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除恶千里行

悉尼─布里斯本紧急救援长途步行体会


【明慧网2001年10月15日】首先,感谢慈悲的恩师,给了自己这一珍贵的机会,参加34天的“SOS紧急救援长途步行”,使自己又一次感受到恩师洪大的慈悲。把自己在长途步行中的体会写出来,也是从一个方面在证实法,作为大法粒子,就应该破除观念,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下面是自己的一点感悟。

以神的状态“走”

8月29号,结束了在堪培拉大使馆前6天的绝食抗议,在回悉尼的途中,开车的大法弟子小李突然接到一个弟子的电话,告诉他,说因为绝食回悉尼后又消业,故不能参加长途步行了。于是,原定的4个步行成员,就只有3个了。这样,在很突然的情况下,我加入了步行小组(注:后来那个弟子又能参加步行了)。当时,回到悉尼,离9月1日出发只有2天时间了。有弟子关切地问我,刚绝食回来,又要接着走1个多月,身体吃得消吗?我当时心里没有这样的念头,对走路充满了信心,便笑着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我想,绝食和步行,SOS紧急救援行动就是直接参与正法的具体体现之一,而师父《在200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中,授予了我们威力无比的武器──发正念除恶,而且在以后的经文中多次讲到了怎样利用好这个武器,如“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经充份发挥着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得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经文《什么是功能》)

“在发正念时意想自己象顶天独尊的神一样,身体巨大。”(明慧编辑部文章《发正念》)。我想,身体巨大,早已超出了一天走的几十公里的范围、甚至30多天要走的路的范围了。只这一念,自己神的体就已经到了那儿。“人好像是从纽约走到这个加拿大来,实际上在他们眼里好像没有动地方,因为你移动的范围是非常小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而自己这个空间的身体在走,是因为我还在人的空间做着助师正法的事,还得用符合人的方式表现出来,但如果以神的状态来做,自然就有人与神的截然不同的效率了。我走得相对来说比较轻松,一个不留神,就把后面的队伍拉下一段距离。上次从悉尼走到堪培拉,我参加走了七天,脚底板磨出了三个水泡,这次走了三十四天,脚底板一个水泡也没有,而且炼静功打坐1个小时,双脚象棉条一样,软软的,非常舒服。

以前,在悉尼,发正念几次后,便有疲劳感,但步行中,连续发正念几个小时,不仅没有疲劳感,反而精神更佳,因为另外空间的邪恶想用疲劳制约我的因素消除了。在步行中,因为写文章,我睡得比较少,有时学法,讨论后,再写文章已是较晚了,困了,就趴在桌子上打个盹,冻醒后,接着写。有几次睡袋都没打开,早上还没有出发,双腿因冻的关系,已经肿得紧绷绷了。吃点泡饭,马上又跟大家一起上路,按常人的理,还没走,就处于疲劳状态,一走不更是雪上加霜?还不用说疲劳,就光睡眠这一关就过不了。但是,发正念除恶,以神的状态步行,则可以做出人几乎是难以想象的神迹。

持续发正念除恶

我曾几次提醒大家是否边走边发正念除恶,因为我们是在正法呀,我希望大家都能走得轻松。如果因为走得疲劳,或脚痛、腿痛,而思想注意力老放在痛啊,累啊这个揪心的点上,邪恶就会钻空子加强这种疲劳和疼痛,而起到动摇对“走”的坚定信念。

在走的过程中,我一般是听师父的讲法和发正念除恶每半天交替进行。在发正念除恶的意念中,第一遍还加上了铲除邪恶势力在人间的总代表;铲除邪恶的“610”系统黑窝;铲除马三家、万家、长林子劳教所等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铲除各种“洗脑转化班”,让歹徒释放所有的大法弟子,让他们堂堂正正走出来,助师正法,铲除邪恶;铲除死心塌地为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破坏大法的邪恶海外使领馆;铲除和清理混进大法弟子内部的毒瘤,让他们现世现报;铲除和销毁附着在政府和媒体背后另外空间的邪恶,然后,便反复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并加念“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真、善、忍”。

