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报应数例

【明慧网2001年10月17日】
1. 河北省赞皇县不法之徒迫害大法弟子招来天怒人怨
2. 石家庄市正定县恶报一例
3. 无知村民谤大法 恶报临身终害己
4. 成都恶有恶报数例

河北省赞皇县不法之徒迫害大法弟子招来天怒人怨

自1999年7.20以来,河北省赞皇县大法弟子与全国大法弟子一样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已有大法弟子丁刚子被迫害致死。近日赞皇县邪恶势力610变本加厉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凶残地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知道谁炼法轮功就强行从家中抓人,迫使有些学员流离失所。参与的部门有县直单位、乡政府,“洗脑班”直接受李占国、丁增顺、秦新国领导,被迫害的地区和单位有:土门乡、院头乡、龙门乡、许亭乡、城关镇、文教局等。

特别是土门乡乡政府书记王建国、副书记尹占锁和派出所所长,他们带领一帮人半夜闯入民宅,强行把学员从床上抬走送进洗脑班,其中有8个月的婴儿和家人一起被抓。大法弟子抵制迫害大喊救命,婴儿被吓得大哭,四邻都被惊醒。一看是政府书记和公安抓农家妇女,老百姓都敢怒不敢言。背后纷纷议论:这是什么世道?简直和强盗没什么两样。一个单位的负责人对别人说:“江泽民不知哪来的邪劲儿,人家又不是做坏事,就是不让炼,我单位有两位退休职工,因身体不好炼了法轮功。现在身体状况良好,给单位节约了医疗费用,也给我这个领导减轻了负担。如今上级又叫我逼她们放弃炼法轮功,否则带300元进洗脑班,我的良心使我开不了口,难死我了!”610组长秦新国看到学员们绝食抗议他们的非法关押,竟毫无人性地说:“饿她们几天再说!”政法委副书记丁增顺、610组长秦新国亲自坐镇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勒索学员钱财、捞取政治资本。有的学员质问他们为什么无故从家中抓人,他们说,谁叫你们炼法轮功的?这就是江泽民的“最好人权时期”。

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登峰造极,人神共愤,给赞皇县人民带来巨大灾难。7月初6恶警们把发真相材料被抓的学员周风梅、申多和犯人混同游街,招来天怒人怨。第二天冰雹袭击赞皇,给乡亲们带来严重损失。善良的人们啊!赶快清醒吧!这就是神对人类所犯罪恶的警告和惩治。如不醒悟将会有更大的灾难。记住:善恶必报!


石家庄市正定县恶报一例

石家庄市正定县的邪恶势力十分猖獗。2001年7.20前后有十余名大法弟子被抓。其中县公安局政保科的蔡胜利、张瑞玉、于立刚、隽立华(女)和主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局长胡军都起到了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作用。

7月7日上午,政保科的张瑞玉、于立刚、隽立华在菜市场上把一名正在买菜的大法弟子骗至公安局进行非法审讯。由于该弟子不配合邪恶,被恶警于立刚,张东彬(音)用棍棒打得解小便时裤子都脱不下来。后来于立刚开汽车送胡军回公安局的路上与一摩托车相撞,车前的保险杠被撞坏。恶警张东彬因殴打该大法弟子不几日后得了病。在这之前,恶警蔡胜利在路上也遇到了车祸。无怪恶警隽立华说:“咱别整法轮功了,你看咱这几天好过吗?前几天蔡胜利遇车祸,我身体也不行,真让人家法轮功看热闹了,被人家说中了。这事(指遇车祸)叫人家(法轮功)知道了,还得上网,不知又说咱啥了,停停吧。”

师父讲过:“ 一个常人在修炼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今天的人实际上是受了不同层次这套旧势力系统安排下来的魔难,人被不同层次的旧势力控制着,所以它们才变得非常强硬,它们才敢对修炼的人如何如何,它们才敢对大法不敬。”(《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这几个愚迷的人哪里知道,这一切只是恶报的开始,如若不悟,更大的灾难就在眼前!任何参与迫害大法的人都是人在跟神斗,善恶有报是天理,醒一醒吧,不要为了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葬送了自己甚至家人的生命的永远!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三思吧!!


无知村民谤大法 恶报临身终害己

河北省无极县有一村民叫赵记榜,今年72岁,由于受电视谎言迷惑,被邪恶控制,不理解大法弟子正法的伟大善举,甚至敌视大法。2001年7月28日,在大街上当众恶狠狠地大声说了一句对大法不敬的话,有一弟子路过听到,上前好言制止,同时向周围的人讲真相。

当晚大法弟子发正念后做了一个清晰的梦:看到一个很高很高的大木架子(象梯子),她正向上面爬着爬着,突然从上面掉下了一个大木棍,正好砸在赵记榜身上……。第二天该弟子便得知赵记榜遭了恶报,是严重的心脏病、脑血栓,不能说话、不能吃东西、嗓子疼痛难忍,赵记榜一个多月后被病痛折磨而死。

奉劝世人快惊醒,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诽谤、敌视大法罪业无边。善恶必报是宇宙法理,现世现报是佛法慈悲于人威严公正的体现,如果不悟,真正的灾祸就会发生,那时才是生命永无终尽的悔恨!


成都恶有恶报数例

成都二仙桥派出所副所长陈建钢,积极参与镇压、迫害法轮功及大法弟子,致使多人被劳教,有的被关押刑拘,有的被迫流离失所。2001年8月28日,陈建钢,在接电话时,突发脑溢血一头倒地,当场死亡。

胡海清,四川眉山车辆厂职工,全国劳模,在当地电视台座谈会上发表过对大法不好的话。2001年7月,在车间操纵吊车开关时,触电身亡。虽然他戴了手套,但仍被电击,当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