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明慧网2001年10月17日】非是战场,这里却弥漫着硝烟,非是黎明前的渣子洞,这里却有人被吊和经受着电棍代替的皮鞭,也有人因拒绝在“保证书”上签字被吊在小号的铁门上边,这虽不是战争年代,可到处是血迹狼烟与伤员,这就是2001年6月18日至21日万家劳教所的一个场面。

追踪事情的起源,来自于万家召开的对法轮功学员劳教期的加减兑现会,一些协助江泽民政府助纣为虐的叛徒们被当场释放,一部分被减期几个月或半年、一年,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则被加期,重者半年、一年。

10名大法弟子突然被手执电棍、手铐的干警押着,给我们的感觉是象赴刑场一般戒备,被带到现场方知是被加期的大法学员。听到一声斥喊:“把加期的带上来。”并宣布大法弟子张宏为、吴玉兰、姜丽华等被分别加期一年。宣布时,一名大法弟子的名字被念错了,这名大法弟子更正说“我不叫张丽华,我叫许丽华,法轮大法是正法。”声音刚落,一名干警上去打她,并揪着她的头发从三楼拖到一楼,当我们十名加期者被带到楼下时,看到的许丽华已面目皆非,眼里充血,四周紫青,嘴里吐着血沫,坐在水泥地上。

大会所长放话说:“不放弃修炼也得放弃修炼,与法轮功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较量。”一场强制大法学员放弃修炼“真善忍”的邪恶之风,在万家大院掀起。

被非法关押在大排的法轮功学员开始出现被打、被吊、被绑的情景,大法弟子雷川青上饭堂没报数被刘伦及梁科长打了40余拳,这位年近花甲的老人被打得大便拉在裤子里,两个科长还说:“你脱下裤子我们看看。”

另一名大法弟子曲波因被没报数被伍队长一脚踢倒,脚拐了很长时间,这位炼功前瘫在坑上的59岁老人被踢得躺在床上。很多被绑被吊被罚站。大排的事不一一例举,总之大法弟子都在遭受着各种各样的魔难。

我们再环顾一下被关押到小号的大法弟子,那里更是悲惨,几名干警轮番看管。这里的日子是每天面壁站立,从1尺见方的小铁窗递进三步。大法弟子杨秀丽被权科长吊起,15名大法弟子因吃饭时说让把吊着的放下,我们一起吃,却全部被男干警吊在小号的铁门上,汗水从脸颊滴在了地上,离开地面的双脚与身躯一起被悬在空中,反吊起的胳膊酸痛麻木肿胀,大法弟子杨秀丽支撑不住让干警把她放下,不但没允许,还遭一顿骂,最后杨秀丽说:“我受不了了,让我死吧。”来的男干警揪住杨秀丽的头发往墙上撞,嘴里还说:“你想死,我帮你!”凄凉的惨叫令人毛骨耸然,悲伤的场面让人心酸泪下,这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司法干警对待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这就是万家的干警执行党中央所说的对法轮功学员要“教育,挽救感化”的真实写照!

过了多时,杨秀丽说:“我要小便。”多次都没能准许,她是从下午4点多被吊,这时已是半夜2点多,无奈她尿到了地上,干警武保云揪住她的头发用她的身体擦尿,衣裤擦湿了,又把她吊起来,并将擦尿的拖布塞到她的嘴里,悲切的呻吟声发自杨秀丽的咽喉,吊起的身躯前后摇晃,垂下的头发挡住了整个脸颊,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变成了细丝的哀鸣,黎明前的黑暗使小号更加阴森。只因所规中有1条所谓“在所内不准学法炼功”,这样就造成了6月21日的惨案,被非法关押在老三班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三人。

此时的大排有人被陆续往小号送人,管教拿来打印好的保证书限大家考虑10分钟签字,一片战争爆发前的紧张,房间就象不流通了空气让人窒息。大法弟子大多数心净如水等待着生死考验,她们已经做出了一死的抉择,坚决拒签。这时被非法关押在老三班的大法弟子被虐杀致死的事件发生了。她们的付出避免了更多人的死亡,强迫我们签字的人停止了对没签字的大法弟子残酷的迫害,签过字的人的保证书由队长当着签字人的面撕毁了。流血事件收敛了,但血的事实却发生了!虽然干警们一再掩盖,但纸里包不住火,这场流血事件已人人皆知,流传于海外,不知中央的领导对此事如何对待?万家的领导又如何用信口雌黄粉饰事实?!

(这只是我们所经历和所了解到的大法弟子遭迫害的一小部分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