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的一家人(译文)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八日】我是韩国汉城学员,是1998年8月得法的。得法3年来的事实证明,法轮大法挽救了我,使我的一家破镜重圆,今天我要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与体会驳斥与声讨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大法的攻击与镇压,用我的亲身经历向世人说:法轮大法好!

下面我从三个方面作以汇报;

一、法轮大法使我从人生的虚无中得到新生

得法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起码是最不幸的人之一。生活上本是一家三口靠丈夫工资过日子的,而连积攒数年的小小积蓄也叫人诈骗了,日常生活甚是吃紧,家庭里由于夫妻长期不和,虽然没办离婚手续,实则与离婚没有两样,家庭气氛一天到晚冰冷冷的没有一点温暖。因此,数年来我忘记了什么叫做笑,没有什么企盼与希望,曾几次想了此一生,只是怕给上学的女儿带来更大的不幸而活着,因而活着本身对我来说是一种残酷的折磨。由于长期处于这种生活环境与心态,身体也搞得不成人样,除了做饭整天躺在家里,有时候连电话筒都拿不起来。然而,心中始终是解不开的谜:我也没犯什么大罪,我为什么要遭此不幸?我怎么想也想不通,怨天怨地,觉得上天对自己太不公平……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与女儿去了汉城郊区坡州一个地方,头一次见到有几个人炼法轮功。那时我未曾听说过法轮功,他们劝我学一学,说对身心健康有奇效。我当时想,我的身体已经搞得太不像样子了,再说法轮功也不收钱,学一学没什么坏处,先学学看看吧。当时我就抱着这样的心态开始学动作。当时,在韩国最早得法的几个学员,热情而耐心地教我,他们教功后告诉我,要炼好功就得多看书。结果还没炼几天身体就有变化,上吐下泻,躺在床上起不来,我给那位老学员去电话问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办才好?他告诉我这是在消业,并再三提醒我要看《转法轮》,说答案全在里边。我原来对一些宗教组织人看书是十分反感的,叫我看《转法轮》,心里有一种抵触情绪,但那个老学员分文不收、热情地教功,使我深受感动。既然人家说答案全在里边,那么看一遍吧。我抱着这种不甚情愿的心情翻开了在中国延边用北韩文出版的《转法轮》。读着读着,我觉得这本书非同一般,因为本书讲着别的书从未讲的理。我一讲接一讲地读下去,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中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并在第三讲‘返修与借功’中说:“……人的生命,当人不是目的,是叫你返本归真,返回去。”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一直没解开的谜,明白所有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也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了,因而感谢师父之情油然而生,我情不自禁地流泪了……读完《转法轮》一遍后,时时从心中生出一股想看书的冲动,我开始经常读《转法轮》了。看书之前,我的眼睛高度近视,看书也费劲,但我没在乎这些继续读下去,结果过一段时间奇迹发生了,一连几天我从眼眶里流出的竟是殷红殷红的血,自从眼里流血之后,我的视觉突然得到恢复,得法之前的我与得法之后的我,简直判若两人!不仅如此,通过读《转法轮》我懂得了人生的意义在于修炼返本归真,而法轮大法是唯一能使我修炼圆满的大法!因而,我从身体上,精神上都成了新人,我的生命获得了新生。

二、法轮大法使我的一家破镜重圆

得法之前,我与丈夫貌合心离,只是还没办离婚手续罢了。在与丈夫眼看就要分手的危机时刻我得了法,我如梦方醒,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也明白了自己应该要怎么做。得法之前,关于我与丈夫的感情破裂,我几乎把所有责任全推给丈夫,有时心里也想想自己的不是,但那个不是也蒙上这是丈夫逼的这一原谅自己的色彩。而得法后对照师父叫我们弟子都要做一个超越常人的好人与遇到矛盾时首先要找自己,向内找的教导,我一边读着《转法轮》一边反省着自己。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虽然认识到了把家搞成这个样子我有主要责任,但认识到行动上还有一段距离,甚至人的思想,赌气的思想冒出来──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错造成的,干吗我先向他赔个不是;他还是那个老样子,干吗我先向他笑脸相陪?因而,对待家庭问题上,我仍然未能站在一个炼功人的角度上要求自己,我与丈夫的关系没有多少缓解。