师父在《正念的作用》经文中说:“有时邪恶的生命明明被大法弟子发正念时除掉了,但是却发现有的间隔中还有,而且还在继续干着坏事。那么就造成了有的邪恶能在大法弟子发正念中一次除掉,而有的就不容易一次除掉,甚至多次才能除掉。中国大陆的那些首恶之徒就是这样的情况。但不管难度有多大都要坚定地正念除恶……”因为邪恶一直存在,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地发正念除恶,而不是碰到有什么不顺利或麻烦事时,才想起来发正念除恶,而被动地让邪恶钻了松懈的空子。

同时,沿途步行弟子散发了大量的大法资料,那么,只有正念除恶,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人们的善良的本性才能尽快显露出来,人的本性的一面,就很容易与“真善忍”沟通,而接受和支持法轮大法。这样,大法资料就能更好地起到救度世人的作用。

事实上,正念除恶的威力在步行中,很多地方都能体现出来。比如在天气的变化上,除了9月5号,步行第5天淋了一次雨以外,以后的30天中,从没有淋过雨,每次都是夜间或凌晨下雨,白天就天晴了。有一次清晨6点,我去发传真,天一直在下着雨,等我回到住处,近7点时,雨突然停了,因为7点钟是我们出发的时间,我心里不由地吃惊:天气的变化竟能如此精确地反映出来。感谢慈悲的恩师,大法太玄妙无比了。每天走着走着,准能碰到好事,真是无所求而自得。

“我们人的意念,人的大脑思维可以产生一种物质。……可是这个物质却不象我们现在研究发现的是一种脑电波的形式,而是一种完整的大脑形式。平时常人想问题时发出的大脑形态的东西,因为它没有能量,发出时间不长就散掉了,而炼功人的能量保持时间就长多了。”(《转法轮》第175页)坚持持续发正念,正念和正念之场就会得到加强,越来越强,铲除邪恶威力就越大。持续正念除恶,就是在“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正一切不正的”(经文《大法坚不可摧》),就是在正法。

在正法和正法修炼的路上坚定地走

在9月22日,步行第22天,早上刚出门,上高速公路不一会儿,前面突然出现了几只浅黄色绒绒毛的小鸭子,它们队列整齐地在横穿高速公路。我和大家一样,担心地望着两边是否会有疾驶的汽车过来,碰着他们。结果,直到小鸭子安全穿过了高速公路以后,两边的汽车车流才又出现。这场景,让我悟什么呢?今天是步行第22天,师父鼓励我们要坚定地走下去。小鸭子在危险的高速公路上,旁若无人的走过,他们没有任何观念,单纯得可爱。他们过高速公路时,也不知道担心会有汽车压的危险,悠哉游哉地坦然而过,根本没有怕心,故也不会出现汽车压的危险,甚至在他们过时,连汽车都没有出现。同时,小鸭子——小伢子(谐音),这让我悟到,无论我们做了什么,在大法中,我们都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粒子。在师父面前,自己总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在自己遇到各种关,难的时候,师父总是呵护着我们,看护着我们,点化着我们。这件事还让我意识到新的生命的诞生。“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经文《大法坚不可摧》)“而每一层次中又给你们补充更好的,修炼中一直都给与你们每一境界中最伟大的一切,……”(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同时,我还悟到,在9月1日的临行前新闻发布会,宣读了SOS紧急救援长途步行声明,实际上就是在这个空间,我们助师正法,发了愿,那么,紧急救援长途步行走完全程这个愿是一定要了的。这个发愿与个人修炼时期自己的发愿是截然不同的,正法时期正法粒子的正法发愿,能不能兑现誓约和了却自己的发愿,其实,师父早有教诲:“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第二天,(9月23日)师父的新经文《路》发表了。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是啊,我一定要按照师父的教诲,“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经文《路》),都要在正法和正法修炼的路上坚定地走下去,跟着师父走,直到法正人间,法正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