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平安台第一劳教所干警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明慧网2001年10月18日】甘肃平安台第一劳教所的恶警们一直对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残酷迫害,对坚修弟子常常吊起来毒打,打后再审,强迫写“三书”,对坚定修炼绝不写“三书”者继续毒打,这种迫害持续至今。这一年期间,仅七队先后共有七、八十人被吊起来毒打过。特别是从八月份以后,强迫大法弟子白天超负荷劳动,夜里整宿整宿罚站不让睡觉。每天如此,请社会各界人士给予正义关注。

李玉,女,60岁,大学毕业,西峰市二中外语教师,在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一中队一组,因坚修大法绝不写“三书”,常常遭毒打;白天强迫在外面干重活,每天晚上(22:30-5:30)在外面整宿罚站,从八月份以后,每天如此遭迫害。尽管遭到如此非人的折磨,她依然是坚修大法心不动。

强维秀,女,34岁,大学毕业,庆阳地区镇原县农机局职工,在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一组,恶警们强迫她写“三书”未达到目的时,被反铐着双手,同时用绳子吊在窗户的防护栏上,指使吸毒人员毒打;在迫害极其残酷的情况下,她以头撞墙,用生命护法。因坚持炼功,关过禁闭。即使这样,邪恶势力也没有达到使她妥协的目的。

李萍,女,30岁,大学毕业,玉门炼油厂职工,在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三中队二组,2001年6月份,恶警们强迫她写“三书”被她拒绝后,在恶警的安排下,这伙吸毒人员(王丽、吴艳、刘小红等),残酷毒打,使她遍体鳞伤,以至十几天尿血,行走都很困难,还要强迫她劳动,邪恶势力仍然没有达到使她妥协的目的。

孙兰苹,女,兰州市城关区大法弟子,2001年7月份被非法送到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三中队四组时,立即被一顿毒打,并持续毒打十几天,遍体鳞伤,强迫她放弃修炼。结果适得其反,她深信邪恶势力正在做行将灭亡前的垂死挣扎,黑暗即将过去;她坚信大法,天天在坚定地念着正法口诀及“败物灭,光明显”。

李得香,女,金昌市大法弟子,平安台七大队三中队三组。2001年6月份,由于坚持修炼,绝不写三书,被邪恶之徒毒打并反铐她长达一个月左右。第一次15天关禁闭出来时,皮开肉绽,手上的伤口可以看到骨头,打完后审,如还坚持修炼,接着又毒打。她坚持不写“三书”,又关禁闭15天,出来后还是不写,整天酷刑、毒打。该弟子今年9月份到期,但至今未放。由于她坚信大法,故屡遭毒打,被反铐,伤势甚重。

赵凤莲,女,金昌市大法弟子,平安台七大队三中队二组。三月份,她喊口号,邪恶把她拉到平安台医院关禁闭,口塞毛巾毒打,全身是伤,让她写“三书”,她决不写,并说:“我永远都是师尊最优秀的弟子。”

张荣娟,女,大专生,庆阳地区镇原县城关镇常山村人。2001年5月份,遭邪恶之徒毒打,脚、腿上的伤疼痛长达2个月之久;每月毒打数次,毒打昏过去5次,不省人事。头部严重受伤,强行出工,出工期间昏倒数次。坚定修炼的心不动摇,8月份出来。邪恶已把她原来的门市部也关了。现无家可归,生活只有其他大法弟子帮助维持,九岁的孩子在亲戚家暂住。

魏来贵,女,兰州市西固区某中学老师。多次遭毒打,身上无一处好肉;被折磨得筋疲力尽,瘦骨嶙峋。今年七月份到期未放。因坚定修炼,自八月以后,白天干重活,晚上在外面罚站,数次昏倒在地,吸毒犯人拉起来就打,继续罚站。

孔维霞,女,兰州西北师大大法弟子。自2000年7月被非法劳教,在平安台七大队一中队一组,进去后一直被毒打至今,连续关禁闭两次(每次15天)。有一次被毒打长达4个小时。腿肿的无法行走,还强迫劳动。面对非人的迫害,坚修大法心不动。

段小燕,女,庆阳镇原县临径乡人,大法弟子。自2000年7月被非法劳教,在平安台七大队一中队一组,进去后一直被毒打至今。坚修到底。

李玉、魏来贵、孔维霞,段小燕四人,从八月份至今,白天强迫干重活,每天晚上(22:30-5:30)在外面整宿罚站。她们发誓:“就剩这一把骨头,也决不动心;哪怕只剩一个坚修大法的,那就是我。”

还有,大法弟子张孝萍,八月份,被强行送往平安台,非法判劳教一年半。

刘秀英,女,兰州市七里河区大法弟子。2001年4月份被恶警中队长李小静带领吸毒人员(程小红、严星、赵凤梅等十多人)毒打,打得她满地滚,全身伤痕累累;接着继续关禁闭二十多天,在关禁闭期间持续反铐着毒打,摧残得刘秀英面黄肌瘦,骨瘦如柴。

刘菊花,女,兰州市七里河区大法弟子,平安台七大队三中队三组。她在平安台劳教所时,五月份一天晚上,邪恶把她拉到菜窖里(怕别人知道),眼睛用布蒙住、口塞毛巾,八、九个吸毒犯人毒打她,打得浑身是伤,之后,一直胃痛不止。

以上迫害都是本人亲眼目睹真实的事。

这就是当今中华大地上发生的一切,这也是江泽民独裁专制流氓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修炼者残酷迫害的见证。

相信真修弟子,能在正法时期,历史赋予我们大法弟子正法的义不容辞的责任中,以大善大忍之心,铲除邪恶,淘汰败坏生命,慈悲救度世人与众生。