也许是该到解决问题的时候了吧,其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两年前,我参加了炼功点的一个活动,结果,丈夫气汹汹地赶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拽着我的头发拖着,把我从二楼拖到一楼大院里,再从大院一直拖到轿车里。当时,无论是楼上楼下,大院里许多是我认识的熟人,不少人见我丈夫如此无理纷纷上前劝他罢手,可是越有人拦他,他越象疯了似地骂街并且大喊:老婆子不好好呆在家里做饭洗衣服,跑到外面干什么?!还竟然气急败坏地跟人家干了起来。我实在没有想到丈夫能在众多人的面前对我这样,当时我的脑子“嗡”的一声竟不知所措,就是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想到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里讲“做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的话,同时也想到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到的“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的话,当时虽然只能记得师父讲的原话的大意,没想到此事落到我的头上,心里一个劲地想,“我是炼功人,忍吧,丈夫闹得再凶也忍吧……。”我没有反抗,也没说任何一句话。小车飞似的开往家里,我仍旧一言不发,突然觉得这事儿实在是太过份,太冤枉,我痛哭一场之后,那天就离开家到了娘家。晚上,白天的情景,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但我毕竟是修炼的人,我也觉得自己自从修大法以来开始变了,如果今天这个事发生在我没修大法之前,那么我不仅不能够忍不说,我闹得可能比丈夫还凶!我反复想到,为什么丈夫闹得那么凶的时候都能忍受得住,回到家里却忍不住跑出来了呢?师父在“何为忍”经文中讲:“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回想起来,我今天白天的忍,不是修炼者之忍,而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我当众受到污辱时还能“忍”,为何回到家就忍不住跑出来了?我这时才明白了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一念的理。

当天晚上,我给我得法时给我教功的那位学员去电话,那个学员说,每当发生矛盾时师父都叫我们向内找,向内去修,虽然你丈夫太过份,但他是个常人,你还是先好好找一找自己的问题并忠告我多读一读《转法轮》。那一晚我折腾了一宿,人的思想与修好了的思想进行了激烈的交锋,一会儿想到我虽然是修大法的人,但怎么可以与那样野蛮的丈夫在一起生活?况且,也不至于因为与这样的丈夫离婚就不能修成吧?但是按师父的教导去对照自己,马上就觉得自己还是有问题。师父在《浅说善》的经文里说:“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而且在《转法轮》第九讲“清净心”里讲“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那一晚,我按照师父的话认真的找了我的不是之处,觉得自己在对待家庭濒临于破裂的责任问题上没有先找自己的不足,在对待丈夫的问题上没有用一个修炼人的善心去对待。我想到,师父要求我们炼功人要以超越常人的高标准要求自己,我是修炼人,在常人社会中是一个家庭妇女,是丈夫的妻子,孩子的母亲;我应该要当好妻子、当好妈妈。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我终于想通了,心里感到轻松与平静,我发现我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地变了,我确实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

丈夫深知我的性格,而且我这次离家出走是婚后第一次,由于那天的事情他知道这次无论如何两人就要彻底地分手了。他没有想到我以平和的态度主动回家,更是做梦也没想到我竟然向他赔个不是。他对我的举动,开始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事实,他见我真心实意,他反倒不好意思而反省自己说,那一天他确实太过份了,再也不会那么做了。我问丈夫,你知道我的性格很倔的,你知道我为什么能这样对待你吗?他说他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人,我想到师父的话觉得不应该这样,往后我首先做好你的妻子,孩子的妈妈。以前我对你照顾和体贴不够,这是我的错,我会改的。他当时十分感动。自从那以后,我从生活上体贴丈夫,认真做好家务活,也更关心孩子的学习。这样一来,丈夫对我也和善了,孩子见爸爸妈妈有说有笑了,当然高兴得了不得。当这个刚上中学的孩子知道这一切都是妈妈修炼法轮功的结果时,主动要求修大法,早已成了我们的大法学员。丈夫呢,从前因为我炼法轮功他常常暴跳如雷,拿着那些我们韩国只照中国当局的报导而照抄的报纸,说我疯了,说现在社会都认为法轮功是X教,你为何偏偏炼那个功?然而,丈夫从我的身心变化上,尤其我的心性变化上,确确实实地从心里感受到法轮功确实是好的,不是什么X教,说X教那是中国当局一伙人的栽赃。他从心里佩服法轮功,他由坚决反对法轮功,敌视法轮功变成了支持法轮功的人。他常常从电脑中找出大法资料给我,说又有新的资料了,让我好好看好好用。每当这时我由衷地感谢他,更体贴他。如今我参与两、三个炼功点,每天早晨四点起床做好早饭后,晚间九点前赶到家给晚归的丈夫做饭,整个白天都在外边几个炼功点忙乎,丈夫不仅不反对还热情支持我;每当有人在他的单位,在他的朋友之间议论法轮功为X教时,他都拿我的例子予以反驳,宣传法轮功好!

