给他的邪恶观念“因修大法不要学业、失去学业”。比如:首先利用他执著于学业的心,告诉他为什么我会失去学业,是邪恶迫害所致,甚至他们不明真相协助邪恶加重了对我的迫害。给他讲明一切都是江泽民迫害所致,甚至可以利用他的执著。学校第一次办洗脑班,怕曝光,不让家人知道,一个同学告诉了家人,学校反倒批评了这个同学一顿,可他们知道后不抵制迫害,反而协助学校迫害我,强制我向邪恶妥协。第二次学校办洗脑班竟然堂而皇之地邀请他们参加,对于学校的威胁开除,他们竟然以他们的名义写了休学申请,导致我停学。我告诉他们“一正压百邪”的道理,用正念抵制邪恶迫害才是正路,向邪恶妥协只能使迫害更严重,并给他们讲了一些大法弟子的亲人用正念抵制邪恶、使邪恶安排破产的例子。

父亲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我们错了,原来学校在搞见不得人的勾当啊!”我说:“是啊!要么学校为什么不让我与同学多联系,临走收拾行李都派人跟着,不让与同学多说一句话呢?如果学校堂堂正正,它怕什么?”点破了邪恶面目,他一下子更明白了。同时,我又站在法上给他讲: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是在执法犯法,他们配合邪恶才导致我今天的流离失所。

其实以前讲真相时自己都没有在法上来明白哪是迫害、为什么不对,没有分清正邪,就像师父讲的“可是这一切邪恶的发生,作为庞大的宇宙中的层层生命他们却感觉不到这个邪恶。因为一切生命都是在变异当中。”(《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后来我更加纯净自己,真正在法上用法去衡量一切,认清了许多。哪怕是一点点对我的迫害,我都不能认可。许多问题好坏、善恶、正邪,一目了然。“他能区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破除一切谬见,而予以正见。”(《论语》)“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以法为师,一切都能揭开,当我把看明白的一切再讲给常人时,常人自然也都明白了。

父亲又明白了:原来是他们不对啊!到现在他明白了一切是邪恶迫害造成的,甚至明白了是他们自己在不明白真相的情况下被利用加重了对我的迫害。这破除了他一个根本障碍。但他马上又说:“你总这样,我们都担心你的安全啊!”马上要我进一步给他洪法,讲深一层的道理。我一点点给他讲明:大法弟子心正了,邪恶迫害不了我们,安不安全不能看表面,要看心正不正。给他讲了一些大法弟子用正念清除邪恶、冲出魔窟以及运用功能走出邪恶制约、用智慧摆脱邪恶追踪等一些伟大之举,向他证实大法的伟大。

他从来没听过这么神奇的事,听得都入神了,甚至我妈打岔,他都挡回去了,对我妈说:“你别说了,你说那些对她没用,让她说,她说得好。”但没一会儿,他又说:“万一出事儿呢?”我不急,在法上想明白了说:“没有万一,我绝不认可邪恶对我的迫害,是大法制约一切,心正了没任何问题,你们也别想,想就是求。人们都用正念对待,心持正念,邪恶就没有市场。”他想明白了,说:“我们不咒你,不想了。”

我继续给他讲真相、揭露邪恶,讲自己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的经历、受到的迫害、以及大法洪扬的情况,他一动不动地听着,当我讲得符合法时,他听得入了神,稍有不正,他就皱眉头,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在不断地修正自己。我们符合了法,真正站在法上,通过我们大法弟子向世人展现大法的威力,“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警言》)

我一边讲一边想:讲得再多也不及两张光盘看得更形象更明白,还得让他看光盘。但他有人的“面子”障碍,不肯看。我并不急,继续讲,但每讲到他听得入神的关键地方就不讲了,并告诉他光盘上讲得明白,想利用他的好奇心让他自己看,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又生出了一颗欢喜心夹杂着求心,他又被控制说了一句:“你别老往光盘那儿说,我现在不想看。”我马上惊醒了,立刻去除这些执著心,并义正词严地说:“我绝不求你看,大法是威严的,看不看真相是你自己的事。”然后不断修正自己的心,继续讲真相,但到关键时我还是不讲,那意思是你想明白自己看,我有权利不讲。

最终他渴望了解真相的本性的一面战胜了邪恶及人的所谓面子,他主动说:“要不看看光盘?”两张光盘一共两个多小时,全看完了。在看的过程中他不断地说:“噢!原来是这样,我一直以为……”“噢!是这么回事呀!”“哦!我明白了。”我也在不断地铲除控制他的邪恶,在他讲这些话时,邪恶一点一点地被清除了,这时已经夜里2点钟,他去睡觉了。

3、用“心”讲真相、用自己的证悟证实大法

我好高兴,一个人由迷惑渐渐明白真相而有希望了。我冷静下来继续向内找,我是在利用他的人心让他明白真相,光盘看完后,破除了他头脑中的谎言,但全面讲清真相的内涵不止于此,真正得明白大法的伟大及迫害的邪恶,而且师父要求我们“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我只“救”了他,离师父的要求还有差距。我想明天要继续给他洪法,从正面洪法,真正让他明白大法好,而且要用我的心去讲,去证实大法。通过我真正内心的改变让他看到大法好,想到以前给常人讲真相时,自己有一个变异的思想,总觉得自己那一点儿事不算什么,不值一提,而总是把这个大法弟子修炼后绝症好了、那个大法弟子修炼后道德回升了等去讲给别人,虽然也能证实大法,但那是别人修炼证实大法的,我去讲就浮于表面,是用嘴在讲,真正能打动对方的心,是用自己的心去讲,哪怕是自己一点点的改变也是最真实的,发自心底的呼唤才能打动人的心。

第二天我继续洪法,我告诉爸爸,我从小在他严厉的管教训斥下很压抑,甚至小时候看感人的电影时,同学们都哭了,我没哭,只觉得我心里压抑更苦,并发誓考大学考出去,在外地工作离开这没有自由的家,再也不回来了,甚至是一种愤恨埋在心里。可在大学里看了第一遍《转法轮》明白了许多,我流泪了:我好自私啊,好肮脏啊!只想着自己,执著于自己快不快乐,却从没为父母考虑过,我心里最深的结立刻打开了,我完全变了,开始真正为别人着想,决定毕业后回家乡工作,要孝敬父母;并且开始好好学习,也真正明白了学习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什么名利,而是学好本领,今后工作要为社会负责。这些都是大法改变了我为私的心,让我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返本归真……

爸爸听着眼里含着泪花说:“这些话怎么你不跟你的老师说呢?”我很吃惊──他在教我洪法呢!我说:“是我做的不好,今后有机会我一定说。”这是法的威力!后来我继续从正面给他洪法,他都听得很仔细。

后来我问:“那天骂师父、骂大法,不是你的本意吧?”他不好意思地说:“那天我什么也没干,就打女儿了,还打错了。”最后临走时我问他:“你有什么想法?”他说:“听你说了这么多,我们也放心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们也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我又给了他一些真相资料,他欣然接受了。他完全变了,人变得有笑容了,也和善起来,以前他带着强加的仇恨管大法弟子叫“你们那些人”,现在他直呼“大法弟子怎么……”“大法弟子如何如何”。以前看到我看大法资料,他总是怒目而视,现在他也开始看了,给他洪法,他每次都认真地听着,当我讲重了的时候他说:“这里你讲过了,说些别的。”现在他渐渐开始抵制学校对我的迫害了。

4、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站在法的基点做大法工作

事后与其他同修交流,发现自己在这一过程中还有不纯净的心,联系到其它问题中发现的不足,反过来看又不对了。还要不断地纯净自己,铲除邪恶,绝不允许邪恶利用我的执著与业力及常人自身的执著,再把仇恨装入已明白真相的生命头脑中。

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个小插曲,我在约他们出来时,一个亲戚(已明白真相)怕我再被打,提出要和我一起去,有保护我的意思,但他又说:“我去了也不能只向着你说话,也得替他们说几句,打圆场嘛!”当时没多想就答应了,可没一会儿我明白了:我是去救度生命,他去干啥?人能保护得了神吗?再说他说的话符合了法,他是在干好事,他要是替邪恶说话、打圆场,那不是搞破坏吗?!他不是修炼人,基点是情,没学过法,又怎么能符合法呢?不行,是我保护他,不能让他去,绝不能让邪恶有机会利用人来捣乱。亲戚要同去是因我一念没站在法上造成的,我心里一明白,他就打电话说有事去不了了,要我自己小心。我会心地笑了:又是一个小考验啊!一切都是大法在起作用,心一正了,马上变。修炼真是博大精深!

其实大法造就了一切,除了破坏大法的人中败类,任何生命都知道大法好(抵触的是有邪恶控制),我们自身还有变异观念在的时候反倒障碍了其他生命闻法得法。如果我们真正在法上提高,磨难不会很大,关会很快过去。如果心不提高上来,邪魔就会钻空子,承受一些不该承受的魔难。我在给爸爸讲真相的过程中其实是走了很多弯路,一开始没在法上提高,经受了那么多魔难,可真正在法上,心里是对他的慈悲时,就一下子变了过来。以法为师,大法的神奇威力就会体现出来。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