这样,一个濒临完全破裂的家庭破镜重圆了,大法得救了我们一家人,这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我们一家人真心感谢师父!

我想,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个象没得法之前的我这样的妻子和从前我丈夫那样的丈夫,如果他们也像我这样得法修炼,会给多少个家庭带来阳光与幸福,使多少人变成好人啊!因而,我是发自内心投入到讲清真相与洪法的活动中去的,觉得我应该这样。

三、为了让更多的人知法、得法

去年11月初,有位老学员找我们三个女学员,提议在宗庙公园搞一个白天炼功点如何,说宗庙公园是全韩独一无二的地方,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千人来往于此,每天都可以向几百人讲清真相与洪法。在他的鼓励下,我们就在汉城宗庙公园建了炼功点。我们根据宗庙公园中午至下午四点人流集中的特点,每天下午两点至三点半炼功与洪法。我们制作了几种传单,部队一位学员制作了有六十余张照片的大法图片支持我们,每天少则向二、三百人,多则五百余人讲清真相,人们拿着传单,看着我们炼功,看这些大法图片,了解法轮功,炼功点周围常常聚集着一群听我们介绍法轮功,讲清真相的人们,我们炼功点周围成了了解法轮功的场所,不少人认为法轮功好,而一部份人说电视与报纸都说法轮功是X教,要是好的话为什么在中国遭到镇压?每当这时我们不失时机地向他们讲清真相,大多数人都点头或表示:“嗷,原来是这样!”从炼功点建起来的头一天起,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关注法轮功,与我们交谈,甚至一些人当场要《转法轮》,所有这些令我们深受感动,我们真的明白了韩国不是没有人得法,而是我们讲清真相与洪法不够。因而,我们不管是飞雪满天的严寒还是烈日当空的酷暑,守住炼功点从未间断过,即使是下雨天也赶到宗庙公园发传单。

我们在全国炼功点中是横幅、传单、图片最多的炼功点,引起了社会各阶层、各部门的关注,今年春天国内媒体一反常态正面报导韩国国内法轮功情况时,都是到宗庙公园采访的。而中国使馆也派人前来照像,见每天好几百人围在几十幅大法图片前,我们学员向人们讲清真相,他们感到惊慌失措。不久有关部门不准我们挂横幅标语与图片,我们讲清真相的正法活动遭到干扰,但我们每月向一万左右的人讲清真相与洪法。

熬过寒冬的我们,今夏又经受酷暑的考验,夏日温度高达三十几度,而我们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让更多的人得法,没有更改炼功时间、没有挪动炼功地点,每天2点到3点半的时间炼功、洪法,每个人的脸和胳膊、手都晒得黑黑的,常常是汗流浃背却没有一个人叫苦,没有一个人提出改动炼功时间。当一位年轻学员提出夏天是否找个遮挡烈日的地方炼功时,我们炼功点九十岁的高龄学员首先反对,说:修炼就是要吃苦,比起中国大陆修炼者我们这点苦什么也不是。这位九旬学员的话,深深地打动了我们每个人。就这样,为了让更多的人知法与得法,我们在三十几度高温下熬过了整个夏天。

那些日子,我早上坐地铁赶到日山湖水公园炼功点洪法,中午至下午三点半到宗庙公园炼功点,下午五时至七时赶到坡州炼功点,从坡州炼功点急忙回家做饭,每天跑三个炼功点,有时也感到一些累,但我想到我的周围还有许许多多与我得法之前相似的人与家庭时,我觉得我做得还很不够,我觉得这一切是我愿意做和应该做的事情。在韩国得法三年可算是老学员了,但我在学法上,在法上认识和提高上,都有许多不足与差距。

我十分遗憾不能来澳洲与各位海外学员交流,希望海外同修们多来韩国交流,给我们帮助与支持。

遥祝2001年澳洲亚太交流会圆满成功!谢谢!

(发表于2001年10月澳大利亚亚太地区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